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男人三十不回頭-第214章 同歸於盡展示

男人三十不回頭
小說推薦男人三十不回頭男人三十不回头
“快,拦住他们……”
眼见着两人即将拉扯在一块,陈风反应不及,对着耗子等人大喊了一声,自己的女儿还等着陈凌涛救命,这节骨眼可不能让他出事。
可惜,众人还是晚了半步,陈凌涛和邓瑶很快就纠缠在一起。
“你个贱人,我要弄死你……”
“你个混蛋,是你毁了我一身,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曾经相爱的两个人,最终就这样不要命地撕扯到一起,邓瑶更是拿出了当日医院里发疯的劲头,不甘示弱,手里还拎着刀子,就这样哗哗哗的一刀接一刀。
“快啊,愣着干嘛。”
陈风大喊着:“再不分开该出大事了。”
眼见着两人如此的狠戾,在场众人都傻眼了,一个两个都愣在原地不懂反应。
听到陈风的喊话,几个人小心翼翼地往前准备去拉架,可千钧一发之际,邓瑶的刀居然被陈凌涛抢了过去,他瞪着血红的眼睛,咧着嘴一把就插进了邓瑶的左肩。
“啊!”
沈慕雪被眼前一幕吓得大声尖叫,直捂住眼睛紧紧地趴在了妞妞身上。
现场的氛围一下子冷却了下来,眼前的血腥再次让众人止住了动作。
陈凌涛依旧咬着牙紧紧地握住刀柄,可他失策了,当他尝试着拔刀的时候,发现怎么也拔不出来,而邓瑶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突然尖叫一声,死死地拉住了陈凌涛的手拼命地往栏杆边上推去。
“贱人,你疯了吗?”
“啊…你说过爱我一辈子的,现在就把命还给我……”
“快,拦住他们……”
……
现场一阵混乱,嘈杂声四起,但众人终究还是晚了半拍,就在耗子和众警员准备去拉人的时候,现场只听见哐啷一声,陈凌涛的后腰狠狠地撞击在栏杆上,可邓瑶依旧没有卸力,紧接着两人一个翻滚,直朝着栏杆边上就翻了过去。
“救人……”
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句,跟着就几个人扑了过去,其中也包括陈风。
可几名警员还是差点半截,倒是陈风跑得快,也不知道抓住了什么东西,总之就感觉有股力道带着自己往外扑去。
“风……”
“哥……”
沈慕雪和耗子大喊了一声,陈风心砰砰直跳,因为那股惯性带着自己不断地往栏杆边上靠去,尽管自己拼命往后挪,可始终毫无作用。
情势骤然紧张,就在陈风靠近栏杆的时候,突然感觉背后有人拉了一把,终于在自己身子横出栏杆半边的位置被人抱住了。
“快,往回拉……”
身后传来一声吼叫,陈风定着心神往下一看,眼前是十楼居高临下的场景,自己半个身子就吊在栏杆边上,手里抓着的是邓瑶的半边衣袖,而再往下是陈凌涛,正紧紧地抱住了邓瑶的大腿,只是此时的他脸色煞白,浑身发抖,拼了命地想往上跑。
陈风一阵后怕,要不是后面及时有人拉住自己,估计这会都飞了出去。
“邓瑶,快,抓住我的手……”
陈风冲着邓瑶大声喊着。
“哥,大哥,千万别松手,救我,快救我啊,我还不想死……”
“邓瑶,快抓住我的手啊,我拉你们上来……”
陈风不理会陈凌涛的喊叫,只顾冲着邓瑶大声喊着。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男人三十不回頭 txt-第214章 同歸於盡推薦
可邓瑶双眼无神,耷拉着脑袋,衣袖任凭陈风抓着,手自然垂落,半点求生欲望都没有,左肩的刀依旧插着,丝丝冒着血滴。
“邓瑶,别傻了,为了那种混蛋丧命,不值得。”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男人三十不回頭 txt-第214章 同歸於盡閲讀
陈风喊着:“快抓住我的手,千万别放弃。”
“快把我拉上去……”
邓瑶微微抬起低垂的眼皮,看了陈风一眼,嘴角微微一翘,原本垂落的手攀上了陈风的手臂。
“对,抓住我,我立刻把你拉上来。”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男人三十不回頭-第214章 同歸於盡熱推
“大哥,千万别放手啊,快救我啊……”
“涛儿,涛儿……”
麦银霞晃过劲来,一边挣脱着警员的束缚,一边对着栏杆边上大声喊着。
“邓瑶,你干什么?快住手……”
陈风原以为邓瑶是想抓住自己的手,可他错了,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邓瑶压根就没想过活命,她用尽仅有的力气,正拼命掰着陈风的手腕。
“快,快拉我上去……”
陈风知道对方已无生存想法,急忙回身对着后面的人大声呼喊。
众人也意识到形势紧迫,又上来两人一把抱住了陈风的后腰就拼命往后拉,陈风悬挂着的右手早已经失去知觉,横跨在栏杆上的肚脐位置压得生疼,可此时此刻他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拉住邓瑶,一定要救出对方。
“一、二、三……拉……”
“不,不要啊……”
在接连几次的用力之后,伴随着陈风一声尖叫,突然间大家感觉前方像没力一般,紧接着哐一声,陈风被后面的力量直接回了天台,而负责拉人的队伍全都摔倒在地,摔个四脚朝天。
众人不明所以,只看到陈风完全不顾个人安危,晃过神来立马飞奔到栏杆边上,可眼前的一幕直接给他胸口一阵重击。
“他妈的!”
陈风一拳狠狠地砸在了栏杆上。
其他众人也意识到事情的变化,连忙跑过来朝着栏杆外头望去,心中一阵叹息。
“快,通知急救室……”
“打电话,赶紧打电话汇报上级……”
“涛儿,我的涛儿啊……”
……
现场再次乱成一锅粥,大家各有各忙,脚步声、警笛声、呼叫声、哭声、议论声等等汇成一片,打破了医院黑夜的宁静。
“风……”
沈慕雪直接跑了过来,直扑到了陈风怀里,完全不顾形象,放声哭着,眼泪就像断线的珍珠般噼里啪啦往下掉,可她依旧不管不顾,紧紧地抱着陈风,越抱越用力,彷佛生怕一松手,对方就会消失一般。
“没事,没事了……”
陈风反手抱住对方,不住抚着对方的秀发安慰着沈慕雪,脸上却带着无奈的沮丧。
“哥,别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
“我难过个屁啊,那是我女儿的希望,现在希望没了,操他大爷的,真该死……”
耗子以为陈风难过,急忙上前安慰,哪知道一脚踹铁板上。
陈风看着老婆肿的像两个核桃的眼睛,心中既苦闷又难受,可原本将希望寄托于陈凌涛身上,此时此刻,还有什么途径可以医治女儿呢?

都市异能小說 男人三十不回頭 txt-第204章 正路不行咱就騙

男人三十不回頭
小說推薦男人三十不回頭男人三十不回头
“喂,耗子,情况落实得如何?”
“哥,麦银霞已经移交给蔡金明,老蔡同意你的方案,这会已经安排落实了,麦银霞受伤住院的消息也已经散布出去了……”
“嗯,干得好,接下来的时间,你帮我安排人盯紧了,你和金刚重点看好我老婆和女儿。”
“哥,你觉得陈凌涛会声东击西?反过来对付嫂子和小侄女?”
“不知道,但是狗急了还跳墙呢,何况还是条疯狗,小心驶得万年船…”
“行,我知道了,您就放一百个心好了。”
……
陈风没跟耗子过多闲扯,随便聊了几句,交代了具体事情就挂断了电话。
看着依旧热闹的酒吧街,陈风也没再停留,直接回了医院急诊室处理了手上的伤口,接着才回了病房。
跟预料的情况差不多,沈慕雪看到陈风受伤的手,急得都快哭了,好在对方比较容易糊弄,陈风随便扯了个谎就骗过了对方,并没有节外生枝。
次日一大早,陈风就带着药粉找了医院院长和科室主任医生,结果还真如白灵儿所猜测一般,江城人民医院能力有限,没法第一时间分析出药粉的毒性,需要借助江城专业的检验机构才能完成。
无奈之下,陈风也只能暂时接受这个事实,眼下最快的方式还是将陈凌涛抓住,从对方口中得到答案,如果此路不通,那么陈风也做好带着妻儿直到燕京求医的打算。
因为妻儿已安排人落实照顾,陈风在当天下午又返回了公司,自己离开数日,陈风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担心。
“怎么样?慕雪和妞妞情况如何?”
一踏进办公室,柯宏泽就急冲冲地跑过来问道。
陈风微微叹了口气,将大概情况如实告知,在得知短时间内无法妥善医治的事实后,柯宏泽也有些惆怅。
“公司呢?各个项目如何?”
陈风不想自己一直被负面情绪压着,索性收拾心情一头扎进工作里。
“手机项目已完成了样品打样,覃培康正带着研发小组进行各种数据和功能测试,如果确认没问题,将进行正式投产。”
柯宏泽坐正了身体汇报道:“风雪社区平台的进展也很顺利,功能测试和压力测试均已完成,另一方面有了摩卡游戏团队的加入,黄敬威和高礼辉、段曦等几个正在开发平台的对接功能,准备推广时两者同步上线,实现用户共享,并将利用游戏的热度带动社区的活跃,在社区可以增加一些诸如抽奖活动、评论和角色评选等趣味活动,以此增加用户粘性和二次传播,做到事半功倍。”
陈风很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银行贷款方面呢?”
柯宏泽面露难色,犹豫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答道:“没有进展,沈家的势力很大,各大银行都不敢轻易得罪,所以只能选择牺牲我们。”
“账户上还有多少资金?”
陈风掏出烟扔了一根给柯宏泽,顺道问道:“西川那边暂时稳定了,后续应该可以给本部提供更大的支持。”
柯宏泽点了点头说道:“西川那边已经趋于稳定,但月近五百万的利润已经是天花板了,对于支撑三大项目的开销,还是杯水车薪。”
问题的严重性,陈风岂能不知,他突然有种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痛感。
陈风咬着烟嘴,缓缓闭上了眼睛冥神思索解决对策。
三大项目相辅相成,虽说现阶段都是吞金兽,一两千万砸进去有时候还见不得水花,可一旦成功上线,那掘金能力也是不容小觑,所以任何一个都不能放弃。
不放弃,能否三个项目分批上线?可这样的话,震撼效果和推广关联效应明显要差上一大截,没法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陈风手指不断在桌面上有节奏的敲击着,柯宏泽深知陈风在权衡利弊,也是大气不敢吭声。
“他妈的,三个项目,一个也不能放弃,全部一起上线。”
许久,陈风突然睁开眼,咬着牙坚定地说道。
“昂?”
柯宏泽不清楚陈风的思想斗争,傻乎乎有些不明所以,他看着陈风问道:“疯子,你究竟在说啥啊?三个项目一起上,资金最少需要两个亿,凭我们目前的实力,去哪找啊?”
“呵呵,找不到也得找,正路不行,咱就骗。”
陈风突然咧嘴一笑,心中已然有了主意。
“骗?什么鬼?”
柯宏泽被陈风的话吓得有些惊慌失措,努成O型的嘴都足以塞进一个鸡蛋,他紧张兮兮地拉住陈风劝道:“疯子,虽然我也不希望项目失败,但违法的事,咱万万不能做啊。”
“违法?”
陈风诧异地看着对方问道:“谁说要做违法的事了?”
“那你刚才说要去骗?”
柯宏泽追问道。
“哎,我不是那个意思。”
陈风叹了口气摆摆手说道:“我跟你说不明白,总之钱的事我会搞定的,你只要重点跟进几个项目的进程就好,一切按照既定计划执行。”
柯宏泽不清楚陈风哪来的自信,但对于他而言,很明显没有更好的办法,也只能任凭对方折腾。
一小时后,陈风出现在白氏集团的大门口。
望着高耸入云的大厦,陈风不禁想起了大半年前在此打工的情景,时光飞梭,一切仿如隔世。
陈风带着微笑踏进了白氏大厦,一切都没什么变化,甚至前台还是以前的小妹。
因为陈风曾在此任职,离职后时不时也会过来探访下白灵儿,前台小妹对他并不陌生,经过简单的登记和汇报,陈风很快就来到了董事长办公室大门口。
看着奢华大气的红木门,陈风咧嘴一笑,心里暗暗想着,白灵儿的钱是肯定不能要的,但是在江城这个地界,还没发展起来就被几只大老虎给盯上,显然不是一件好事,想要夹缝求生存,只能寻求实力强者的庇护,那么白盛南这个宠妹狂徒自然是首选。
可如何让白盛南不仅提供资金支持,还能从侧面保护自己的公司,为自己的企业保驾护航,当下只能是靠骗。
“善意的谎言有时候也是为了大家好!希望白大少爷日后能明白我的良苦用心。”
陈风站在白盛南办公室大门口自言自语了一句,随手敲响了大门。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男人三十不回頭 ptt-第202章 真心話大冒險熱推

男人三十不回頭
小說推薦男人三十不回頭男人三十不回头
白灵儿如愿地跟陈风拉了勾,按了手印,喜滋滋地咧着嘴,那小模样彷佛得了什么战利品般神气。
“行了吧?”
陈风看不懂对方,直接坐直身体问道:“勾也拉了,印也结了,想怎么玩?”
白灵儿不动声色,对着陈风背后指了指,看着那瓶酒勾了勾手指。
“什么?扯了这么久还是喝酒?”
陈风皱着眉头不悦问道,伸出手指在白灵儿面前摇了摇:“说好不喝酒的,这样玩犯规,我有权拒绝。”
“行,不喝酒也行,我们喝可乐,但是你得陪我玩游戏。”
白灵儿转身对着酒保轻声说了几句,又回头看着陈风笑道:“我们摇骰子斗大小,玩真心话大冒险,敢吗?”
“真心话大冒险?”
陈风诧异地看着对方。
白灵儿昂着头,翘着嘴点了点头。
“那还不是一样要喝酒,不干。”
陈风直接拒绝。
“谁说的,咱不喝酒,喝那个。”
两人说话间,酒吧提了好几瓶1.5升的大可乐过来,然后又在桌面上摆上好几个大容量的啤酒杯。
白灵儿也不再废话,直接拧开了可乐,咕咚咕咚地往啤酒杯里倒,很快的,摆在两人面前的十个酒杯就被白灵儿灌满了,陈风第一次觉得那些冒着气泡的黑色液体是那么地碍眼,因为每一杯足足有小半瓶可乐那么多。
“你确定真要这么玩?”
陈风拎起其中一杯在眼前摇了摇头,不太确定地看着白灵儿问道。
“当然。”
白灵儿也举起其中一杯跟陈风碰了一下杯,抿了一口,白净的酒杯边缘立刻留在了红色的唇印,她神气地答道:“酒不让喝,可乐总不会不让喝了吧?要知道这么做可没有胡搅蛮缠,再拒绝可就是你的问题咯。”
陈风无言以对,耸了耸肩表示同意。
白灵儿没再拖延,直接抓起骰子盅,往里面扔了一颗骰子,似模似样地摇晃了起来。
几秒后,白灵儿将骰盅往桌面上一扣,笑盈盈地看着陈风,随即揭开了盖子,显现眼前的是六个清晰的红点。
“6点,你输了…”
白灵儿傲娇地翘起嘴,笑眯眯看着陈风。
“谁说的?我还没摇呢,不兴我也是6点,刚好平手?”
陈风伸手就要去接手骰盅,可白灵儿直接将骰盅移开了,昂着头拒绝:“不行,我们谁得到6点谁就赢,没得上诉…”
“这也行?什么时候制定的规矩?”
“我定的啊,你不知道女孩有更多的权利吗?”
“哈哈,我还真不知道,别耍赖……”
“谁耍赖了,陈风,你可真没风度,不知道让让女孩?如果你不同意,那咱喝酒?”
白灵儿嘟着嘴一副不容拒绝的小女人模样。
陈风顿了一下想了想,心想这样也行,反正随便哄哄对方,差不多就把她弄回家,也算了事,所以他身子往后一缩,努了努嘴表示无所谓。
“好,既然你输了,那现在是处罚,可乐还是真心话大冒险?”
似乎对陈风的表现还算满意,白灵儿微笑着问道。
“那我选……”
“选真心大冒险吗?行,如你愿……”
陈风还没说话,白灵儿再次犯规,又帮着他做了选择。
陈风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心道耍赖也不能这么玩吧,然而正当陈风准备反驳的时候,白灵儿突然深情地看着对方问道:“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对方的话过于直白和突兀,陈风脸上表情瞬间凝滞了,他张大了嘴不知道如何回应。
“别想逃避,我想知道答案。”
白灵儿撑着泛红的眼眶直视着陈风:“你放心,我没什么企图,但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对我的感觉,这点没有错吧?”
陈风有些无言以对,他犹豫了许久,还是不知道如何回应,肯定的答案会给对方假希望,那自己的绝情不是白费了,可否定的答案,又会再次在对方的伤口上撒盐。
陈风举棋不定,犹豫不决。
“呼!”
陈风深呼了口气,没有迟疑,直接抓起眼前的可乐咕咚咕咚一口闷完。
“呃。”
一杯饮尽,陈风忍不住打了几个饱嗝,还别说,可乐这么喝法,那股气直顶着胃,几乎要把肠胃里的东西都给搅出来,难受得很。
“你…”
白灵儿看着陈风的举动,气得牙痒痒的,可她愣是说不出话。
“再来!”
白灵儿不服气地拿起骰盅又摇了一次,在揭盅的一刻,神奇的一幕再次发生了,还是六。
“哼,你又输了……”
白灵儿神气地昂着头,撅着鼻子说道。
陈风直接傻眼了,这贼老天故意整自己还是咋滴,这么巧,陈风开始后悔答应白灵儿那个破规矩了。
“怎么样?继续喝?还是回答问题?”
白灵儿这一次也不抢答,笑嘻嘻直接问道。
陈风瞄了眼那杯大可乐有些怂了,他又抬头瞥了眼白灵儿,对方一副看笑话的表情让陈风一咬牙,直接拎起第二杯咕咚咕咚地往下灌。
“呃!”
陈风将酒杯重重砸在桌面上,捂住嘴连打了好几个饱嗝,胃里不断上涌的胃酸呛得喉咙发酸,难受得很,眼睛里差点就憋出泪来。
白灵儿看着对方仍不服气,第三次准备举起骰盅,这一次陈风直接按住了骰盅,对方的举动让白灵儿有些慌乱,她抬起大眼睛咕噜咕噜转着,疑惑地盯着陈风。
“等一下,我去趟洗手间,就快爆缸了。”
陈风一边打嗝,一边扯了一句。
白灵儿无语地白了陈风一眼,可她俏脸上的慌乱明显松弛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小女人的妩媚。
十分钟后,陈风去而复返,似乎是经过适当解压,他的状态又好了不少,没有了先前的颓容和不悦,脸上更是挂上了喜滋滋的笑容。
白灵儿不明所以,直勾勾盯着对方看了一会,一拍桌子喊道:“再来!”
说完,她再次抓起了骰盅。
可出乎意料的是,在她抓住骰盅的一刻,陈风也抓住了她的手。
对方的手冰凉粗大,刚劲有力,白灵儿的俏脸刷一下红得跟猴子屁股一般。

swj5q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男人三十不回頭-第176章 我等着你-mpcyx

男人三十不回頭
小說推薦男人三十不回頭
面对着白灵儿和康伟疑惑的眼神,陈风呼了口气,定着眼睛望向远方,眼神忧郁而深层。
“现在距离明天上午十点还有十几个小时,我要连夜赶去西川,我们还有机会,我要绝地反击。”
陈风微微一笑平静说道:“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放弃,但避免对方临时调整策划,所以想作出让对方松懈的假象,仅此而已。”
听完了陈风的解释,康伟和白灵儿这才恍然大悟,对比白灵儿的担忧,康伟倒是对陈风颇为佩服。
卡牌风暴
腹黑萌寶:爹地別玩我媽咪
他扶了扶眼镜说道:“你这个想法倒是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味道,尽管我不清楚你在这种情况下即便去了西川还能做什么,但我愿意为你一试。”
“哦,康律师有办法?”
陈风兴奋问道。
对方明显是个老江湖,既然这么说,那就代表他一定有办法。
康伟也不把话说死,直接说道:“事实上郭高峰是我的大学同学,但此人嫉恶如仇,素来以公正严明著称,从不卖人情,当然也是因为如此,所以混了这么多年还只是个队长,如果我找他聊的话,估计三成把握吧。”
九鼎仙皇 竹楓
“什么?才三成?”
陈风有些气馁。
“当然,郭高峰对钱和权利没有兴趣,却对一样东西非常感兴趣,如果我们可以提供给他,那说服他的把握至少高达九成。”
康伟微笑着说道。
“什么东西?”
陈风和白灵儿的好奇再次被对方调了起来。
“功勋章。”
網遊之修羅傳說2:天辰 火星引力
康伟淡淡答道:“郭高峰这个人,对罪恶从不手软,唯独对功勋章情有独钟,所以如果我们可以协助他破案立功,那么性质就大不一样了。”
“助他破案?”
陈风重复着对方的话,陷入沉思。
“行,没问题。”
陈风想了一会一拍大腿说道:“本来我们就是遭人陷害,对方为了对付我们,又是假冒伪劣商品,又是违禁品,如果这些东西流入社会,那对广大群众也是一种灾害,于公于私,我都要铲除掉这些败类。”
“可现在该如何取得郭高峰的信任和配合呢?”
白灵儿眨巴着大眼睛疑惑问道。
康伟微微一笑,走到一旁拨通了电话,十几分钟后又将陈风和白灵儿带到了位于警署后面的一家糖水店。
半小时后,两批人分批离开了糖水店,眼见着郭高峰不见了身影,陈风立马骂道:“康律师,我也就看你的面子,否则真想拿个布袋罩住那个老顽固海扁一顿,什么玩意,张口闭口嫌疑人…”
“哈哈,陈先生莫气。”
康伟哈哈大笑:“他就是那么一个人,直肠子,不会转弯,但心眼不坏,以后多接触,你会喜欢他的。”
“他?”
豪门宠婚:老婆大人休想逃
君心難測
陈风打了个哆嗦怼道:“我还是比较喜欢女人。”
“哈哈哈”
康伟直接被对方逗乐,捧腹大笑。
不同于陈风和康伟的轻松,白灵儿则显得忧心忡忡,康伟知道白灵儿和陈风肯定还有话聊,他按照跟郭高峰交谈的事情又交代了陈风几句,然后就自行离开了。
“陈风。”
康伟走后,白灵儿面带愁容地走到陈风身边,黛眉紧锁,盯着陈风欲言又止。
“怎么了?”
陈风微笑说道:“现在有了郭队长的支持,情况对比先前已经好了很多,不用担心。”
“怎么可能不担心呢,对方既然干得出这种事,搞不好杀人放火也干得出来,你独自一人前往,我…我不放心。”
白灵儿丝毫没掩饰内心的担心,直勾勾看着陈风说道。
“富贵险中求,险种求胜,这些其实是很浅显的道理。”
巨星老公太腹黑
壹晚情深:男神老公太危險 深緋樹
陈风安慰道:“何况喇叭还被关着,他自己将全部责任扛下,选择了信任我,我又怎么能辜负他的信任呢?”
“可是……”
“没事的,放心,你相信我。”
“那…那我跟你一起去西川。”
“不行,你必须留在这,你需要到处找关系,忙里忙外,装得十分焦急,制造我还在江城的假象,这也是你的任务。”
陈风看着对方认真说道。
这一次,白灵儿没再说话,她明白自己的角色同样重要,缺一不可,除了静静地看着对方,也找不到任何反驳的理由。
陈风没再纠缠,直接对着白家的司机招了招手,半哄半劝地将白灵儿打发回家,然后他才独自回家。
路途险恶,他必须跟沈慕雪有个交代,否则走得也不安心。
因为自己的行踪必须保密,陈风回家也是偷偷摸摸的,好不容易回到家门口,时间已临近晚上九点,距离最后一班飞机还有两个多小时。
掏出钥匙准备开锁进门的时候,手机不适时宜地响了起来。
陈风掏出一看,对着屏幕上显示着的“南宫敏”三个字,他不由得眉头皱了起来。
“接不接呢?”
陈风默默走到楼道,掏出烟边抽边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名字发呆。
网游之进化战场
“哎,我他妈在犹豫什么,如果对方会出卖自己,也不至于给我通风报信了。”
陈风自言自语碎了一口,接通了电话。
“喂,陈风,是你吗?”
电话一接通,话筒里立马传来了南宫敏焦急的声音,隐约中还能感觉对方带着哭腔,话筒里还夹杂着呼呼的风声。
“你在哪?你怎么知道我出来了?”
陈风平静地问道。
“我在海边,家里不方便。”
南宫敏如实回答:“从我知道你出事后,我每隔半小时就会打一次电话,所以……”
对方没将话说全,但陈风已经懂得对方的意思,而这么冷的天,对方一直蹲守在海边,估计也是怕自己突然回电,所以一直不敢离开。
“又是一个傻妞。”
陈风心里念叨了一句,原本他还想着对南宫敏隐瞒计划,可事到如今,对方的行为又让自己觉得愧疚,最后陈风选择了将自己即将前往西川的计划告诉了南宫敏。
“为什么要将计划告诉我?”
南宫敏弱弱问道:“事实上你可以对我隐瞒的,即便我未来知道了,也不会怪你,可一旦你告诉我,你就不怕我出卖你?”
“怕啊,非常怕。”
陈风嘿嘿笑道:“不过我还是宁愿选择相信一个此时此刻还在海边傻等我电话的女孩,如果我错了,那我认了。”
听完了陈风的话,话筒里没有了声音,南宫敏沉默了。
“天很晚了,海边太冷,早点回家吧,等我好消息。”
对方不说话,陈风又对着话筒交代了一句。
装神弄鬼 thaty
“陈风。”
“嗯?怎么了?”
“答应我,一定要全胜归来,我等着你……”

qc6jz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頭 線上看-第174章 兩難的抉擇鑒賞-kgwpn

男人三十不回頭
小說推薦男人三十不回頭
郭高峰不明所以,皱着眉头看着白灵儿问道:“你又是谁?跟陈风什么关系?”
“我叫白灵儿,是白源乳业的法人,陈风是我旗下经销商。”
白灵儿昂着头淡淡答道。
“白灵儿?白源乳业?”
郭高峰重复了对方的话,随即问道:“你是白家的人?”
“对,有问题吗?”
白灵儿冷冷问道。
情在哪愛何歸 知足仙鶴
“行,那一起走吧,省了我的油费。”
郭高峰说道:“在我这,无论对方是谁,只要有违法嫌疑,谁也跑不了。”
陆先森,只婚不爱 苏小夕
“等一下,我要先给我的律师打电话,这个总可以吧?”
白灵儿板着脸问道。
“请便,这是你的权利,但请快点。”
郭高峰对着白灵儿摆了摆手。
“我们也需要打个电话,有些事情需要交代。”
看着对方态度软了一些,陈风急忙上前说道,另一方面对着柯宏泽不停打着眼色。
事发突然,柯宏泽都忘了给耗子电话,这会陈风示意,他才急忙掏出手机准备致电。
“等会,你们俩不行。”
郭高峰突然抢走了柯宏泽的手机说道:“你们俩是重要嫌疑人,事情没搞清楚之前,禁止对外联系,我怕你们通风报信。”
“尼玛的,存心的是吗?”
種下的幸福 果果小豆丁
陈风看着对方油盐不进,暴脾气上来就欲冲上去。
无奈对方人多势众,直接就将陈风团团围住,柯宏泽怕陈风做傻事,急忙上前挡住了众人,连连摆手道:“行,不打,我们不打了。”
南宫俊的计策果然天衣无缝,直接给陈风一个栽赃嫁祸,断绝他跟外面的一切联系,果然是“蛇无头不行,鸟无翅而不飞。”
重生以来,陈风第一次感到压力,真正遇到对手。
就这样,在白灵儿打完电话之后,三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直接带走,虽最终没上手铐,可毕竟在公司被带走,顶着众员工的指指点点,于公于私都不是一件好事。
然而眼下陈风也没时间去理会那些闲言闲语,他急切需要将消息传递给耗子。
“疯子,我是宏风贸易的法人,一会无论对方说什么,你就直接说你不知情,你只是参股,不参与实际运营。”
重生之美女如云 四少娘子
趁着众人有些松懈,柯宏泽偷偷凑过来陈风耳边轻声说道。
“什么意思?你小子想干什么?”
終腦 柿之木
陈风急了,上前就抓住柯宏泽的衣领怒道。
名門寵媳
“什么干什么,对方明显设了局,我们俩不能同时栽了。”
柯宏泽瞄了瞄眼前的警员说道:“你脑子好使,出去了能救我,我出去了没半点作用,就这么办。”
“去你妈的,我陈风还没有让兄弟顶雷的习惯,不干。”
陈风碎了一口。
“疯子,事到如今别犟了,记住我的话……”
“干什么呢?禁止沟通交流,不许串供……”
柯宏泽话还没说完,就被随行警员强行分开了。
“记住我的话……”
远远的,柯宏泽不断用嘴形看着陈风嘱咐道。
为了防止嫌疑人串供,最终三人被分开三部车带走,到了市局后又被强行分开审讯。
紅樓非君不”嫁” 魑魅幽冥
其他两人被带去哪里,陈风无从得知,他只知道自己被带到了一个十几平方的小房间。
跟电视里播放的中间有张桌子,桌上有个强光灯,壁上有个超冷空调,墙上有块镜子,镜子另一面有人在盯着自己审讯的环境不同。
小房间墙上有一面警徽,中间摆了一张铁制椅子,椅子上有手铐和脚铐,椅子正前方是一个审讯台,此时三名警员正端坐在审讯台上翻阅着资料。
对方倒还算是客气,没有要求陈风坐到铁制椅上,而是另外搬了一张木椅给陈风坐下,然后居高临下地看着陈风。
“姓名、年龄、籍贯、家庭住址……”
审讯一开始,最左边一名穿着便服的年轻男子就开始对陈风询问各种问题。
正中间一位明显官阶要高一些,他没说话,只是一直盯着陈风的表情和姿体动作,那眼神犀利而深邃,就像蛇的眼睛一样让人觉得心寒。
最右边的一位负责记录,小房间很安静,啪啪啪的键盘敲击声十分清脆。
“陈风,30岁,彭城人,家住横江北路御景花园……”
对于无关紧要的问题,陈风一一如实回答。
“你跟宏风贸易有什么关系?”
话风一转,警员开始进入正题。
陈风顿了一下,他原本想直接回答自己是公司发起人兼实际控制人,可话到嘴边,他犹豫了,他突然想起了临出公司大门时柯宏泽的嘱托。
如实回答?万一跟喇叭的口供不一,岂不是弄巧成拙……
按照喇叭的交代将公司直接跟自己撇清,选择置身事外争取保释机会去外面跟对手周旋,再伺机救出喇叭?
无疑第二种方案是最好的结果,可要让自己出卖兄弟,拿兄弟的安危作为赌注,陈风实难启齿。
一时间陈风陷入两难之间,他紧咬着牙齿,呼了口气闭上了双眼。
“问你话呢?”
警员对陈风的表现很不满意,啪的一声拍响了审讯台怒吼道:“你跟宏风贸易究竟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不就是字面上的关系咯?”
陈风微笑着耸了耸肩淡淡回答。
“你什么态度?”
对方怒了,怒气冲冲地训道:“你知道这次的事件有多恶劣吗?国家对违禁品的判刑是很严重的,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情节严重足以重判……”
陈风看着对方,嘴角微微上扬冷笑一声,紧接着又闭上了眼睛选择沉默。
“你不用选择沉默,我们已经当场抓获,现在人证物证俱全,即便你不承认,我们也可以将你移交法院,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个道理你应该懂的……”
看着陈风油盐不进,对方开始威胁着陈风。
陈风依旧闭目冥神,闷声不吭。
“你还年轻,有没有想过这是什么结果?这样做有意义吗?”
此时中间的领导警员看着威胁没用,开始转为诱导:“如果你肯配合,交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供出其他同伙,我们可以帮你转为污点证人,从轻发落,即便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家人,为老婆孩子考虑。”
事实上对方的话对陈风的心理还是有很大促动的,尤其是想到了家里的父母,想到自己的老婆孩子,陈风的心揪成一把,跟煎熬似的难受。
“在我律师来之前,我不会再回答任何问题,也不会承认任何事情。”
陈风缓了会劲,咬着牙睁开眼睛看着对方:“我只能回答这件事跟我们无关,跟宏风贸易无关,其他的,我一概不清楚。”
此话说完,陈风再次闭上了眼睛。
“他妈的……”
看着陈风完全不肯配合,警员气得直接让手里的笔狠狠甩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