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無量劫主討論-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研究方向分享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无量劫主
朦胧的烛光下是几个硕大的餐盘,相比于盘子,其中盛放的食物分量实在是有些感人,不会比一泡猫shi多到哪里去。
而餐盘中摆放食物的样子也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猫shi一样的鱼子酱,狗shi一般鹅肝,还有羊shi一般的香肠。
或许这桌子上唯一能看的就是那金黄色的烤面包片,但是陈安实在无法接受指甲盖大小的一片面包竟然能卖出黄金的价格,虽然两者颜色看起来很像,但完全不是其鱼目混珠的理由啊。
好在他现在扮演的角色是一位绅士,否则当下就能冲过去这家据说全市最贵餐厅的老板给掐死。
稍稍地为将要支付的几千大洋默哀了片刻,陈安强行将注意力集中到面前的女生身上。
女生样貌不丑,完全不是平时想象的女学霸形象,她长发如瀑垂下,反而显得有几分温婉,五官看起来比较立体,不算惊艳但非常耐看,唯一美中不足的或许就是平时疏于保养,皮肤显得有些粗糙。
这次见面对方也是画了妆的,但看得出来她并不擅长这些,薄薄的粉底并不能将这瑕疵完全掩盖。
经过方才的介绍,陈安知道女生叫耿云倩,二十六岁,博士在读。
“菜差不多上齐了,不用客气,随便吃。”
陈安也是第一次经历这阵仗,不过到底见多识广,心思也不在相亲上,因此暗地里吐槽了一遍桌上的菜品就先开口打破了沉默的气氛。
当然,说出的话也并不是多么符合当前的气氛。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無量劫主 txt-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研究方向閲讀
不过也正是这暴发户式的热络,缓解了女生的紧张,她小声的“嗯”了一声,就拿起金色的小勺子,舀了一勺鱼子酱放到口中,随即细细的黛眉皱了起来。
这玩意说着高端,其实还真不是谁都吃的惯的。
而看她眉头皱起来,陈安也有些挠头。
他是带着诚意来的,上次放了对方的鸽子,这次就想聊表歉意,所以选了一家最贵的餐厅,可现在看来除了菜品的价格让对方更紧张更疏离外,简直一无是处。
本来以他的手段若是有心讨好谁,不至于把事情办成这样,可实在是心中装的事情太多,没工夫去了解一下对方。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他并不是真的来相亲的。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無量劫主討論-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研究方向推薦
事已至此,陈安干脆吁了一口气,不再做无用的事情,开门见山的向女生道:“听说,你是学历史的?”
女生抿嘴咽下口中的滑腻腻的小颗粒,忍着恶心,道:“中国古代史。”
陈安眼睛一亮,道:“哪个方向啊?”
“先秦文献。”
陈安心道很接近啊,不过看女生的样子感觉又有些郁闷。
对方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看起来有些像是在敷衍,并没有说到自己喜爱专业的兴致盎然。
陈安能看得出,一开始见面时,女生虽然表现的非常平静,但内心应该是对他放鸽子的行为极度不满。但在他选了这么贵的一家餐厅后,这种不满稍稍释去,更多的是显得有些紧张。
所以当下对陈安态度,应该不是针对陈安,而是真的对这个话题没有兴趣。
进而由此可以推断,对方根本不是黄旭大姑介绍的什么高材生,其实和普通女生一样,仅是为了拖延找工作的时间才考研读博的,和兴趣爱好、人生规划、职业理想什么的完全不挂钩。
此时,陈安对对方能帮他找到邹衍的下落几乎不抱什么希望了。
五方术士在这方世界的历史中,本就如神话传说一般,仅有一鳞半爪的记载,很多人都未必知道。如果不是兴趣爱好释然,根本不会关注。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無量劫主 ptt-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研究方向鑒賞
期间,陈安稍稍将话题往《始终》和《主运》两篇言论上引了引,果然耿云倩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不过就算如此,陈安也没有拂袖而去,反而依然表现的非常热情。
这当然不是为了扮演到底,而是更看好对方这条线。
对方虽然是个“混子”,但她的导师同学们未必都是如此,总会有些因为喜欢才选择这个学科的人在。
至不济也能给陈安指一个方向,给他一个渠道。
不过就是这一点,恐怕也很难完成,看对方的样子应该对陈安挑起的话题很不感兴趣,但却没有主动的转移话题,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应该是对陈安这个人不感兴趣。
水月镜花、愚神弄鬼这两门神通皆是些骗人的玩意,在操控人心方面分外有建树。目前陈安虽施展不出这等手段,但在窥伺人心方面却很有心得。
女人或许是天生的演员,这位耿博士更是内向不外露的性子,可通过之前的交流,以及当下的表现,陈安还是能够看清她部分心思。
那日放了她鸽子估计就已经被她记恨在心了,女人的心眼明显不大,但在亲朋的劝说下又不好强硬起性子拒绝,于是今天就来了。
或许他今日只请贵的不请对的的诚意稍稍让其改观,但显然效果并不大,女人性格柔软却自有一股心气,不会被这些外物所左右。
再加上他今晚表现的土豪面孔也显然为对方所不喜,两人之事以陈安所见,当是黄了九成九,之后再不联系就是对对方最好的回答。
也是他这段时间太忙,没有做到知己知彼,否则事情在他有心经营下,当不会闹到这一步。
不过总也不算全无收获,起码对方的身份让他想起了一件事情。这重点大学的图书馆怎么都得比市图书馆藏书多的多,其中或有用得着的信息。
而若仅是去对方的学校看书,当也不需要非得有个熟人什么的。
在饭后送对方回去的路上,陈安就在思考这个问题。
如果书中没有,还可以再和对方联系,不谈男女之事,只以一个求教朋友的姿态,想来以对方不善拒绝的性子,当不会拒绝什么。
很多事情,其实是越简单越有效。
当然,这其中还存在一个难点,就是自己想要了解的东西不好直言相告。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無量劫主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研究方向讀書
这其中倒也不是有什么难言的,仅仅只是不能说出邹衍的名字,或者引导他人说出邹衍的名字。
一开始陈安心中还觉得有些奇怪,当他知道这个世界的历史中竟然有着邹衍的名字时候就很是困惑。
就算对方想要在这个世界留下印记也没必要非得把自己的名字暴露出来。
当初陈安化身禹皇,或编纂道书,用的都不是他自己的名字,为的就是怕被邹衍找到线索,确立因果联系。甚至当初记述小说时还换了好几个笔名。
可即便是笔名也有着因果联系存在,只要对这个世界产生影响,照样会有印记收获。
所以就算真的像是他猜想的那样,邹衍要在这个世界上留下印记,根本不需要用本名,随便拟个名字,又隐蔽又实惠。
可当他现在真想要找寻这个名字的信息时,才发现这其中竟别有机心。
因为任何念到,写到,想到这个名字的人都会被邹衍所感知。
这是大罗天尊就拥有的真名印记,到得清净天时更是会变成唯一印记。
念动,即可知。
陈安有着无相本质,还不怕什么,但其他人却是没有,也就是说,他只要引导身边的人说出或想到“邹衍”这个名字,立刻就会被邹衍察知他的所在,十分可怕。
所以即便是能和一些学究讨论相关的问题,也只能大而范之的去了解。最终的推断还是得他自己来。
这个难点在自己查书上也同样存在,不可能直接去搜寻关键词,或者找人帮忙推荐。
只能将凡是涉及这一时期的书籍都找过来看。
这就复杂了,因为世界本身的压制,他没有全知全能乃至一目十行的能力,以他一个凡人的能力,看完那浩如烟海的书库想来头发都白了。
况且他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
或许可以双管齐下,从耿云倩那里获取人脉关系,帮忙筛选出一个范围,再仔细查找,自己推算,这样当可省力一些。
那么问题又回来了,还是得拿下或者交好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实际上自有心气的女孩。
皱眉看着女孩的背影消失在学校门口,陈安摩挲着下巴,思考着对策,冷不丁的旁边响起一个女声。
“咦,老板,你在和耿老师相亲啊?”
陈安吓了一跳,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去看说话的人是谁,而是自省了一下自己脸上有没有流漏出什么猥琐的表情。
精华都市异能 無量劫主笔趣-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研究方向
当前时代可是个法制社会,刚刚他想着事情,不自然的就盯着耿云倩的背影看了许久,若是被人误会成色狼就麻烦了。
尤其是现在还是在学校门口,对于那些学生来说,其中出现什么愣头青都不意外,他现在遵循的宗旨是低调做人,可不想被个愣头青弄的没脸。
好在他刚刚仅是沉思,倒没有什么其他的不妥。
回想起这点,才心安的转头看向来人。
对于有人靠近,他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大学城本就是繁华地带,现在又不算晚,人来人往的热闹一些也十分正常。只是面前这人却让陈安有些怔然。
方才听声音还以为是个熟人,可看样貌陈安又十分确定自己绝对没见过,不由疑声道:“你是?”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無量劫主》-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幽冥長河展示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无量劫主
高度聚合的能量束被陈安挥手间打飞,一步迈出就到了那人面前,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一巴掌将他抽晕了过去。
这具他悉心强化的身体,可不仅仅只是足够坚固而已。
另外两个轮回五级的家伙还想要稍作反抗,可惜面对陈安,他们是真的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一拳一个直接砸晕。
做完这些,陈安也不磨叽,眼中直接出现两轮镜光,开始翻看起他们的过往。
“法蒂兰……拉法度……基因工程……人体实验……”
優秀言情小說 無量劫主 ptt-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幽冥長河推薦
十分钟后,陈安眼中的镜光渐渐散去,面上不禁带着一丝古怪之色。
当初看到那工厂时就感觉有些不同寻常,现在“看到”这种字眼,倒是有些能够理解这些家伙为什么下手这么狠,直接屠了一个镇子的人。
在当前时代,人体实验是绝对的禁忌,哪怕法蒂兰是当前世界格局中,最强的几个国家之一,也背不了这么大的锅。
况且从事人体实验的还不是法蒂兰官方,而是拉法度集团。尽管他是法蒂兰三大支柱财团,军工龙头,但毕竟代表不了整个法蒂兰。
当然,这其中牵扯到的国际纠纷、人伦辩证都不是陈安要考虑的东西,他主要想知道,这工厂中的实验和沉睡其下的那位存在之间有什么关系。
如果可以,他更想确定那位存在的真正身份,很多事情最起码也得做到有的放矢。
不过很可惜,两个轮回五级的家伙明显身份层次不够,还接触不到这么核心的东西,他们的身份仅仅只是外围的安保人员。
那个轮回六级的家伙倒是进入了核心层,只是半神层次的变化,使得一些隐藏最深的机密,陈安“看”起来,异常模糊。
他的确可以通过另外的手段,直接侵入对方的思想,去查看一些隐秘,但那需要动用属于本体的力量。
只是这么做的话,无疑给他的捕猎行动带来一些麻烦。
所以他只是想了想就放弃了,反正消息已经泄露了出去,自有为王前驱的人来为他探明一切。
事实上,也没有让陈安等太久,他只在这焦土之地溜达了一天时间,工厂那边就有阵阵的能量波动逸散过来。
感叹了一下明国军方的效率,陈安就当起了吃瓜群众,站在这十公里外的地方看起了热闹。
只是情况似乎与他想象中的有些不同,来人中就两个轮回六级以上的半神,相比那工厂的实力完全不够看。
陈安念头一转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之前在叶怡的过往中看到,她是和几个同伴一起来战乱之地历练,结果偶然间发现这间工厂的异样,于是进去探索。
结果被人发现了,只有她一个逃了出来,其他的同伴都失陷在其中。
回去报信后,军方一时半会派不出足够的力量来这里,于是她只能先带着援兵回来救人。
想通了这一节,陈安默然片刻,干脆处理掉手里的三个俘虏,也向那工厂走去。
原本在他的计划里,自然是先等人探完路,他再去捡漏,可探路的力量太弱根本起不了效果。
他的确可以等军方大队人马到来后再行动,但经这么一次打草惊蛇后,法蒂兰的人难道就等着明国军方来抄家?
必然会有着意想不到的变化,变化不大还好,若是涉及到地下沉睡的那位,他这么一番骚操作反倒是弄巧成拙了。
所以干脆不再管之前的计划,趁着这股乱子先进去看一看。
十公里的距离,开车的话或许需要十来分钟,可陈安一步十丈,眨眼的功夫就到了那工厂近前。
军方的人的确是潜伏刺探的好手,只是这个工厂的安保措施也不是盖的。
此时他们已经被发现,不过法蒂兰的人足够狡猾,并没有弄出什么太大的动静,甚至一些安保措施都没有改变,仅仅是在陈安视野中的十几个半神迅速向军方的人包围而去。
陈安没去管那些莽撞的家伙,自顾自地往感应中的地方走去。
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稍稍遮掩了一下自身,由是一路畅通无阻地走到了整个工厂的核心区域。
这是一条通往地下的甬道,正如陈安所猜想的那样,整个工厂与下面沉睡的那位关系匪浅。
只是到了这里他的隐藏就失去了效用,毕竟只是一些光影变化的障眼法,很难掩饰得了他这具身体恐怖的高能反应。
警报声适时的响了起来,阻拦者也在第一时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那是两个轮回七级的家伙,看起来还挺强壮,他们见了陈安也没有二话,直接就扑了上来,大概是打算先拿下陈安再做计较。
陈安本也没有浪费口舌的意思,抬起手里的变异步枪对着其中一人的脑袋就是一枪。
又经过一段时间的辐射异变,这把枪的模样大变,口径粗的就像是一杆手炮。
本着废物利用的想法,陈安把那已经用不到的指南针给融合了进去,这玩意竟然还多出一个急速命中的技能。
随着扳机的扣动,被陈安用枪指着的那人顿时有种无法闪避的感觉,只听砰的一声,这人直接被爆掉了脑袋。
相比于手炮,步枪可是能连发的,陈安连续两枪,指点两人,一枪爆头一枪阻敌。
只是能够成为轮回七级的存在显然不会这么容易就被陈安给干掉。
被爆头的那人身体迅速变黑变薄,竟然直接变成了一个影子,而原本他的影子却突兀膨胀显化出一个人形,这人竟毫发无损的从影子中走了出来。
另外一人相比于这替命之法就更加轻松了,他双手一合就直接抓住了陈安的子弹,子弹中存在的动能直接被他吸收殆尽。
“有点意思。”
陈安自语了一句,随手将变异步枪一丢,然后一掌冲着那影子人重重按下。
以自身质量为基,他这一按之力有多恐怖,简直难以想象。
不停和影子交替的影子人瞬时间连人带影子都支离破碎,同时破碎的还有他存在的空间。
巨力过后迅速愈合的空间吞噬了他和影子的身体残片,这一下他是彻底死透了,无法通过替身之法复活。
另一人面色一变,却并没有退去,将陈安无差别按下的巨力统统吸收。
他似乎可以吸收一切的能量,然后再以某种方式反馈回来,顶着陈安改变的重力就冲陈安一拳打来。
在那一拳中陈安感受到了一丝熟悉,正是变异步枪打出子弹上的动能。
这力量对于一位轮回七级的半神都能爆头,但陈安却全然不放在眼中,随手将之挡下,然后回敬一拳。
这一拳看似简单,却被陈安融入了自身的质量。
他轮回九级的身体几乎相当于是一颗小型天体,再以寒炎两极功的冰火弓劲弹射而出,威力几乎不亚于歼星巨炮。
那人已经尽力回手来挡陈安这一击了,但这种力量明显超过了他的极限,身体如蜡一般融化在这巨力之中。
陈安也算操控入微,干掉两人全然没有破坏周围的甬道,还能让他沿着道路继续往前走。
前面是两扇洁白的门户,门前有着虹膜密码等防侵入认证手段,其他还有毒气激光网等防护。
陈安暴力碾压了过去,一把将门户推开。
门户后是一个面积不小的实验室,各种银白色的仪器看起来颇有科幻风。
几个研究人员在里面忙碌着,对陈安的到来全然视而不见。
陈安感觉有些莫名,忍不住打量了一遍这研究室中的布置,怎么看怎么不像是搞人体实验的,倒像是在开采着什么。
包括之前进来的门户,虹膜密码的安防手段、毒气激光网络的防御措施实在是太薄弱了一些。
甚至都不像是在防御什么人闯进来,更像是害怕被什么东西逃出去。
这诡异的场景并没有因为陈安的继续深入,而有什么变化。
那几个研究人员依旧在做着自己的事情,完全没把陈安当回事。
他们眼神空洞木然,行动僵硬,一个个就像是忘记上油的机器。
陈安在他们的身上只感受到十分微弱的生命气息,就像是那些在床上躺了多年的植物人。
本着事不关己的态度,他没多管这些人,没人阻拦,他就直接往深处而去。
不得不说,这个研究室的纵深不小,他很是多走了两步才看到边界。
非常不錯小說 無量劫主 手太陰肺經-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幽冥長河展示
这里十分空旷,只有一个通往更下层的电梯孤零零的矗立在那里,上面满是斑驳的锈迹,和远处崭新的计算机以及其他的研究仪器显得格格不入。
到了这里,陈安基本已经明白了,那些法蒂兰人是在研究下面沉睡的那位存在。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会这么配合这些法蒂兰人的研究。
如果说什么对方在沉睡中,无法反抗的话,陈安显然是不信的,他也是大罗天尊,明白这等层次的存在就算是在睡梦中,也能左右普通人的生死,根本不会是什么乖宝宝。
显然,对方绝对是在谋划着什么,一时间陈安忍不住想要就这么退出去,等明国军方的人来给他趟雷。
但他很清楚,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明显已经进入了对方的禁区。
那个沉睡的家伙就算是再迟钝应该也已经发现了他的存在,现在退去,不过是给多方更多的准备时间而已。
所以他只是想了想,就毫不犹豫的踏入那看起来随时会坏掉的电梯中。
沉闷的咯吱声中,电梯缓缓下降,速度之慢,令人发指。
不知过了多久,电梯终于到底,陈安缓步从中走出,环顾四周,只见一条灰黑的河流在面前流过,水面不起半点波澜,沉静死寂。
陈安眉梢一挑,终是明白沉睡在这里的主人是谁了。

5briy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無量劫主 手太陰肺經-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因果靈契相伴-30qkq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
陈安一怔,这才想起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还在。
前面两次,一次是从外界轰然降临将原主的真灵轰了个七零八碎,一次是原主本身就已经魂飞魄散,只有身体上还有一线生机吊着命,总之都不需要陈安烦心这个事,所以他一时之间都忽略了这个问题,一直等到对方突兀冒出,他才注意到。
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他既然冒出来了,随手将其溟灭掉,或是送他入轮回都没有什么。
现在的陈安再非以前,虽然还达不到古老者那种真正的无碍大自在,但也不再把一般的因果业力看在眼里。
事实上到了乾元的层次,诸天万界唯我唯一,也少有什么因果可以束缚的了。
“你,你想要做什么?”
那个声音似乎是察觉了陈安的意图,惊恐不已的问道。他似乎现在才发现当前的形式,知道自己的身体是被这突然冒出的意识占据了。
他当然不会知道陈安的来历,只以为是那药剂的问题。
对这突然冒出的意识,他惶恐不已,也万般绝望,同时也无可奈何。
陈安对这个灵魂的敏锐灵感倒是有些兴趣,不过现在办正事要紧,根本没空理会他,神思一凝就要将之彻底抹除。
“等,等一下,求您!”
那个灵魂的敏锐度似乎比陈安所预料的还要高,陈安这边刚要动手,他就有所察觉,急声道:“我,我现在是要死了,是吗?我,我能不能求您件事,帮我,帮我照顾小瑜……”
超然暗世
神策 黯然销魂
他语无伦次的一口气将想要说的话说完,却让陈安有些失笑,这死到临头了,还在惦记着女人,凡人可笑的爱情。
陈安当然不会因为对方一句话,就许什么承诺,不然堂堂大罗天尊也太廉价了点。
因此,他虽然有些兴趣,却也没想耽误正事,挥手将对方的灵魂泯灭了,同时还不忘留下对方的记忆以做备份。
只是对方的灵魂虽然泯灭成灰却没彻底消失,而是附在这具身体上成为了一个符号。
“因果灵契?”
陈安撇了撇嘴,心道这家伙执念不小啊。
他也没太当回事,随手就想要像掸灰一样,将这道因果灵契掸掉。这玩意对乾元仙帝来说都是个麻烦玩意,对于天仙更是个了不得的枷锁,若是曾经的陈安遇到,不完成对方的心愿,真的是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
但是现在么,他已证道大罗,世间因果业力纵然可怕,可在他看来也就这么回事,他有无数种方法可以规避闪躲,以致因果不染。
只是当他想要将这灵契抹除时,忽然感觉与这具身体的联系变得紧密了几分。
“这是?”
以他的见识自然不会不明白这都是那因果灵契的原因,对方向他提出要求,自然也要给出报酬。
一个一无所有的死灵能给出什么报酬?自然是只有身体的使用权。
最強太子妃 子德
“有点意思!”
陈安笑了笑,他并不是很在意这个身体的使用权,因为就算对方不给,他也可以强行占有,甚至不沾因果。
但与身体的联系更紧密,总归是没有什么坏处的。
于是想了想,他暂时放弃了对因果灵契的抹除,反正这玩意对他也没什么妨害,他随时可以弃了这具身体,或将这因果灵契抹除。
没再去关注这些,他开始阅读起刚刚截取的记忆。
因为决定暂时在当前时代修整一下,所以眼前这个人的身份还是需要利用利用。
陈安首先看的是这个时代的背景:“明国……扶桑……横须8.9级大地震……两百年……”
这一连串的关键词,让陈安大概清楚了此时的身处之地。
当前时代,距离他与相柳一战过去了差不多两百年。
当时,他在时空漩涡中的定位也不算差,毕竟这个世界真要说起来,有万亿年的历史,如今与他的定位只差了两百年,可以说是非常的精准了。
个中体会,陈安还仔细感悟了一下,毕竟精准的穿越时空,到达某一个精准的坐标点,这是清净天尊 才能做到的事情。
鬼庠 潭憂公子
大罗天尊要想做到这一点,哪怕针对的仅仅只是一方小世界,也是千难万难,或许仅仅只能抗住命运长河的反扑,要想做的精细点,非常的不容易。
所以这一次,对他来说,也算是一个不错的体会了。
对于有志于清净天的他而言,自然要好好记录下相关的感悟。
少顷,他继续向那记忆的深处阅读而去。
邵思齐,这具身体的主人的名字,被称为邵氏集团的宏夏公司董事长家的三公子。宏夏集团不止是在临川市,就是在整个东贤省都颇具影响力。
天賜福女之萌寵玲瓏妻 醉貓加菲
果然是大富之家,这非常符合陈安大罗天尊的身份运势。
只是还和前面两个身份一样,或许是这个世界的恶意,邵思齐这个三公子的身份非常尴尬。
上面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都是商界精英,下面还有一个在国外留学的博士弟弟,邵思齐本人文不成武不就,天天就是沉浸在诗词古籍中混吃等死。无论是在父亲邵正光,还是在整个公司中,都是非常边缘化的一个人。
不过陈安对这个身份倒是很满意,比前面那两个一个被流放,一个活死人强多了。
而且二世祖意味着生活无忧,边缘化意味着麻烦少,这个身份正好可以让他用来修养一下。
浑身一震,陈安掸去身上的尘土,起身往“记忆中”的家里走去,边走边融入邵思齐的身份。
遇见与遗忘
记忆中的家不是什么别墅区,因为自视甚高,不屑于家中的铜臭,邵思齐早早的就从邵家搬了出来,如今算是独居的状态。
对于这一点,陈安更感满意,直接按照记忆走进一个豪华小区的公寓房。这里的地理位置已经远离了市中心,房价并不算夸张,可在邵思齐的记忆中,能住得起这里的,也绝对不会是什么小富之家。
用密码开锁,一推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一间宽敞的客厅,除此之外还有厨房、卫生间和杂物间,客厅一角是一个通往二层的螺旋楼梯,二层有四居室,一间主卧,两间次卧带书房。
没去卧室休息,陈安按照记忆先打开了书房的门。
对于一个文青来说,书房自然是真书房,而且比主卧还大,里面塞满了各式的诗词选集,还有从古玩市场淘来的所谓珍贵典籍。
陈安根本没去看这些东西,目光直落在房间中央,那张堆满杂物的书桌上。
他一步步走到书桌近前,伸手从上面拿起一张残破的羊皮卷。
这玩意看上去有些年头了,破的似乎用力大点都能将之彻底搓成灰,上面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三角形文字,还有一些看起来像是阵法的图形。
对于这些三角形的文字,邵思齐的记忆并不完整,显然就是对此研究多年的他也是一知半解。
陈安其实也看不懂这些文字,广法天尊号称悟尽世间一切法,可那也只不过是号称,仅仅只是对博学的一种夸张修辞。
就是大罗天尊,乃至清净天道主也不敢说真正的能悟尽诸天万界的一切。
祂们的全知全能,仅仅只是相对而言的。
或许只有那传说中无法揣测,无法思量的无量天尊才能真正称得上是全知全能吧。
不过那羊皮卷上的东西,看起来却并不怎么高明,陈安一时看不懂,但却可以用相应的规则进行解析,另外照彻阴阳镜还赋予了他洞悉世间万事万物真意的能力。
因此,只是一会儿功夫,他大概就明白了这上面写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文青也想修仙?”
陈安哂笑一声,此时他已经知道了,邵思齐那个喝药自杀的家伙,药是从哪儿来的。
至于对方为什么这么做他也从相应的记忆中找到了答案。
驭山 焉行
盛华创世集团,是临川市的一家不输于宏夏的大型企业,他们的小公主聂桑瑜,也就是邵思齐都成死鬼了还念念不忘,祈求陈安照顾的那个小瑜。
一开始,陈安还以为是什么酸臭的爱情,可事实完全不是这样。
那个聂桑瑜和邵思齐除了年龄,其他的方面完全不一样,反倒是是和邵思齐的兄姐一般,是个商界精英。
也正是因为如此,邵思齐面对她时,充满了自卑,虽然喜欢对方到了骨子里,却根本不敢表白,只敢活在自己的臆想之中。
反倒是邵思齐的大哥邵思杰和对方互相欣赏,再加上两家公司有联手合作的意向,因此商业联姻的说法在整个临川市的上流社会中,都开始流传。
大家都非常看好这对郎才女貌的璧人,除了邵思齐。
这家伙也是个奇葩,事情到了这一步,还不想着主动出击横刀夺爱,反倒开始研究起一些神神道道的东西,想要成就一段都市神话,这是标准的读书读傻了。
关键是他接触的若都是骗子还罢了,没想到以他的身份,还真接触到了一些神秘的东西,陈安手上的羊皮卷就是其中一件。
然后邵思齐就把自己给玩死了,也幸亏陈安到来接了手,否则他死就死了,估计还得给这个城市造就一头影响社会稳定的怪物出来。
明白了事情的强因后果,陈安不禁摇头失笑,感叹道:真是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
他本就没想管这个闲事,现在更加没兴趣了,至于因果灵契就暂时让它留着,反正也没什么妨害。
毫不在意地丢开那卷羊皮,陈安打算先洗个热水澡,然后饱餐一顿,就好好睡上一觉,再规划之后的事情。
可就在这时他家的门铃忽然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