wh195精华言情小說 鎮國天師-第500章 懷璧其罪分享-x6ces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镇国天师
第二天清晨,我和陈玄一便把自己整着了一番,然后在张松的带领下,进入了渝城北郊的一栋幽静别墅。
步入别墅前院的鱼池,我见到了正手拿饵料、缓慢投喂锦鲤的崂山掌教真人。
那天晚上的光线太暗,再加上局面复杂,我们并未来得及,近距离观瞻这位掌教真人的风采,直到此时拉近了距离,方才得见尊荣。
这位雄踞东省,指掌崂山话语权超过三十年的“秦真人”,是个身材矮小,十分随和的清瘦老头。
除了一脸的花白胡须,看起来有些邋遢古怪之外,别的,倒是和普通老人没什么不同。
当我和陈玄一前往拜会的时候,他刚把手中的饵料投喂完毕,然后拍拍手,笑呵呵地转过头来看我们,伸手朝旁边的竹凳一指,示意我和陈玄一落座。
我们依照吩咐,十分恭敬地端坐在竹凳上,正要开口道谢,秦真人已经摆手道,“到了这里,你们不用拘礼,我和林东霆神交已久,却一直无缘相见,今天能够一睹他孙子的容颜,也算了结了平生一大憾事。”
我忙道,“秦真人也听说过我爷爷?”
他嘿嘿一笑,说自然是有所耳闻,不过老夫年一直在北方活动,而你家老爷子却始终在西南这一带行走,所以虽然闻名已久,但却一直找不到讨教的机会,如今林东霆进了宗教总局供职,俗务缠身,怕是更没有机会与老夫见面了。
说着话,他又把目光转向陈玄一,淡笑道,“不过我与沧海真人,倒是偶有走动,上次帝都一别,已经过去了十年之久,后来又听说你们青城山遭逢大劫,你师父被魔教奸佞下毒所伤,不知道身体复原了没有?”
陈玄一赶紧恭敬道,“多谢前辈挂念,家师的身体恢复得还算不错,只是日前,他被千日散毒伤经脉,导致修为大损,只怕这辈子都难以重回巅峰了。”
“唉……朴镇山这老鬼,行事何以如此歹毒?”
听完这话,秦真人漠然良久,十分无奈地叹了口气,“你师父沧海真人,当年也算人中翘楚,只可惜遇人不淑,若是当年,他没有和朴镇山的孤女发生那段荒唐事……呵呵,罢了,此事早就过去了,老夫不是个喜欢在背后嚼舌的人,你回归山门之后,代老夫向他问好吧。”
“是!”陈玄一躬身领命,顿首再拜。
如此闲聊了一会儿,秦真人便将目光定格在我背上的黑魔刀上,眼中闪过一道光,忽然咦了一声,指了指黝黑的刀鞘,说这东西,莫不是黑魔刀?
我急忙点头,说是!
秦真人呵呵一笑,对我说,“有劳小友,能不能将它借给老夫瞻仰一番?”
我立刻解开了刀鞘,可在即将递出去的时候,却稍稍迟疑了一下,小声说,“不瞒前辈,这刀身之上,被我家老爷子种下了禁制,除非是拥有林家血脉之人,其他人是无法触碰到的。”
“无妨,你给我就是了。”
豪门老公宠妻如命
秦真人呵呵一笑,仍旧伸手来取,我见状也只好将黑魔刀递交出去。
果然,秦真人的手指刚刚触及到刀柄,这黑魔刀中,立刻腾升起了一股凶煞气息,刀身“嗡嗡”颤动,宛如一头发怒的狂龙,试图拜托秦真人的控制。
“别闹,乖……”
秦真人不以为意,伸出几根手指,在刀脊上轻轻一抚,并指按了下去。
刹那间,那抖动的刀身徒然一震,顿时仿佛一头被驯化之后的雄狮一般,十分乖巧地躺在他手心当中。
“真人……”我看得一呆,秦真人则抬头一笑,对我摆手说,“别担心,老夫只想借来看一看,不会伤及到它的。”
说着,秦真人将手掌抚摸在刀柄之上,轻轻一抽,那黝黑的刀身立刻翻转而来,在他手中释放出黑色的光泽,闪烁不休。
秦真人则一边把手按在刀背上,一边幽幽叹气,“唉,这黑魔刀在江湖上失踪已久,老夫也只是闻名,始终未得一见,想不到,却是被林狂屠给收去了。”
我急忙问道,“真人知道这把刀的来历?”
“自然!”秦真人将黑魔刀重新归于刀鞘,双手奉还给我,又指了指刀鞘说,“这把魔刀的上一任主人,绰号‘追风魔斩’,明国时期崛起于江湖,制造了无数腥风血雨,不知道多少江湖名宿死在了这把魔刀之下。”
“再后来,据说青州虎彭七爷,曾经与你爷爷携手,联名对他发出挑战,那一战的具体经过无人知晓,老夫只知道从此以后,‘追风魔斩’便绝迹江湖,现在看来,那恶枭最终还是死在了你爷爷手上。”
我沉默不语,耳边听着爷爷的往事,内心却是一片神往。看来当年那一战,我爷爷必定胜得十分艰难,否则也不会将这把黑魔刀一直珍藏到今天,在经过岳涛转赠与我。
秦真人又笑笑说,“如今你得到了黑魔刀的传承,又在江湖闯下了偌大名头,本该是件天大的喜事,不过老夫还有有句两眼要忠告给你听。”
我点头,“前辈请讲!”
“要小心朴镇山,据老夫所知,这几十年来,朴镇山也一直在寻找这把黑魔刀的下落,如今它出现在你手上,恐怕朴镇山这老家伙,早晚也会闻风而来。”
啊?
我错愕不已,急忙从竹凳上站起来说道,“狂刀正在找它?”
“是的!”
秦真人语气幽幽道,“追风魔斩,是狂刀的授业恩师,假如那老怪物当年不是死在你爷爷手上,这把黑魔刀本该流传下来,交给狂刀继承才对,怎料世事无常,它现在却成为了你的佩刀,按照朴镇山那老头的个性,绝对不会对此置之不理的。”
听完,我整个人都啥愣住了,回头看看陈玄一,发现他的表情比我还要夸张,整个脸几乎都已经吓绿。
狂刀朴镇山,带给我和陈玄一的阴影总和,绝对超过了三室一厅。
那家伙是妖刀姬云飞的师父,又与风魔齐名,同样位列魔教十大尊老。
更可怕的,是属于狂刀的巅峰还没有过去,他的能力,远不是一个风烛残年的风魔可比。
麻蛋,我家老爷子到底是几个意思?明知道朴镇山也在寻找黑魔刀,为什么还要把它给我,就不怕哪天这老魔接到消息,顺手把我宰了?

5d6qb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鎮國天師-第476章 怎麼處理推薦-h2p5b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
他的表情是如此暴躁,好像一头发了怒的公牛,甚至一脚踢开了附近的椅子,还顺手抄起了桌上的半瓶啤酒,一副随时都打算给我开瓢的样子。
小晴吓坏了,赶紧推开我的手说,“军哥,你别误会,他是我表哥,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櫻花林裏的幻影
“哦……原来是表哥啊?呵呵,表哥你好啊。”
圣宠医后,皇上请入瓮 疏影清歌
留着鸡窝头的人一愣,然后挤出一张虚假的笑脸,大喇喇地坐在我前面,说表哥啊,你来就来呗,怎么不然小晴提前告诉我一声,我也好为你接风洗尘啊!
高冷老公隐婚蜜爱 酒小酒
我扫了他一眼,又注意到小晴已经把双手藏起来了,把两个小手都搅在袖子里,一副很胆怯的神情。
“不敢当,我不是你表哥,不要乱认亲戚。”
回过头,我的脸已经冷透了,盯着被他攥在手心里的啤酒瓶,说这瓶酒呢,是我自己花钱买的,这个包厢,也是我特意花钱给小晴订的,你特么的要是想吃饭,可以自己滚到外面去吃,不要到我的地盘来现眼,成不成?
“你……”鸡窝头可能没料到我会这么说,顿时,好不容易才挤出来的笑容,直接僵在了脸上,握着酒瓶子的手也在微微发着抖。
我依旧面无表情,说我这次过来,是为了见我表妹,至于你,哪号人物?我没听过,滚吧,不要在这里扫我的性,否则待会儿可能会难看……
我话没说话,鸡窝头已经开始冷笑了,顺手把啤酒瓶朝地上一丢,骂骂咧咧站起来,说你特么的挺狂啊,要不是看在你是小晴表哥的份上,老子让你出不去,明白了吗?知不知道这条街是谁罩的,你特么也不出门打听打听!
他一脸嚣张,用手指头指着我,几乎要戳到我鼻尖上,嘴里唾沫在横飞,摆出一张分外可憎的脸。
而小晴早就被我这一幕吓傻,无助地退到墙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神秘艺校 海蓝秘宝
我仍旧强迫自己冷静,抑制住直接把刀插进着小子菊花里的冲动,淡淡地说,“这条街是你的?你说了算?”
这孙子一脸销魂,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直拨,说呵呵,知道怕了吧?告诉你,这条街上没人敢得罪我,要不是看你……啊!
他话音未落,我果断出手,闪电般扣住他伸过来的食指,轻轻发力一掰。
咔嚓!
然后他的手指头直接转向了后面,变成指向了自己的角度。
“啊……你快松手,松手啊……你个王八蛋!”
鸡窝头一脸痛苦地哀嚎着,疯狂地把手往后抽,而跟在他身后的几个小混混,则一个个都露出一张满是戾气的脸,抓酒瓶的抓酒瓶,摸钢管的摸钢管,指着我厉喝道,“小子,你特么快点放开我们老大!”
我依言松开,趁着公鸡头蹲下去检查手指头的功夫,扭头,看向身后已经被吓傻的小晴,满眼都是失望,“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一个坐井观天家伙,这样的人,能够带给你什么未来?小晴啊小晴,你真的让我很心痛,知道吗?”
“哥……”
小晴看向我的眼神很复杂,一方面是真的被吓坏了,另一方面,则是深深的震惊。
可能她没有料到,有一天,自己那个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出息的表哥,居然会突然爆发,样子变得这么凶。
我不再理会小晴,而是麻木地转过视线,对那个痛得直不起腰来的家伙说道,“我呢,从不是个喜欢找事的人,可有人当着我的面,骂我表妹是女表子,是贱人,这我不能忍,还有一点,我表妹的青春,不能白白被你耽误,你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知道吗?”
年轻人忍痛站了起来,满脸的痛苦,导致他五官有些扭曲,变得越发张狂了,“你特么狂什么,你敢得罪我,你不会有好下场,我特么分分钟摇人弄死你!”
“好,我给你五分钟,摇人吧,现在、立刻,把你能叫到的人都叫上!”
我已经出奇愤怒了,噬神蛊的凶性,在脑海中盘旋了一遍又一遍,杀人对我而言,只是顺手的事情,但理智又告诉我,尽管这个男人是如此的卑劣和可恨,但我却不能杀掉他。
城主大人你那么美腻
所以,我一边忍耐,一边寻找着宣泄怒火的突破口,既然这帮小混混喜欢打架,我就陪他们爽一爽,也是无所谓的。
这一群小黄毛还在跟我对峙,有人偷偷摸出了手机,看样子是真的打算摇人,而小晴也恢复了清醒,赶紧冲上来,拉着我说,哥,你快走啊,不要和他们发生冲突……
正在这个时候,酒店外面,传来一阵警笛呼啸的声音,几辆警车也停在了马路边缘,从车上下来几个人,为首的,正是周坤。
在周坤身边,还有一个长得十分富态的中年警察,一看就是那种养尊处优的领导人物。
宠到财神妻
望着出现在这里的警察,鸡窝头反而嚣张了,用另一只手对我指指点点,“傻逼了吧,爷上面有人,呵呵,来的是周警官,太好了……”
村裏的女人花 谷溪
他还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多大个错误,我也懒得提醒他,自顾自地坐下来,抓起了酒杯慢酌。
不一会儿,周坤带着那个胖警官进来了,在混乱的桌面上扫了一眼,大致了解了经过,于是咳嗽了一声,扭过头去,对那个富态的警察说,“老周啊,这事发生在你的辖区,你是不是应该给我、给林峰一个交代?”
周警官满脸发苦,点头哈腰,“放心,我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处理结果,一定会的。”
他话还没说完,鸡窝头已经很嚣张地走过去了,把手搭在胖警察肩上,伸出另一只被掰断了食指的手,龇牙咧嘴说,“表叔,你看,我的手指头被这小子掰断了,你可得替我做主……”
重生之我要做恶魔
“你特么闭嘴!”
胖警官把脸一横,回头,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扇在鸡窝头脸上,把人打了一个咧咧。
这一下,所有跟进来的小混混都傻眼了,他们互相望着彼此,都露出很懵逼的神情。
被打过的鸡窝头更是一脸气不过,对胖警察吼道,“表叔,你怎么打我,我做错什么了?”
胖警官没有吭声,转过脸,笑得宛如一个弥勒佛,“林……林英雄,对不起,这兔崽子跟我只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事情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您千万消消火,别把事情闹大了,我一定给您一个交代,您看成不成?”

n95pa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鎮國天師-第475章 野男人展示-jiihu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
虽然因为舅妈的关系,导致我们两家人关系相处的不是太融洽,已经好久没有待在一起亲近过了。
但她毕竟是我表妹,我舅舅的亲女儿,身上有一半的血,跟我是相同的。
我这个当哥的,一向对她疏于照顾,见不得她这幅憔悴的样子,顿时糟心极了,还和小时候一样,伸出手去,拍拍小晴的额头,说你怎么穿成这样的,年轻女孩,应该穿得有活力一点,你这件厂服就跟大妈似的。
小晴扑哧一笑,说哥,你还说我呢,你自己不也打扮得很邋遢吗?
我捂着后脑勺笑笑,说我跟你不一样,我是男人,邋遢一点没事,可你是女孩,女孩天性不都应该爱美吗?她低下头,小声抱怨,说我也不想穿成这样,不过厂里有制度,上班必须穿这套工作服。
我直叹气,心里有话,又不晓得该怎么说,在她肩膀上拍了拍,说你肚子饿不饿,要不要我们找个地方,先吃点,边吃边聊?
“嗯!”小晴脸上恢复了几分笑容,点点头说,“好啊,我想吃好吃的东西,哥你这次就准备好出血吧!”
“呵呵,傻丫头!”
我拍拍她后脑勺,说你想吃什么都行,快客气,放宽心点吧!
虽然我平日里并不是花钱个大手大脚的人,可是在江湖上闯荡这么久,倒是从来没有为经济状况考虑过,人只要到了一个境界,许多东西自然而然也就来了。
路过电子厂外的街区,小晴指了指一家炸鸡店铺,说要不去哪里吧?可乐鸡翅,我很喜欢!
我摇头,说吃快餐有什么营养?走吧,我们去对面那家酒楼。
说着,我拉起小晴的手,将她带进了酒楼,小晴诧异与我的“豪爽”,瞪大眼说哥,别了吧,哪里吃饭好贵的,一顿饭就要好几百,太不划算了。
听了这话,我却莫名感到心里一酸,回头看着她,说你不是参加工作了吗,既然自己学会了赚钱,就别这么亏待自己,吃顿饭而已,何必这么省?
她低下头,眼神中藏满了窘迫。
超级黄金脑域 飞天琴仙
我顿时捕捉到了什么,心里的阴霾更深了。
进了包厢,我点了满满一大桌子菜,小晴吓坏了,不听劝我,说哥你别点了,这么多浪费……我看着她那张小心翼翼的脸,说没事,想吃什么都可以点,吃过饭,表哥必须问你几句话,你也必须保证,一定要如是回答我。
她意识到了什么,把头埋向胸口,我主动把筷子递过去,说你快吃吧,冷就不好了。
姬的時代
末世重生之重歸於郝 暖荷
重生之再為寵妃 白碌
这顿饭,小晴吃得很开心,我看得出她这段时间应该过得并不好,冷冷地盯着筷子,也没怎么动。
半夜鬼敲門 囡囡禦喜
直到酒足饭饱,我把纸巾递过去,轻轻给她擦嘴,说你为什么不念书了?
她笑容僵了一下,移开视线,说念书有什么意思,自己一分钱都赚不了,还要花父母的钱。
“呵呵……”
我听得想发笑,这个理由是如此的光明正大,反倒噎得我不知该怎么回答。
沉默半天,我抓着她的小手,语重心长地说,“小晴,每个人,都必须经历不同的阶段,才有可能获得成长,你能这么想,哥其实挺开心的,但处在你这个年纪,正是积累知识和学习进步的时候,不该过早接触这个社会,你明白吗?”
她不吭声,抿着嘴,使劲点头。
我又说,“说说吧,到底是谁挑唆你进厂的,你是不是谈恋爱了,那个男的又是谁,是你的同学,还是社会上的人?”
小晴一下就把头埋得更低了,脸色红红的,好像樱桃。
萌妻甜蜜蜜:总裁,爱不释手
其实她什么都不用说,我已经看懂了,心里那股邪火,腾一下就窜了上来!
我从不反对小晴在大学时期谈恋爱,毕竟谁没有过青春懵懂的美好时期?但她应该谈的,应该是那种花前月下、能够让她体会到青春的美好和悸动的那种恋爱,而不是过早接触血淋淋的社会与现实!
我咬着后槽牙说,“那兔崽子是谁?”
小晴一下就激动了,抬头看我,说哥,你别骂,军哥人挺好的,对我也不错……
我气笑了,指着小晴脏兮兮的工作服外套,说你这叫不错?小晴,不是当哥的一定要说你,你为什么放着好好的书不念,要跟一个男人跑进工厂上班?他到底有什么优点,值得你这么付出,还是说……
话说到这儿,我的脸已经冷透了,一字一顿道,“你们没有发生过什么吧?”
小晴不说话,可颤抖的眼睫毛,还有那羞到无地自容的表情,却给了我血淋淋的一击。
战皇
妈的!
我一拍桌子,震得所有杯盘都在跳动,也吓得小晴浑身一颤,很不自然地站起来,“哥,你别生气了……”
“那孙子在哪儿?快告诉我!”我眼睛都快瞪得发红了,一方面是出于小晴不自爱的气愤,另一方面,则是出于对她的痛惜和怜悯。
小晴抱着我的双手道,“你坐下慢慢说吧,别发这么大脾气,军哥……他的脾气其实也不太好,你们这样很容易吵起来。”
貴女反穿生存記 浮萍是我
呵!
我又笑了,那是一种苦涩中夹杂着无奈的苦笑,“小晴,你老实告诉我,这个脾气不太好的男人,除了跟你发生过关系外,有没有打过你、骂过你?”
小晴又不说话了,眼眶微红,噙着眼泪。
而我的怒火,则早已燃烧到了暴怒的边缘!
大舅家庭情况不算太好,可身为家里的独生女,家里却人人哄着她、惯着她,恨不得把她捧成个公主。
可现在呢,我舅舅家的掌上明珠,居然被一个脾气火爆的打工仔,玷污了身子,甚至害得她丢了学业,被迫在流水线上劳动作业。
换了你,能忍?
我的心情已经无比烦躁,只是看在小晴这幅可怜兮兮的样子上,才一直强忍着,没有爆粗口。
可就在我想安慰她两句,劝她跟我回家的时候,酒店楼外,却传来一阵摩托车的轰鸣,然后几个几个染着黄毛、流里流气的小混混,正气势汹汹地朝包厢这边涌进来。
冲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拥有着“鸡窝头”造型的年轻人,他直接推门进来,把目光定格在我和小晴握在一起的手上,一脸暴怒地大吼着,“小晴,你个不要脸的女表子、贱人,居然敢背着我偷男人,这个野男人是谁,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