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 起點-第一百七十三章 放下閲讀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冷面王爷太傲娇
墨瑾轩私人庭院里,墨子胤陪着德蓉坐在院子里赏花,突然,大门被推开,走进来一妇人和一个小女孩。
墨瑾轩跟在后面,他关上了门之后,开始引荐,“德妃娘娘,这是肖将军的夫人和爱女,我特意接她们来陪你解解闷,”他脸上带着笑意,但眼神却充满了阴谋。
德蓉起身迎了上去,一把拉起了肖夫人的手说:“也好,这院子虽然别致,但着实清冷了些,多些人热闹。”
肖夫人也附和的点了点头。
“曼儿,快去做些点心过来,”墨瑾轩吩咐着曼儿。
“是,公子,”曼儿看着墨瑾轩,满脸的欢喜。
末怡见状,也跟着曼儿去了厨房。
墨瑾轩看着原本清冷的庭院,现在多了些欢声笑语,他心里五味杂陈,这是他曾经无数次幻想过的画面,殉花出于自傲而恶此生,残叶出于不甘而心存负,这是他生于皇家的无奈,他只是而此时他还能感受到这不属于他的温暖,那是因为生活在他身上刻下了太多的伤痕,原本的他,不惹眼,不闹腾,也不勉强自己,甘愿做一个落后于别人的人,目的就是为了求一份安稳,但慢慢的他就懂了,弱小不值得被怜悯,只有强者和权力才是值得被尊重。
墨子胤看墨瑾轩脸上愁绪万千的样子,他走过去拍了一下墨瑾轩的肩膀,“四哥,你在想什么呢?”
墨瑾轩回过神来,“四哥在想如何将所有事情扭转局面,”他看着墨子胤,“十三弟,你一定记好了,没有四哥的允许,一定不能出这个院子,不然,四哥谋划的一切就白费了。”
墨子胤坚定的点了点头,他不知道墨瑾轩其实是暗有所指。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笔趣-第一百七十三章 放下
“那四哥出去办事了,”墨瑾轩看德蓉和肖夫人交谈甚欢,就没有去打扰,交代完墨子胤就出门了,“把门看好,”他关上门之后,两个侍卫从门的两侧巷子里走了出来。
优美言情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討論-第一百七十三章 放下展示
梁尚国带着一批将士在秃鹫山一带巡视着叛军的蛛丝马迹,“来人啊。”
“梁大人,”一个侍卫闻声赶来。
“四王爷呢?他把老夫派到这里来,自己又不见人影,”梁尚国满脸的怒火。
“回梁大人,四王爷带着一批人去别的地方巡视了,说晚点再与梁大人汇合。”
梁尚国知道墨瑾轩定去谋划什么阴谋去了,无奈的是,他知道又不能言,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见机行事了。
墨瑾轩来到城外一个隐秘的集训地,他身穿黑衣,脸带面具,神秘而又诡异,他走进营地,黑风立刻迎了上来。
“主子,黑风办事不利,一个集训营地已经被人派人端了。”
墨瑾轩一脚将黑风踹到了地上,“你是该死,那个营地早就暴露了,你不带兵转移,而是等着人来剿灭我们,你能留条命都不错了。”
黑风起身跪在了地上,“是黑风失职,但没有主子你的命令,黑风不敢轻易做决定,所以········。”
墨瑾轩眼神阴冷,语气冰冷,“你跟我这么久了,什么叫见机行事,你还没学会吗?”
“黑风以后一定警醒些,”黑风微微抬眼,想试图看清墨瑾轩的真面目,结果只看的见一双阴鸷的眼睛。
“佐佐木呢?”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 起點-第一百七十三章 放下展示
“回主子,我让他去了另外一个营地探查情况了。”
“把他叫回来,之前的事,我还未找他算账,现在是他将功补过的时候了,命他带一批将士去秃鹫山安营扎寨。”
“为何要如此?我们早就不在秃鹫山了,而且那里现在也不安全了,恐怕会有朝廷的人,”黑风疑惑的问道。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冷麪王爺太傲嬌 線上看-第一百七十三章 放下
“蠢货,不让朝廷抓到我们,他们永远不会罢休,那么我们其它的营地也不安全,所以要给他们造成已经歼灭了我们的假象,还有,让他按照我的装扮去。”
黑风恍然大悟,“黑风这就去。”
墨瑾轩看着黑风离开的背影,露出了一个阴狠的眼神吗,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他想要佐佐木做替死鬼。
墨玉潇带着几万大军总算是到了天启国的境地,他停下马来,“肖将军,命令下去,就地休息吧,马上到家了,”他满脸的轻松,却不知道,现在的局面已经不是他心中所想了。
苏樱雪坐在马上,靠在墨宸宇怀里熟睡着。
墨宸宇宠溺着低头看着苏樱雪,一脸的痴笑,他不忍心叫醒苏樱雪,反倒把苏樱雪抱着更紧了。
墨玉潇跳下马,活动在筋骨,“十弟,你现在可真是宠妻狂魔啊!”
“大皇兄对大皇嫂不也是如此吗?臣弟不恋尘世浮华,不写红尘纷扰,不叹世道苍凉,只求她陪伴在侧,”墨宸宇一副痴汉的样子。
苏樱雪其实早就醒了,她只是贪恋墨宸宇的怀抱而已,故意闭眼不语,她听着墨宸宇对她的表白,内心感慨万千,原本对女人不屑一顾的冷面王爷终究是至死不渝,一阵微风吹来,她感觉到丝丝暖意,她知道夏天来了,她甚至有些害怕回到那个消费她的现代了,现在的她只想与墨宸宇厮守终生。
李文翰看之前不善言辞的墨宸宇,现在说起情话来也一套一套的,他明白,那是真爱惨了苏樱雪,才会如此毫无顾忌的表达自己心中所想,他傻笑了一下,觉得自己是该真正的放下了,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大哥,我是该回去看看山寨中的兄弟了,而且还有宅子未修完,大哥你懂的,”他放荡不羁的向墨宸宇眨了一下眼睛,“我先走了,”他说完,不舍的看了一眼墨宸宇怀里的苏樱雪,然后驾马而去。
墨玉潇看李文翰走后,眼神里露出欣赏的神色,“这位李公子的性格,大皇兄倒是颇为欣赏。”
“嗯,臣弟能结交文翰确实是三生有幸,”墨宸宇点着头。
墨玉潇看着天色渐晚,大军进城肯定都到深夜了,“岳清,你先快马加鞭回去将十王爷还活着的消息告知我父皇。”
“属下遵命,”岳清驾马而去。
“父皇要知道你还活着,定高兴坏了,父皇因思念十弟过度,身体都每况愈下了。”
墨宸宇听完墨玉潇的话,脸上的表情,无奈和自责交替变换着。
瑾舟带着几个黑衣杀手早埋伏在半路了,他见岳清驾马而来,他捡起一颗石子弹了出去。
马失前蹄,岳清从马上摔了下来,还未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几个黑衣蒙面人就一起向他刺了过来,寡不敌众,最终他被打昏在地,什么都不知道了。

6srd7超棒的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 愛下-第一百四十七章 以爲出現了幻覺鑒賞-ic5qw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
深夜,月光朦胧,一个建筑怪异的院子里,一个穿着怪异的巫师闭着眼睛坐在月光下,她手中握着一颗极大的黑色珠子,脸上的表情庄重而又神秘。
“巫师,我派人多次请你大驾,可惜都没能请动巫师你,所以今日我便亲自来了,”北沫雪身穿一身黑衣,脸上满是崇拜之情,语气也恭敬有礼,不敢有丝毫不敬。
巫师闻声,睁开了一双墨色的眸子,她冷撇了一眼北沫雪,然后又闭上了眼睛,“公主不惜远道而来,既然来了,那就说说你的请求吧?”
麻辣娇妻:调教花心总裁 锦上花
北沫雪立刻跪在了地上,双手合十,“我有一个特别深爱之人,但是不管我如何努力,他就是不爱我,我听说有一种巫术叫蛊魅,我想请巫师你传授我蛊魅之法。”
巫师没有立刻回应北沫雪,她就那样静静坐着,直到过了两个时辰,她才缓缓睁开了眼睛,见北沫雪还跪在地上,她点了一下头说:“见你如此诚心,那我便教你蛊魅,蛊魅虽能蛊惑人心,但也只能魅惑一个心如止水的人,如若被施蛊之人心中爱极了一个人,你是无法真正蛊惑他的心,他内心所爱之人可以唤醒他,所以我劝公主还是不要太过执着。”
北沫雪听完了巫师的话,有些垂头丧气,“为何会这样?我听说的蛊魅可以魅惑人心一生一世?”
“此言差矣,任何巫术都不是一劳永逸的,如若真如此神奇,这世间岂不是没有真正的感情所在了?”巫师意味深长的说,她已经一百岁了,虽未尝过情爱之味,但她却把情爱之事参悟的透彻。
北沫雪考虑了许久,她还是决定一试,她不信墨宸宇心中爱极了苏樱雪,为了让墨宸宇爱上她,哪怕万劫不复她也甘愿一试,再说,此生她不可能再让苏樱雪出现在墨宸宇的面前,“巫师,请你传授我蛊魅。”
“你真的考虑清楚了?我见过很多人学了这蛊魅之术,都是无功而返,而且悔不当初。”
洪荒之時空魔君 守護寶寶
北沫雪犹豫了一下,然后还是决定一试,“我考虑清楚了。”
穿越之腹黑帝王俏皮妃 紫璃琉月
巫师见北沫雪如此坚定,便决定传授,“那我便传授你蛊魅,但其中要付出的代价,公主你不一定承受的住。”
“不管任何代价,我都要试一试,”北沫雪口气坚定。
“既然公主如此坚定,我想也必定不会再后悔,但你要用你的心头血来换,这疼痛非常人能受,而且一旦施蛊,你会瞬间老十岁。”
世界覺醒 予凡
北沫雪没有犹豫,她拨出小刀就准备往自己的胸口上刺,但被巫师给阻止了。
“公主慢着,这心头之血必须得我亲自取,公主你只需要闭上眼睛即可。”
自由战士旧稿 残夜孤梦
北沫雪用异样的眼神看了一眼巫师,然后将胸口露出了一点缝隙,她紧张的闭上了眼睛。
巫师起身走近北沫雪,她伸出手拔下自己的发簪,然后刺穿了北沫雪胸口的皮肤,她转到北沫雪的身后,用内力将北沫雪的心头血逼了出来,鲜血在空中汇成一条血红的丝线,凝结成鲜红的血珠,没有人知道她真正的年龄,因为只有服用少男少女的心头血,才能延缓她的衰老。
北沫雪疼的眉头紧锁,额头的冷汗顺着脸颊滑落下来,片刻之后,她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她看着取完她心头血的巫师,貌似更年轻了一点,容光焕发的,但她现在没有心思想其它的,“现在可以传授我蛊魅了吗?”
“公主不要心急,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心无杂念,只有心无杂念才能记得住心经,不然你是无法习得这蛊魅。”
要做到立刻心无杂念,北沫雪还做不到,她只能慢慢地调整自己的心态,她尝试了几次,但还是不行,墨宸宇已经占据了她整个思想,再加上取完心头血之后的疼痛,更是让她心烦意乱。
巫师见北沫雪心神不宁的样子,她站起身来说:“我看公主一时还做不到心无杂念,不如明晚再试,公主你可以就在这院中静静心性。”
北沫雪艰难的点了点头,她脸色苍白的可怕,她起身坐在了石凳上,人瞬间失去了意识。
翌日,经过两天的紧赶慢赶,苏樱雪终于来到了目的地,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在李文翰的搀扶下跳下了马车。
星空第一重炮
魂弒九天 牛小奶
墨宸宇通过城楼的窗户眺望着街角,他脑子里思绪万千,杂乱无章的想着很多事情,但唯一让他感到清晰的是他对苏樱雪的思念,那种想见又不能见的无奈使他快喘不过气来了,突然,街角一个他朝思暮想的身影就那样出现在了他的眼中,他一度怀疑他出现了幻觉,他闭上了眼睛,努力让自己理智。
苏樱雪站在原地四处眺望,她仿佛看到了一个她熟悉的身影,她红着眼眶看了片刻之后,然后不舍的收回目光,她知道,即使不是隔山隔水,但她此生都与他不复相见了,一阵凉风吹来,她眯了一下眼睛,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下来。
李文翰看着流泪的苏樱雪,心里咯噔了一下,“樱雪,你怎么又哭了?”
愿你所到之处繁花盛开 花闪闪
重生之二戰美國大兵 郎心夠肥
苏樱雪擦了一下眼泪,努力挤出了一个微笑说:“没有,风吹的。”
李文翰明白,苏樱雪只是假装坚强,他只是不愿意点破,苏樱雪说什么他便信什么,“外面风大,我们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
“嗯,”苏樱雪点了点头。
良久,墨宸宇睁开眼睛再次望向街角的时候,已经不见了苏樱雪的身影,他绝望的冷笑了一声,“果然是我的幻觉,她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我想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我了吧?”他自言自语着。
玄名录
李文翰开了两间房,“樱雪,舟车劳顿了两天,你先回房休息一下。”
苏樱雪也着实是累了,身心疲惫不堪,她点了点头,感觉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秦风送苏樱雪进了房间,“妹妹,你先睡会儿,有大哥在外面守着门,你安心睡吧。”
“嗯,谢谢大哥,”苏樱雪关上门的那一刻,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她想着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不幸福呢?有这么一个大哥,有那么一个挚友,心里还有一个最爱的人,怀揣着这些美好的回忆,她这一辈子就足够了。
“秦兄,你在这里好好守着樱雪,我出去找找他的消息,看他能否从那个北奕公主那里弄到了另一半解药。”李文翰回想着自己刚下马车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墨宸宇的身影,只是当时他假装什么都没看见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