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第四百九十一章 久別離,再相逢鑒賞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修仙游戏满级后
在之后的几个时辰里,猕猴王的胃中陆陆续续掉进来不少人。
每每问起遭遇和缘由,大致都是那般。先是被猕猴王制造出的异象吸引,以为有什么了不得去机缘,便前往,随后就被其偷袭吞入腹中。
说来倒也奇怪,猕猴王几乎每次吞咽一个人,都要喝不少水,但从来不见它胃中翻腾的混合物高度上升过。
刚开始大家还会互相寒暄一下,但是人多起来后,就形成了明显的分层。都是差不多身份层次的在沟通交流。
秦三月潜心思考问题和分析猕猴王的气息,基本不参与到沟通中。
倒是居心,见秦三月在认真思考问题,本身又不是腼腆的人,跟不少人都聊得开。虽然她身上没有一点灵气波动,但没有人瞧不起她。大家都心知肚明,能够来到这里的都不是简单人物,没必要去小瞧别人,更没必要草率地得罪人。在找寻离开的办法的同时,相处得还算是融洽。
猕猴王没有排泄口,算是把最大的逃生路给堵死了。
因为武道碑是独立的小世界,这些年轻天才们又无法联系到自家的长辈,所以一时半会儿还真是拿这猕猴王没有一点办法。
秦三月在持续的观察和感受中发现,众人的保护屏障并非被腐蚀性气体和溶液侵蚀,而是吞噬。她从气息流动变化上发现,那些保护屏障的气息被吞噬后,潜入了胃壁,化作猕猴王的一部分。而且,似乎吞噬的不止是修为气息,还有另一种“息”,这种“息”比较复杂,包含很多,诸如“气运”、“天赋”、“体质潜力”等等。
这像是在“消化”。
起初,她以为猕猴王只是把他们当作“美味的食物”。但现在看来,可能并非如此。
她怀着“阴谋”往坏处想:如今这武道碑小世界几乎汇聚了天底下年轻一代的大多数天才,真正意义上是天下的未来。如果这一代天才受到了不可逆转的伤害,那无意会在以后,表现在整座天下,极可能形成“力量断层”。
一想到这个,秦三月就感觉毛骨悚然。再联系可能存在的“规则枷锁被修改”,就更是觉得骇然。如果真的有人利用这次武道碑做她猜想的事,那毫无疑问,幕后之人的目的一定是整座天下,且有着极长的时间来进行这样一件事。
猕猴王对众人的“消化”非常缓慢,慢到几乎难以察觉。秦三月不认为只有自己一个人对气息极度敏感,但像自己这样敏感的人肯定很少。他们或许并无法察觉自己正在被“消化”。
虽然认识到了这个现象,但秦三月没有直接告诉众人。先不论他们会不会信,在这样的情况,贸然说出这件事,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还可能引起慌乱。
想了想,她还是觉得放任这般的话,从某种角度来说是种纵容。她便在暗中尝试着调节控制众人的保护屏障,改变气息流向,不让腐蚀性气体和液体“消化”众人。当然,她并不能做到完全杜绝,只能减缓。
思考到这里,做到这里,秦三月基本都还是游刃有余的,也不慌不乱,静待可能存在的变化。
直到胃壁上部再次传来蠕动和水声。
众人看去,见到先后有三个人掉了下来。
秦三月的目光瞬间锁定在其中一人身上。
胡兰!
起先她就想过,胡兰也可能被吞进来。如今真的见到了,她莫名有些慌张。当然,并不是害怕见到她,而是还没做好准备与全新身份的她相处。
井不停、庾合和居心也一眼看到了胡兰。
几乎是在瞬间,秦三月的声音在他们脑海中响起:
“胡兰现在失忆了,还请你们避免与她相认,把她当成是个从来没见过的陌生人即可。”
三人看向秦三月,皆是皱了皱眉。但没有去追问,而是不约而同点头。
除了现在是“兰采薇”的胡兰以外,秦三月还见到了一个熟人——煌。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煌跟胡兰在一起,但知道煌应该并不认识胡兰。至于另一位姑娘鱼木,她就完全不认识了,猜想着应该是胡兰后来认识的朋友吧。
兰采薇三人掉进胃里后,和之前的人差不多,先是找了个落脚的位置,随后迅速用灵气罩保护好自己。
比较凑巧的是,他们三人落脚的位置就在秦三月几人旁边的肉褶子上。
四个人若有若无地看着兰采薇。她刚进来还在熟悉情况,并未注意到。
居心贴在秦三月旁边小声问:
“要不要去打招呼?”
秦三月双手紧握着。她刚才看到兰采薇目光从她身上扫过了,但后者表现得那么陌生。这让时隔七年之久,再见到的她心里不由得发闷。她很想去和兰采薇拥抱,但并不能。
井不停和庾合都感觉到了秦三月浮动的情绪,不由得纷纷安慰:
“打个招呼应该没事的。”
“嗯,进来的人我们不都跟很多打过招呼吗?”
秦三月呼出口气,微微一笑:
“多谢各位。”
居心推了推秦三月:
“走吧,我陪你一起去。”
居心话刚落,那边忽然响起煌兴高采烈的呼声:
“是三月姑娘吗?是三月姑娘!”
旁边的兰采薇和鱼木看着煌问:
“那位姑娘你认识?”
煌心思还是很单纯的,几乎是脱口而出:
“她是叶先生,也就是你们叫的叶公子。可是他的学生啊!”
瞬间,兰采薇和鱼木目光直勾勾看着秦三月。
兰采薇很好,她只是好奇叶公子的学生是什么样的。至于鱼木,眼神格外使力,夹杂着许多别有说法的情绪。这反倒是弄懵了秦三月,她想着自己跟这位姑娘是第一次见吧,怎么这么看自己?
被煌认了出来,秦三月也就没法再纠结犹豫什么了,深吸口气再吐出,笑着走上前去:
“好久不见啊,煌。”
煌脸色微红,反而没之前那么开心了,有些含蓄地说:
“嗯,好……好久不见。”
鱼木一下子跳出来,笑着打招呼:
“姑娘是煌的朋友吗?”
“算是吧。”
煌小声念叨:“朋友……”他低着头,傻笑一下。
鱼木不愧为戏弄过叶抚的人,一下子就察觉到煌那点小年轻心思。煌对秦三月抱有好感,并不令她意外。秦三月给她一种独特的感觉,又一种神秘的魅力。
“我叫鱼木,也是煌的朋友!”
被两位姑娘说是朋友,煌展现出截然不同的表现。他一脸诧异:
“啊,我们也算朋友啊?”
鱼木大大方方地笑着说:
“朋友之交,点头言语,几分意气多相投。”
煌听得个迷糊,没明白鱼木的意思,但也没有强调什么。她把自己当朋友,也是对自己的认可。
秦三月不由得看向兰采薇。
兰采薇比起鱼木柔和许多。她礼貌地点头笑道:
“三月姑娘好,我叫兰采薇。也算是煌的朋友吧。”
三月姑娘……
秦三月听过很多人这么称呼自己,但头一次听到胡兰这么称呼。她细碎地呢喃:
“采薇……”
兰采薇感到疑惑:
“三月姑娘,我的名字怎么了吗?”
秦三月笑道:
“没什么,挺好听的,念了念。”
“多谢夸奖。”
秦三月这才介绍自己:
“我叫秦三月。”
居心和庾合井不停三人想把空间更多地留给秦三月,就只是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
井不停和庾合的名头都不小,鱼木还是听过的,不过也仅限于此了。她还是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秦三月身上,之前她听叶抚说过他有几个学生,但并没有详细说多少,现在见着了想更多地去了解。
秦三月心里虽然别扭,但表面情绪调整得还算不错,很自然。她没有急着跟兰采薇说太多,而是从煌那里了解他们之间的经历,毕竟,现在她“只”认识煌。
“也就是说,你们三人是被猕猴王袭击的?”
煌点头:
“是啊,我们都没招惹它,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冒出来吃掉了我们。然后一口咽到肚子里了。”
秦三月皱眉问:
“直接咽下的?”
“是啊,吞人,喝水,咽下一气呵成。”
煌看了看肚子里的众人,小声问:
“这里的人不会都是这样被咽下的吧?”
秦三月摇头:
“我们之前还在嘴巴里挣扎了一会儿。不过现在看来,猕猴王已经学聪明了。”
“那你们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
“我们也不知道。”
鱼木问:
“那有出去的办法吗?”
“没有,猕猴王甚至连排泄口都没有。体魄强大,恢复力极强,我们无法破坏它的肉体。直白点说,这里就是个封闭空间。”
兰采薇皱起眉:
“锋利的武器无法割开吗?”
秦三月下意识看向她背后的木剑,说:
“能割开。但恢复得很快,没法开出能通人的缺口来。”
鱼木低声说: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
煌问:
“三月你有没有跟叶先生说这个情况呢?”
秦三月摇头:
“我联系不到他。”
煌表面失望,但心中暗喜。因为他发现自己直呼“三月”,秦三月没有感到任何不满。
鱼木打趣笑道:
“公子平常可不就是嘛,只有他找别人的,没有别人找到他的。”
秦三月很诧异。她听得出来鱼木说的“公子”就是指叶抚。虽然不理解为何这么称呼,但显然鱼木应该是认识叶抚的。她好奇问:
“鱼木姑娘认识我家老师?”
虽然自己已经决定毕业,叶抚也答应了,两人并非老师跟学生的关系。但在跟别人说时,秦三月还是称呼“自家老师”。
鱼木笑着说:
“是啊,我就是跟他一起来这里的。”
秦三月心里颤了颤,问: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她其实想问你们是什么关系。但说出口就还是退而求其次了。
“要说认识的话,挺早的,八年前,快九年前了吧。挺难说的,大概上就是公子曾经帮助过我。后来嘛,又遇到了,我就跟着他一起到处游历了。”
秦三月心里算了算。快九年前认识的,也就是跟自己差不多。她笑道:
“也没听老师说过。”
“公子倒是跟我说起过你们几个学生,但也没说多少,名字都没说过呢。”
秦三月对鱼木跟叶抚之间的经历很好奇,但又没法直接问起。她只能叹息,都怪叶抚之前走的太快了,自己明明一大堆问题都还没问,三味书屋去哪儿了?白薇姐姐和雪衣呢?自己闭关五年里在做些什么呢?她想,下次再见时先问完了再说其他,免得又一下子不见了。
“这么说来,鱼木姑娘也是东土人士?”
鱼木笑着点头:
“是的。照云宗有听说过吗?”
“嗯,听过,是灵泽之地的。”
“我就是照云宗的弟子。大概三四年前吧,我在执行宗门委托时遇到了公子,之后就一直跟着他了。”
秦三月有些惊讶:
“这么久?”
“久吗?”
秦三月在心里算了算,自己跟叶抚相处的时间,加起来似乎都只是接近三年……三四年的确不算就,但对于她而言,够久了。这一下子,她就不好确认鱼木跟叶抚是什么关系了。
果然,直接问才是王道吧。
如果在以前,她绝对问不出口。但是现在,似乎有了底气和理由那样去问。
“鱼木姑娘跟老师是什么关系呢?”
鱼木眼睛微微眯起。心道,果然问起这个了。
一看到鱼木的眼神,秦三月瞬间意识到她就等着自己问呢,心想自己果然还是唐突了。
鱼木正准备好生回答,旁边的煌忽然插嘴:
“是老乡。”
鱼木和秦三月皆是一愣。
鱼木心里一阵恼火,自己明明正打算逗逗秦三月,没想到这煌憨头巴脑的打断了自己思路!她瞪了煌一眼。后者不明就里,自己怎么了吗?
秦三月看着煌说:
“老乡是旧识的意思吧。”
煌乐呵呵地说:
“就是以前住同一个地方。”
秦三月立马又看向鱼木:
“你跟老师住在同一个地方啊。是哪里,是哪里?我从来没听他说过!”
鱼木无法回答,因为她也不知道。她一脸认真,意味深长地说:
“这个说来话长啊。”
“啊……”
“我也没法明说,毕竟,那种地方,跟别人说了也不懂。真正懂的,也不用我多说。”
秦三月迷糊了: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反正,三月姑娘啊,我也不好多说。具体的,还是你自己去问公子吧。”
“这样啊。”
鱼木说话一套一套的,倒真的把秦三月糊弄住了。
兰采薇看不下去了,鱼木之前是跟她说过“老乡”一事的。在某些地方,鱼木给她一种跟自己师姐叶扶摇很相似的感觉。她叹了口气,无奈说:
“三月姑娘莫要在意。她自己也不知道,糊弄你呢。”
“啊?”
鱼木吐了吐舌头:
“别拆穿我嘛。”
兰采薇继续说:
“是公子说跟她是‘老乡’,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她就是逗你呢。”
鱼木连忙说:
“抱歉抱歉,小小的玩笑。”
秦三月莞尔:
“没什么。总的来说也没有在骗我嘛。想来也是老师自己的问题。”
鱼木点头:
“没错!罪魁祸首肯定还是公子!是他在糊弄我们呢!”
在这个方面,鱼木和秦三月达成惊人的一致。
秦三月笑问:
“不过我很好奇,鱼木姑娘原本是想说什呢?就是在煌说话之前,打算说什么呢?”
鱼木笑容微微一滞,但立马回答:
“肯定也是老乡啊。”
秦三月眼神意味深长。
“是吗?”
鱼木丝毫不露怯:
“那可不是。”
秦三月呵呵一笑:
“也是。”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她们默契地从这个话题上跳过去。
这种表现就给兰采薇一种她们认识了很久的感觉。
秦三月放松下来,看向兰采薇,下意识说:
“说起来,你的——”
说到一般,她猛地停住。因为她本来想问“你的提灯呢”。但立马意识到自己现在“不认识”兰采薇。
兰采薇问:
“我的什么?”
“你的剑很特别啊。”
秦三月改口后,在心里怪罪自己实在是太不小心了,一定要控制,控制!
兰采薇笑着说:
“这是木剑。不过能用。”
她想,只是问剑的话,为什么突然停住了呢?
秦三月保持自然地说:
“那想必你应该是很厉害的剑修吧。听说厉害的剑修一草一木皆可作神兵呢。”
兰采薇自谦道:
“我哪里厉害,只是寻常剑修罢了,比我厉害的数不胜数,在场的就有不少呢。”
“呵呵,过谦了。”
兰采薇摇摇头,没多说什么。她看着秦三月的脸,稍微想了想,笑道:
“秦姑娘倒是有些像我以前见过的某个人呢。”
秦三月表面镇定,内心实则已经呼啸了。莫非她还有以前的记忆?
“谁?”
兰采薇轻声说:
“清宫玄女。”
说着,她立马尴尬一笑:
“我也没真的见过清宫玄女,不过是意外知道了相貌而已。跟秦姑娘神似,但还是有明显区别的。”
秦三月摸了摸自己的脸:
“像吗?”
兰采薇也不确定:
“你这么一问,我又觉得不太像了。”
秦三月呼出口气,略微有些失望。她以为兰采薇还保留着对自己的些许印象。
现在看来,应该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唉。
她在心里叹息一声。
想着,要是有一天,曲姐姐回来,见到这样的胡兰,会是怎样的心情呢?

fkrcv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 txt-第四百八十五章 詭異巨石閲讀-b5dt0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修仙游戏满级后
腐烂、恶臭、潮湿、泥泞。
这是这片沼泽地给秦三月的第一感官。她与居心一前一后。
秦三月不确定这沼泽的气息有没有超出她理解范围的危害,所以刚踏足这里就用一些精怪附着在她们二人的身上,将气息隔绝在外。
走到一处草垛,她停下来,望着远方望去。沼泽地覆盖的范围还看不到尽头,更远处升起了薄薄的雾气,使得能见范围更小。不断有咕咚声从周围的沼泽里传来,散发出腐烂的恶臭。恶臭的气体在沼泽表面堆积出密密麻麻的细小气泡,看上去像是透明的鱼子层层叠叠挤在一起。
形状怪异,让她感到头皮发麻。
“我觉得,就我们两个行动,还是太托大了吧。”秦三月说,她抓着居心的手,防止她不小心踩空陷入沼泽里。“你也不会神通,我也不会……不管是面对原生危机,还是他人的袭击,似乎都……挺危险的。”
居心没有打马虎,想了想说:
“可是我们学府一行进来的学生,都没什么大本事的。最高的也就才是一个刚刚突破分神境界的。”她笑着问:“三月你虽然没修仙,但以你的本事,对付刚刚突破分神境界的人,不成问题吧。”
秦三月出关后,虽然还没有同人打斗过,但就凭着自己一路来收集的精怪,也能同分神境的人打斗了。这一点她还是比较清楚的。
“但是,人多好照应嘛。”
居心摇头:
“不然。一个队伍中,低于平均实力的人远多于高于平均实力的人时,其总体实力怎么都不会高的。与其说是人多好照应,不如说人多拖累多。”
她认真道:
“我很清楚我们学府一行人的水平,不止是打斗能力啊。在遇事的应对能力上,也并不是十分出彩。他们很擅长读书,也有擅长应对危机的,但更多的还是差了点。”
秦三月呼出口气:
“行吧,既然你都不担心,那我也没必要去担心了。”
居心笑道:
“只是你不要嫌弃我这个拖油瓶就是了。”
“怎么会。你在我身边,我更有安全感。”
“是嘛。”
她们不着急,也不过分小心。在沼泽地里穿行。
逐渐深入沼泽地的中心地带后,视野范围变得愈来愈狭窄。秦三月通过对气息种类和变化的感知判断前方的地貌分布与构成。中心地带的沼泽地违规常理,反而没那么平坦,多了不少小丘陵、洼地以及灌木丛,还有不少奇形怪状的巨石。
这些巨石很大,最小的都有普通的三层复式木楼那么大,大的几乎跟小宫殿差不多了。它们零零散散地分布在沼泽地中心地带的各处,时不时就能看到一个。
也不知道这么大的巨石是如何在沼泽地里一动不动,而没有下沉的。
秦三月试图去探究巨石底部,但下面气息太过驳杂了。能够理清楚,但需要时间。这地方给秦三月感觉很诡异,不想在这里多费时间去探究,更多的精力放在找离开的路上了。
居心分得清形势,没有跟秦三月玩闹。她也使上读书的认真,观察四周。
就这样,她们在散发着恶臭气味的沼泽地里不断前进。
渐渐地,薄雾已然变作浓雾,眼前超过一丈就几乎看不到了。
能够落脚的地方也越来越少,周围的沼泽坑里不断发出咕咚声,涌出恶臭气味来。
她们感觉周围越来越闷热,像是身处一个巨大的蒸笼里。居心最先受不住,脸上潮红一片,额头泛出细细密密的汗珠。
秦三月便召唤出水凝精怪来,抵御热气。
行至某一处,她忽然皱起眉停了下来。
居心紧张道:
“发现什么了吗?”
秦三月没有立马回答,而是向前走了两步。视野里出现一块巨大的石头,形状像是蜷缩起来的老人。
“你看看这块石头。”
居心看过去,第一眼还不觉得什么,接着她也皱起眉:
“好像……见过。”
秦三月点头:
“你都这么说了,那确实我们见过。”
“我想起来了,这是我们看到的第一块巨石!”
秦三月再次点头。
“为什么出现在了这里?”居心一下子想起志怪小说里的故事,“会不会是……鬼打墙?”
鬼打墙。秦三月知道意思是什么。常年与精怪做伴的她清楚,所谓的鬼打墙不过是简单精怪保护自己的方式,在高级精怪那里,是捕猎的办法,便是扰乱感官而已。
但她没在这周围感受到一个精怪!
一个都没有。
秦三月不觉得这是自己水平不够的原因。她记得老师也同她说过,没有任何一只精怪能够脱离她的感知范围,不管有多强。
她不太觉得是所谓的鬼打墙。当然,她也没有完全否定,毕竟这也是有可能的。
“或许不是。”
居心看着她问:
“那为什么……是我们绕圈了吗?”
这一路来。秦三月把自己走过的路线轨迹全部记录在脑海之中了。为了印证,她特地将这条轨迹再次感知一遍。然后发现,并没有。她们的路线有过转向,但总体上是一直向前的。
她摇了摇头:
“并不是。”
“有不有可能,真的有两块一模一样的石头?”
秦三月有些疑惑:
“真的会有完全一样的东西吗?”
居心想了想:
“自然而生的应该没有。但如果是人为创造的话,本事够大,或许有。”她说,“这里不就是后天生成的小世界吗?还有不少人曾经进来过,或许,这些石头是前人留下的。”
一听居心这么说,本来打算直接感知石头气息推演溯源的秦三月立马压下了想法。如果真的是这种可能,那随便推演溯源很可能重蹈覆辙,像青梅学府那次,就差点酿成危害。
她想了想说:
“这样,我们先向前走走,看看有没有其他变化。”
“好。”
这次,秦三月更加小心,召唤出很多精怪来,将她们防护在里面。一层又一层的精怪盾像是发光的气旋一样,而她们就在气旋中央,想要接近她们,必须得穿透气旋。
居心好奇地看着高速移动的精怪们:
“这就是你的能力啊。”
她记得上次在君安府,逃离白玉山时,三月就是召唤出很多奇形怪状的精怪来,组成一条精怪长龙逃离的。
现在看来,三月的本事更大了。
“嗯,说来还是借助外力。”
“哈哈,天下何人不是借助外力。修仙用的是天地灵气,读书的文房四宝也都是自然之物。”
“也是。”
“人大概就是这样的存在吧。擅长改造天地自然为自己所用,所以才比其他种族更加强大。”
秦三月不由得去想,如果有其他种族,也能做到这样,那人还会是人吗?
这个问题有些绕。她也只是灵光一闪便过。
她们继续前进。
大概走出三里。又一块巨石出现了。
她们立马在这块巨石上得到了惊悚的感受。
这第块巨石正是踏入沼泽地中心带后所见的第二块巨石。一模一样,丝毫不差,姿势都没变。
她们停止了步伐。
“难道,我们真的绕圈子了?”
秦三月很疑惑。她想,时不时自己把路线轨迹记录错了。在脑海中反反复复的回忆、对比、演算,但并没有找到错在哪里。
居心皱着眉头问:
“我们刚走过的这段路,是重复的吗?”
“并不是。”
“不是的话,就说明我们的确是在向前,只不过出现了跟之前一样的巨石。”
秦三月点头,看向前方。
她顿了顿说:
“会不会下一块巨石,跟之前见到的第三块一模一样。”
“可能性极大。但还是得看了才知道。”居心说,“哦对了,三月,你还记得之前的第一块巨石跟第二块之间的距离吗?”
秦三月经由提醒,立马在脑海里演算起来。
“是一样的!丝毫不差!”
“不仅长得一样,连距离也一样。”
“会不会……是个阵法?”
秦三月提到阵法。
“阵法啊……这个我就是一窍不通了。”
居心有些无奈。
除了读书外,秦三月主修的是御灵,次修的便是阵法。阵法上的水平虽然比不上御灵,但是在五年闭关时间里,还是精进了不少的,只是还没来得及实际操作过。
有了这个想法,秦三月立马将之前见过的所有巨石的排布图在脑海中绘制出来。然后,按照两石连线的方式,进行了多种区分,试图找到一个比较符合阵法构造的情况来。
巨石并不在一条直线上,而是分布得很没规律,但偏偏落在这条唯一能够踏足的路上。也没有阻碍前进道路,就只是干巴巴摆在路上。一时之间,秦三月找不到它们的存在意义。
也没有找到阵眼、阵旗。
或许,这根本不是一个阵法。
她摇了摇头:
“没有头绪。”
居心说:
“现在关键在于,我们是该退后,还是继续前进。”
“往前肯定是冒险的。但是退后的话……如果我们真的被卷入了危险之中,那么退后多半也不会很安全。”
“我跟你想法一样。”
秦三月呼出口气:
“平时里我做事都是以最稳妥的方式,退后是要比前进稳妥一些。但这次,我想冒险试试。”
“危险会有的。但解决危险的办法也是有的。”
秦三月看着居心,问: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真的要继续往前吗?”
居心很熟悉秦三月。她知道三月这时候问这个问题表明了不确定会遭遇什么,有些疑虑。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一起面对,肯定没问题的。”居心神秘一笑,“虽然我没修过仙,但碰到危险,我也不真的毫无还手能力。”
秦三月点头,没有怀疑。居心好歹是大家族出身,又是青梅学府的天才学生,怎么可能只会读书。
“那就走吧!大不了一起死嘛。”
“瞎说!怎么会死!不吉利不吉利!”
秦三月傻傻一笑:
“我的错我的错。”
她们迎头而上,继续向前。
没有超出预料。前方的巨石分布完全复现了第一次见到这些巨石的分布。
形状、姿势、间隔,完全一样,丝毫不差。
一共十四块巨石,分布轨迹全长三十三里。
只是目前不确定,到底是十四块,还是二十八块。
如果是十四块,那就说明之前见过的巨石可能移动过,又出现在她们前进的路上。如果是二十八块,则说明之前的巨石没有移动,现在所见的只是一模一样的新的。
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是最让她们纠结的。
因为这让整件事变得更加诡异了。
这些石头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到底要做什么?
危险越是不来,她们心里反而也是不安稳。因为始终没有见到离开沼泽的路。
沼泽的中心地带到底有多大,她们不知道这个。
一番合计下来,从踏进中心地带,到现在,走过了六十六里路。却连个出去的影子都见不到。
她们只得继续前进。
然而,刚走了没多远,再一次见到跟最初第一块巨石一模一样的巨石。
之后,第二块、第三块……第十四块……
全部再见了一遍。
依旧是形状一样,姿势一样,分布间隔一样。也依旧没有出现任何异常情况。
在之后的不断前进中,遭遇了同样的事。
那十四块巨石像是摆脱不掉的梦魇一样,挨个挨个出现在视野中。
那扭曲怪异的形状不断冲击着她们的意识。
蜷缩的老人、惊恐的瘦猫、哀嚎的残马、咆哮的狼人、扭曲的矮柳……
怪异的石头,似乎每一个都有着自己的故事。
在持续不断的精神冲击下,居心和秦三月光是看到它们,就立马能在脑中编造出一段吓人的故事来。只是,这些故事吓的只是自己。
那蜷缩的老人,会不会是遭受不孝子女毒打后,蜷缩在地面的样子?
那惊恐的瘦猫,会不会是某个坏小孩要用刀子割开它喉咙时,它的样子?
那哀嚎的残马,会不会是被无情的战争践踏后的样子?
……
每见到一块石头,她们脑海里就浮现出充斥着暴力、血腥、扭曲人性的故事来。
故事反复在脑中发酵酝酿,每见过一块石头,对应的故事就添入一份新的成分。而这样的成分,在沼泽恶臭味道、湿热气息、昏暗光线、浓重雾气的影响下,全都像是黑暗中,阴影下的污浊。
總裁 媳婦 愛 上 我
到了更后面,她们几乎感觉那些巨石要活过来了,指责她们为什么只是看着!
在两块巨石之间的路上,秦三月挣扎着从庞大的精神阴云中冲出来,大声说:
“该停下了!”
居心恍惚迷离的双眼陡然涌入色彩。她想起之前的事,立马浑身直冒冷汗,一阵后怕。
她咽了咽口水说:
“我们是不是着道了?”
秦三月嘴唇有些发白:
“虽然还不知道巨石具体是什么,但我已经清楚了,它们会一点一点侵蚀我们的意识,最终将我们逼疯!”
居心大喘一口气。她觉得如果三月刚才没有叫住自己,那自己多半会走向疯狂的结果。
秦三月继续说:
“我都感觉那些石头要活过来对我进行指责审判了。”
“我也是这种感觉。”
“我觉得如果再走下去,多半我们会陷入那些扭曲阴暗的故事里,成为恶毒的子女、残忍的小孩、无情的战争贩子……然后,被那些巨石宣判罪行,惩罚!”
居心额头的头发几乎要贴在肉上了。她出了很多汗,全是冷汗。
巨石宣泄出来的阴暗故事让她始终陷在惊悚之中,遭受着各种负面情绪、事情的冲击。
她问:
“关键是……如何破局?”
秦三月咬牙道:
“沼泽地的阴暗、恶臭、湿热与视野逼仄本身就让我们陷入道环境的不利之中了。如果再被怪异的巨石侵蚀,十有八九我们会交代在这里。我们不能走下去了,必须找另外的路!”
“原路返回吗?”
“不,原路返回还会继续看那些巨石。”
“或许我们可以不看。”
“不,巨石影响的精神意识,跟看不看没关系。”
“你打算怎么做?”
“我要静下心推演巨石的根源。”
“我能帮到你什么吗?”
秦三月有些纠结:
“你可能会受苦。”
居心摇头:
“没事。”
“石头本身的气息比较虚幻,没法直接下手,需要有象征性的东西。那些巨石给我们灌输的诡异故事就是象征,可以从故事入手直接推演。但我要全心推演,不能被影响,没法去体验那些故事。所以……”
秦三月不想说。她觉得这样做是以让居心遭罪为代价。说到这里,她就后悔自己把这个方法说出来了。
居心刚一听完,就点头:
“好!”
她完全相信秦三月,没有任何质疑与担忧。
这让秦三月压力很大。
“算了吧。”
“那还有别的方法吗?”
秦三月顿了顿。她想起自己小天地里的那支军队以及那个叫“白起”的家伙。
“有……”
“代价呢?”
听着秦三月的语气,居心没有问具体是什么方法,直接问代价。
代价……代价可能就是被外面那些大圣人们知道自己的秘密。
她陷入巨大的纠结之中。她完全不想让居心受到伤害。但又无法评估那“白起”现身会带来多大的后果。
居心同她朝夕相处那么久,一下子就感受到秦三月的纠结。
她走上前,同秦三月额头相贴:
“我居心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区区几个阴暗的故事而已,放心吧。”
“真的会受伤的。”
居心露齿笑着:
“都来武道碑了,不受点伤我都不好给自己交代。”
“可……”
“好你个秦三月,是不是太瞧不起我了!”
“没有。”
“那就快点来。拖得越久,对我们越没好处对吧。”
秦三月语气忽然变得很弱:
“姐姐……”
居心露出安心的笑容:
“没事的。我们一起努力。”
秦三月沉沉地呼吸几下,咬牙道:
“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受伤的,一定!一定!”
居心没有多想,笑着点头。
随后,她们在数百上千只精怪组成的屏障之中,开始了推演。
居心的意识被卷入一段又一段阴暗的故事之中。
她像是在上演着人间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