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笔趣-第二百七十五章 索拉卡小姐的大危機熱推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奋斗在瓦罗兰
“唔,嗯,就是这样,李珂大人,您可以再用力一些。”
索拉卡温柔的声音响了起来,是那么的让人浮想联翩,尤其是她现在这种说话的语气,更是让人忍不住的想到一些不怎么适合青少年儿童观看的场面。
“好的,索拉卡女士,但是真的没问题吗?太用力的话……”
但是,真的很健康。
“没关系的,快一点的话,疼痛还会少很多,啊……啊!”
说白了,李珂只是拉住了她的两只手而已,他们穿着衣服,面对面坐着,并且周围还有阿狸和莉莉娅的监视,根本就不存在任何旖旎的画面。
只是因为李珂一边在抽取索卡拉的生命之源,一边用自己的生命力填补着索拉卡的生命之源的原因,所以索拉卡一边忍受着灵魂被撕裂的痛苦,一边还要忍耐着那种灵魂和身体不断的被填满,被支配的奇特感觉。
总的来说,她的声音变得异常的诱人了起来。
紫色的皮肤上出现了无数的汗液,让她那件本来就轻薄的衣服显得更加的诱人,而那些为了安抚她的精神,所以从天而降,将她笼罩的星光更是让这番场景变得异常的唯美和华丽了起来。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人氣都市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 線上看-第二百七十五章 索拉卡小姐的大危機展示
但是很健康,不存在任何违规的情况出现。
之所以索拉卡会说出之前的那番话,完全是因为李珂害怕她过于疼痛,所以放缓了自己抽取她生命力的速度而已。索拉卡为了安慰,并且尽快的让这尴尬的场景过去,很是体贴和温柔的告诉李珂不用在意她的想法。
毕竟在触摸到李珂那散发着银色光辉的灵魂的时候,她就明白了李珂这个人的本质。
这个人好色,还有些懒,但却意外的是个好人,只要他在意的那些人没有受到伤害,那么他就不存在变成恶人的可能。
所以她已经不再担心什么了,而且她觉得与其担心李珂会变成坏人,倒不如去想怎么阻止李珂身边的人受到伤害。
“索拉卡女士,这已经足够了。”
可是随着抽取力量的不断进行,李珂对索拉卡的敬意也不断的增加,因为索拉卡十分的配合的原因,她的记忆不需要自己慢慢的用自己的力量解开密码,所以他是能够随意的查看索拉卡的记忆的。
而在索拉卡的记忆当中,她从出生开始就从来都没有私心,就算是在天界也是在帮助别人,又或者是在帮助别人的路上。但她却也不是那种无脑的圣母,李珂也看到过她惩戒和消灭一些生命体的场面,只是相对于她保护和治愈的那些人来说,这些被消灭的连百万分之一都不到。
伤害远要比治愈简单上无数倍,所以可想而知,索拉卡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了。
所以再又抽取了一些力量之后,李珂就停下了自己抽取对方力量的举动,转而将自己体内的生命力不断的注入索拉卡的身体当中。而索拉卡被单纯的舒适感弄得脑子猛地一懵,一时间没能够反应过来。
毕竟一直都是她在治疗别人,被别人治疗虽然不是没有,但她这辈子都没遇上过几次。而且李珂的治愈比她的治愈能力都不差什么了,唯一的区别就是被她治愈的人能够重振精神和意志,而被李珂治愈的人……
很大概率会腿软。
拉着自己裙子下摆的索拉卡努力的想要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窘迫,毕竟她虽然是个星灵,这具身体也非常的不凡,但是终归只是不凡的程度而已。
凡人该有的反应一样会有。
“够了吗?那就好……嗯,我想在这里坐一会可以吗?李珂你的话,新获得的能力也要好好的使用一下不是吗?”
努力的不让水迹露出来的索拉卡露出了一个治愈的笑容,李珂也没有怀疑什么,他所看到的记忆当中索拉卡一直都是这样的,单纯的奉献,并且只要看到别人开心,她就会很开心。所以让自己不管她的身体,去尝试自己新获得的能力这种事,她是真的干得出来的。
“身体还是有些不舒服吗?也对,毕竟凡人和星灵终归是不同的,你的生命力应该更难补充一些。”
于是觉得是自己没有把索拉卡的生命力补满的李珂,以一种不容拒绝的自态度重新握住了索拉卡缩回去的双手,准备一口气将大量的生命力灌输进索拉卡的体内,让她的身体一下子就痊愈。
“等等!李珂大人!您想要做什么!”
庞大的生命力被调动自然无法瞒住索拉卡,已经想到李珂要做什么的她差一点就直接彻底露馅。
被这么大的一股生命力冲击的话,我的实力自然会罕见的提高,但是我的人生也一样的会完蛋啊!
索拉卡惊恐的看着李珂的双手,一想到马上就要有一大股越多,越能够让人的身体感觉到愉悦的生命力进入自己的身体,她就忍不住的双腿颤抖。
李珂的生命力治疗法有个很神奇的缺点,那就是实力越强的人就越能够感觉到愉悦,索拉卡现在等于是用星灵的身份来体验星灵的愉悦。如果她的身体是星灵之躯的话也不会这么失态,星灵也没有这方面的功能。
但是,谁让她现在是凡间的躯体呢?
“阿狸!莉莉娅!你们快来阻止李珂啊!我已经彻底好了!不需要李珂的这种治疗了啊!”
眼看着李珂是没办法说通了,这个好心的家伙还以为自己是生命力亏损导致的,所以自己是阻止不了这个家伙的,只能够靠他身边的女孩子了!
只是让索拉卡绝望的是,阿狸的脸上露出了相当阴险的笑容,作为同样被李珂用大量生命力糊了一脸的阿狸小姐可是亲身体会过那种羞耻的感觉的。所以当看到有人,尤其是偷腥猫要有一个比自己更加凄惨的场景之后,她的内心当中就写满了开心两个字。
所谓碧池狐狸,名不虚传。
只是,还是有好孩子存在的。
“给我睡!”
就在索拉卡绝望的等待着李珂的生命力进入自己的身体,让自己在无数同胞的眼前露出窘迫的一幕的时候,并没有被她报以期望的莉莉娅就突然挥动了一下她手中的大棒子,然后肉眼可见的,不管是阿狸还是李珂,他们两个人都停止了动作。
而且不管是李珂还是阿狸,他们两个人都传来了细小的鼾声,眼睛也闭上了,很显然进入到了梦想当中。一股柔和的力量也轻轻地拖着他们的身体,不让他们的身体倒在土地之上,并且还神奇的保持了原状。
而因为李珂睡着的原因,索拉卡所遭遇的危机自然也就解除了。
只是让她不明白的是,莉莉娅的魔法虽然十分的神奇,并且还是由她这个梦精灵亲手释放的魔法,但是强度上是根本就不可能对李珂有任何效果的才对。
莉莉娅似乎是看出了她的疑惑,走到她身边对她举起了一身手指挡在嘴边,脸颊通红的解释了起来。
“因为李珂先生没有防备过我们,所以我们的魔法是对他有效果的,我经常用这个魔法去李珂先生的梦里面玩,所以你千万不要告诉李珂先生啊,这样的话李珂先生就会在心里有所防备,这样一来我就没办法去李珂先生的梦里面去玩了。”
索拉卡了然的点了点头,以李珂现在这种状态还真的会出现这种事,但是能够做到这一点,也必然说明了这个梦境精灵对李珂是百分之百的信任,并且只有善意,没有任何的恶意。只要有一丁点的恶意,哪怕只是给李珂脸上涂鸦些奇怪的东西,李珂都会马上醒来。
所以莉莉娅毫无疑问的是一个好孩子,并且心灵异常的纯洁,不然她根本就无法催眠李珂,更别说进入他的灵魂了。
她如此的下了判断。
“当然,毕竟你是为了救我,不过没关系吗?李珂醒来之后不会发现吗?”
只是她还有些奇怪,如果不想要让李珂发现她悄悄入李珂的梦的话,那么不救自己就可以了啊。而且相比于让这个孩子没办法进入李珂的梦,被李珂怀疑,索拉卡宁愿出更多的丑。
莉莉娅连忙摇了摇头,她很喜欢这个给人治愈感觉的女孩,并且很想把头枕在索拉卡的膝盖上睡,所以看到索拉卡露出疑惑的神色的时候,她就继续解释了起来。
“没关系的,只要给李珂先生一个好梦,李珂先生是不会记得这些事的,嗯……这是他的潜意识告诉我的,而且潜意识先生还说,只要我做的不是过分,他都会帮我遮盖的。”
潜意识告诉你的?
熱門連載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 白眼鏡貓-第二百七十五章 索拉卡小姐的大危機
索拉卡愣是没听懂莉莉娅的意思,以李珂的实力境界,所谓的潜意识就是他的根本意识才对,莉莉娅到底做了什么,才会让李珂的潜意识觉得莉莉娅不断入梦是对李珂好的?
思索着这件事的时候索拉卡抽了抽手,结果却发现没办法把自己的手从李珂的手中抽出来,李珂的手就算是睡着了也还死死的握住她的手。很显然,如果不想吓到莉莉娅,玩她以前救人时经常用的断肢重生打法,只能够等李珂醒来的一瞬间才能够把手从他的手中挣脱出来的了。
但是她看着李珂沉睡的面容,马上就被自己脑海里的一个想法吸引了。
“你说你能够进入李珂的梦?那还是怎么样的梦?能够带我进去吗?”
虽说已经通过灵魂确认了李珂的本质,但是李珂这个人索拉卡还是不怎么了解,所以她想要看到更多,更全面的东西,李珂本人的梦境就是一个很不错的参照点。
因为梦境都是潜意识所化,而且李珂这个层次的人的梦也有着奇异的力量的原因,所以李珂的梦也能够展现他这个人重要的一部分,所以索拉卡现在很想看一看李珂的梦到底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场景。
所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自己也可以好好的看一看李珂到底想要什么,他的最大的欲望是什么。
然后莉莉娅就点着自己的嘴唇,稍微思考了一下。
“李珂先生的梦吖……虽然很好玩,但是其实没什么太大的差别呢,每天差不多都是一个样子。带你进去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进入李珂先生的梦的话,如果不按照李珂先生梦中给你定的角色进行的话,可是会让李珂先生察觉到异常呢!”
说到这里的时候,莉莉娅的脸红了起来,索拉卡稍微察觉到了一些不妙的气息,但是她还是毅然而然的决定为了这个世界好好的看一看。
“但我还是想要看看。”
见索拉卡坚持,一直都很好说话的莉莉娅就点了点头,再次重复了一下必须按照李珂给的角色进行行动之后,她就在索拉卡完全不反抗的情况之下,给索拉卡的头上洒上了梦尘,然后和索拉卡一起进入了李珂的梦境世界。
索拉卡十分的激动,她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黑,就进入了一个仿佛云端上的王国,而且这里的一切和现实世界几乎没有任何的差距,不管是触感还是呼吸的感觉,都和她在现实当中行走的时候一模一样。
精品都市言情 奮鬥在瓦羅蘭 ptt-第二百七十五章 索拉卡小姐的大危機
“梦的力量……还真的是很神奇呢。”
走在软绵绵的白云之上,索拉卡四处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但马上她脸上的表情就变得严肃了起来,因为她在这里闻到了恶魔的味道。她急忙看向四周,想要找到是什么东西胆敢来污染李珂的精神。但是她马上就看到了那个恶魔的存在,并且目瞪口呆了起来。
带她进来的莉莉娅正在一脸和善的拍着一个双手有臂刃,但是却毫无疑问的是由恶意和噩梦组成的怪物。而那个本应该见到这个梦境精灵就直接呼喊着将其撕成碎片的梦魇,现在却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痛哭。
然而这还不算是结束,当莉莉娅第三次摸这个梦魇实体的脑袋的时候,这个梦魇实体哭着离开了李珂的梦境,而莉莉娅也在叹息一声之后,走到了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索拉卡的身边,并再次用天真的声音,说出了一些让人无法言喻的话。
“魔腾先生又被李珂先生欺负了呢,不过他这次说再也不来了,应该不会在被李珂先生欺负了吧?”
啊,那孩子叫魔腾啊。
索卡拉无话可说,但是想了想李珂的身份,她又觉得这没什么。只是当莉莉娅将一张写满了凡人繁衍时的姿势和情节的纸交给自己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的看了一下莉莉娅,那种不好的预感也出现了。
“这……这是?”
莉莉娅没在意索拉卡僵硬的表情,只是依然用纯洁的笑容回应着索拉卡。
“这就是李珂先生日常的梦啊!而且如果不按照这个做的话,索拉卡小姐可是会被李珂先生发现的呢!这样一来,我也没办法再进来玩了。”
说完,莉莉娅手中那大概有六米的卷轴就落到了地上,脸上也露出了失落的表情。索拉卡看了看莉莉娅失落的表情,有看了看自己那只有莉莉娅六十分之一长的纸张,咬了咬牙齿。
“好,好吧。”
毕竟……
毕竟这只是梦而已!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奮鬥在瓦羅蘭 線上看-第二百五十二章 各自的固執鑒賞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奋斗在瓦罗兰
随着这句话,阿狸本来已经变得和善起来的眼神瞬间变得更加的危险了起来,也终于看向了这个被李珂带回来的,奇形怪状的女人。
“我们郎才女貌,心意相通,你是什么妖魔鬼怪!竟然好意思来阻止我们!”
被李珂带过来就已经让阿狸很不爽了,再加上李珂的后宫当中除了自己的闺蜜莉莉娅之外,这个女人也是个有蹄子的,还是个人形,严重的威胁到了莉莉娅的地位,所以阿狸本来是打算无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的。
但是她是万万没想到啊,这个新来的竟然会直接干扰她的好事!
李可忍狸不可忍!
索拉卡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食言,她只是很单纯的不想要再体会那种奇怪的感觉了,尤其是在她想要救人的时候体会这种感觉。
刚刚和李珂一起飞回来的时候,她就是故意飞得很慢来观察李珂和她之间出现的这个契约的,并且多少有了一些眉目,所以虽然很对不起李珂和他的那些妻子,但是索拉卡已经决定了,在自己解决这个问题之前,就尽量让李珂过一段禁欲的日子吧!
只是一向正直诚信的她并没有说谎这个技能,所以在很多人面前都无比的成熟,能够用长辈的姿态来教育这个世界大部分人的索拉卡,她的回话就变得支支吾吾了起来。
“恩,啊,那个,主要是这里应该很需要我们的帮助,我一过来就感觉到这附近有着很多需要帮助的人,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不是吗?”
她有些局促不安的握着自己的法杖,努力的思考着渡过这一关的方法。
“嘁,艾丽芙已经把附近的威胁都解决了,而且尤里尔的树根也已经遍布了整个德玛西亚,他们自己吓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呢?这又不是李珂应该做的事情,他们应该学会自我调整!”
阿狸很是不满的说出了这句话,因为她和莉莉娅的外形的原因,她自打离开了艾欧尼亚,还是第一次住在了山洞当中。莉莉娅还好,但是已经被人类的生活彻底腐蚀掉的阿狸却有些受不了了,德玛西亚人对于她们的排斥也让她非常的不爽。
明明李珂来了之后威胁他们的东西都消失了,结果他们却把李珂当做了最大的威胁,那些贵族和官员阿狸还能够理解,那些完全就是在承受恩惠的平民们又有什么资格去讨厌李珂呢?
所以一听索拉卡要让她放弃和李珂之间的好事,去帮助那些白眼狼,生性高傲,还有点公主脾气的阿狸就很是不爽。
“等等,李珂不会没把这些告诉你吧?那你还真的是很可怜呢。”
说完这句话之后,阿狸就抱紧了自己的胸口,对着索拉卡露出了一副不屑的样子。
好像学校里的那种恶霸少女啊……
这种严重的既视感让李珂伸出手按了按阿狸的头发,将那柔软漂亮的狐耳朵压了下来。刚刚的欲望也已经被他压了下去,短时间之内是没办法再影响到他的精神了。
“好了,索拉卡是客人,就算是真的要做那样的事,也要到之后再说了。”
事到如今,他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揉了揉阿狸的头发就把阿狸重新安抚了下去,让阿狸只能够跟在李珂的身后,小声的嘟囔着自己的不满。
“德玛西亚人有什么动作吗?”
走向了他们之前坐着的地方,李珂一边催生出一些水果,一边询问着阿狸和艾丽芙他们。
“他们紧急的向他们的军队送出了书信,因为他们使用龙禽在天上运送书信的原因,我无法知道那封信上说的是什么,只是父亲大人您寄予的那些恩惠却被那些德玛西亚人收了起来,一点都没有分发出去。”
艾丽芙开口回答了李珂,她的脸上露出了疑惑和悲伤地表情。
“他们似乎打算把您给出去的食物烧掉,明明那么多人正在因为雨天而挨饿,他们却依然选择放弃您的恩惠。”
她是从德玛西亚的土地上诞生的生命,虽然是李珂创造,但是她的本质依然是那块为了保护世界的石壁,以及德玛西亚的土地。
所以她天然的对德玛西亚的人充满了好感,并且异常的善良,所以她通过大地看到那些小孩子忍着饥饿将李珂的馈赠交给士兵,然后看着他们将那些食物焚烧的时候,她的内心就充满了悲伤。
“无妨,只要他们不是把焚烧过后的灰烬送入大海当中,被烧成灰烬的食物和水果依然就会在我布置下的植物结界当中重生,所以他们只不过是在做无用的功夫而已。”
李珂看出了艾丽芙的悲伤,他安抚了艾丽芙一句,他从这样做的时候就明白德玛西亚人不会这么简单的就接受这些粮食的,所以他不仅将构成德玛西亚的那些禁魔石当中的魔法连接到了自己的树木上,还稍微做了一些改动。
这个改动能够确保那些被毁掉的粮食和果树重新长出来,不管他们砍伐多少次,焚毁多少次都是如此。
只是艾丽芙还是十分的担忧,她昨天想要找李珂也有为了解答一个疑惑的想法。
“但他们还下令禁止普通人食用这些食物,并且很多人都照做了,只有那些真的快要被饿死的人才回去吃……只是那些违背了禁令的人,却大多都被抓了起来。”
她顿了一下,然后才开口。
“父亲大人,生命都是这么矛盾的吗?那些人明明都饿的不行了,结果连吃东西都不行,只要吃了就会被当做危险分子处理,害怕他们吃了那些东西之后变成怪物……”
明明已经验证了父亲大人所赐予的食物是无害的,但是却因为害怕魔法而宁愿全家饿肚子,为了所谓的荣誉而让自己的孩子只能够咽着口水看着食物被销毁。
她有些无法理解这一点,这也是她和她的兄长最大的不同。
她对自己,还有所有生命的行为都有着浓浓的好奇和疑问。
“这就是德玛西亚的偏见,因为被伤害过,所以就一直觉得某个东西是坏的,而这样的偏见,比山还要大。”
德玛西亚人的固执程度是李珂没想到的,可是德玛西亚人也低估了他的固执。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奮鬥在瓦羅蘭笔趣-第二百三十八章 被找到的瑞茲相伴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奋斗在瓦罗兰
永生不灭?
号称永生不灭的都死了。
最强的力量。
毫无意义,只要时间足够,他自己的魔法足够让他达到这个目的了。
至于融合在一起更是无稽之谈,这些符文迫切想要和他融合在一起本身就是一种危险的信号,这玩意是有着自己的意识的,而且除了能够让自己获得的东西以外,它们压根就没有提和自己融合之后他们能够获得什么东西。
这个世界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的世界,哪有绝对无私的个人意志呢?
“乖乖当个加热器去吧。”
一把捏碎了这些自发形成,能够让无数人发狂一样追求的符文碎片,李珂看着那正在一件茅草屋当中烧水煮茶的瑞兹,脸上露出的笑容可以说是相当的狰狞了。他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找到瑞兹的消息,现在既然他作为依仗的世界符文都抛弃了他,将他的位置报告给了自己,那么自己现在就去送他归西!
手中的世界符文力量的残余被他很好的利用了起来,和大陆另外一端的瑞兹身上的世界符文产生了共鸣,原本静静的坐在自己故乡的遗址上看着曾经家乡的瑞兹,也在这个时候察觉到了什么,然后看向了李珂的方向。
两个人在这一刻,通过世界符文的力量互相对视着,并且都知道最终的决战在所难免了。
“找到我了吗?”
瑞兹叹了口气。
“我原本以为我还能够在家乡待上一段时间呢,看起来我还是低估了你力量的增长速度……来吧,来找我吧,看看到底谁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合适成为世界符文的守护者吧!”
他是真没想到李珂竟然能够这么快的解决这个世界上所要面对的问题,虚空可是他亲眼见证过的力量,但是在李珂的面前,所谓的虚空似乎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东西,这让他越发的后悔,也越发的平静。所以当看到李珂找到他的时候,他也立马接受了这件事情。
而李珂的回答也很干脆。
“老子只想宰了你!”
瑞兹苦笑了一声,李珂能够使用世界符文的力量来找到他只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身上的这些世界符文已经彻底额抛弃了他,主动的选择了李珂。他研究了这么久,守护了这么久,他的天资和努力也远超这个世界的所有人。更是这个世界上研究世界符文最多的一个人,但是世界符文却如此轻而易举的背叛了他……
他一直都很清楚,世界符文之所以会对他发出呼唤,是因为这些有着自我意志的家伙觉得只有自己才能够完美的使出他们的力量,他也经常隐隐的为这点而自豪,因为这说明了他是最强的法师这一点。但是他却没有被这一点迷惑了眼睛,反而利用这一点来继续收容世界符文。但是也可以反过来说,是世界符文以此在不断的诱惑着瑞兹。
所以在世界符文抛弃他的时候,他的确很失落,这是没办法避免的。
这是最近他有些惆怅,一是回到德玛西亚,取走世界符文的时候,他在德玛西亚当中感觉到了另外一枚世界符文即将‘诞生’,而且还是在一个凡人女孩身上诞生,并且因为这种冥冥之中的感应,他还感觉到这个女孩的身上要‘诞生’的世界符文属性是光,而且异常的强大,会让这个女孩在一瞬间成为超越他这么多年苦修的法师。
他有么一瞬间想要杀死那个女孩,让世界符文晚诞生,但是最终他还是没有下手,因为就算让那个女孩多活两年也无所谓,等世界符文从她身上诞生再去拿也来得及。而且他也没那么多时间在德玛西亚消耗,而是需要尽快地前往自己所选定的战场。
“那么,来吧。”
瑞兹大笑了起来,然后双方同时切断了联系,李珂吩咐了阿狸她们一声就迅速的变身,朝着瑞兹所在的地方飞了过去。而瑞兹则是惋惜的看了一眼自己煮好的茶,将自己背上的卷轴扔到了自己搭建的这个小房间当中,并且把存放着伊芙琳灵魂的容器远远的放到了自己卷轴很远的地方。
他死了的话,这些东西有李珂来处理,他活下来的话,那么他自己就能够处理,而现在,他所要做的就是前往他选定的战场了。
恕瑞玛的失落之城。
花园之城。
一个在符文战争的第一天就被摧毁的城市,也是他立志寻找世界符文,并且将它们永久封印,并且再也不让它们能够在这个世界上肆虐的地方,一个他家人和朋友尸骨无存的地方。
而这里作为他的墓地来说刚好合适。
这里的人曾经因为符文的力量而被自己的贪婪吞没,而自己这个不断追逐着符文的人,甚至从一开始都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为了封印符文,还是为了符文上的知识和力量而追逐符文了。所以自己葬身在这里也非常的合适,也只有这里,才是自己最想要安眠的地方。
但是,看着这里的废墟,瑞兹并没有能够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太久,在他正想着自己多久没像这几天一样休息的时候,一阵庞大的能量就从他的感知当中出现,并且在下一个瞬间冲到了他的身边。
他头都没回的就在自己的身后开启了一个传送门,然后一阵爆鸣声就从远方数公里的地方出现了,掀起的沙尘更是飞起了十几米高,瑞兹开启的这个传送门当中更是冲出了无数的碎石和沙尘,证明了刚刚想要袭击他的人,到底用出了怎么样的力量。
然而袭击他的人下一刻就重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让他看清楚了对方那满是杀意的笑容。
“没有痛苦的死去不好吗?对于你来说,快速而没有遗憾的死亡,才是你一直追寻的东西吧?”
来人正是李珂,现在的他保持着飞升者的状态,精神异常击中的看着瑞兹,避免这个精通传送法术的家伙又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逃走了。
“谁不会渴望着自己多活一段时间呢?”
瑞兹摇了摇头,他当然渴望活更久,但是职责和他的道德不允许。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我没有从这个地方看到任何的陷阱呢?瑞兹,还是说你真的觉得,那些已经背叛了你的世界符文,能够让你从我的手上活下去吗?!”
李珂很是戒备,他第一时间偷袭这个几千岁的老前辈也是因为这个,天知道一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法师会多少种魔法和手段,尽管能够伤到他的可能没多少,但还是会很恶心的。可是现在在他的眼前却空无一物,除了残垣断壁以外,什么都没有,一丁点魔法的痕迹都没有。
“哈,当然是因为不需要了,你很快就会知道,招惹一个老法师的下场了。”
瑞兹当然想要做一些布置和考验,但李珂却没给他这个时间,但是好在他是个老法师。
老狗尚有几颗牙呢!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 白眼鏡貓-第一百八十二章 不合時宜的情節相伴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奋斗在瓦罗兰
艾欧尼亚人的命运尽管有着李珂的干预而变得不一样了,但是却依然复杂,并且需要时间的发酵。
反倒是李珂这边却要轻松的多了,在他飞到太阳圆盘前方的时候就看到了早已经等待在那里的内瑟斯和阿兹尔,还有用复杂的目光看着他的希维尔了。当然了,一个看着非常像是魔兽世界里的德莱尼,同样有着尖角,蹄子,还有奇特皮肤的女性也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而且他可以很确定,这个手握一把新月权杖的女人,肯定就是所谓的星妈了,那个真名叫做索拉卡的众星之子。也是一个让他会很喜欢的神明,和佐伊完全就是两个极端的存在。
他轻巧的落到了那整齐的大理石地砖上,引得那些护卫在阿兹尔身边的凡人士兵们忍不住的将长矛对准了李珂,但是却又被内瑟斯的呵斥而收回,快速的离开了这个地方,将空间留给了他们的君王。
“看你的样子,之前的战斗应该就是你所引发的吧?那么既然你现在已经来到了这里,想来问题已经是被你给解决了?”
阿兹尔直接问了出来,以他的见识虽然说很难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争斗才能够出现那样可怕的景象,但是从李珂身上的气息来看,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算是吧,虽然这一架打的是莫名其妙,但是最终结果勉强还算是好的吧。总而言之一大片的虚空生物死绝了,他们的繁殖地也被直接炸毁,而我呼唤的自然大军更是能够在杀死他们的同时,让这片贫瘠的土地重回绿色,所以算是结束了吧,就算是没结束我也暂时管不着了。”
李珂深吸了一口气,他指了指天空。
“你应该也看到了吧,天空星象的变化,亚托克斯应该是用我的力量开辟出了一个通道,让虚空的力量可以直接进入众神的世界。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如果众神的世界被虚空吞噬了的话,那么我们的世界也根本不会幸免。所以我必须马上准备能够杀死亚托克斯的武器,并且清理其他地方泛滥的虚空生物,所以恕瑞玛剩下的那些虚空生物就只能够看你们的了。”
绝代毒宠:重生妖后不好惹 惜小卿
李珂一开始还觉得众神能够轻松的干爆虚空,结果到了现在天空中依然是虚空的光芒不断的前进,众神们似乎对虚空也没什么办法的样子。他也只能够把事情往坏了想了,而且还有龙王灭世的危险,所以他也只能够将恕瑞玛的事情交给他们自己来对付了。
“这本来就是我的责任,身为王者,自然是要保护子民,反倒是你,李珂,你究竟是在以什么身份来保护我这个皇帝的子民和领土的呢?又是什么让你放下你自己的事情,前来保护恕瑞玛的呢?”
可阿兹尔的回答却十分的古怪,如果不是他的声音依然是那样的沉着和冷静的话,身上也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味道,李珂都要觉得他已经被虚空腐蚀了呢。这种隐隐约约带着责怪和质问的语气,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的帝王能够说出来的话才对,阿兹尔就算是对自己的力量再怎么自信,那个谦和而又骄傲的君王,也不能说出这样的话。
“阿兹尔陛下,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珂扭头看向了内瑟斯,结果内瑟斯直接把头扭开了,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而阿兹尔接下来的话也相当的露骨和直白了起来,俨然一副指责的样子。
“这是领土的争端,尽管并非是你下令侵略恕瑞玛的土地,但你现在毫无疑问的是诺克萨斯这个愚昧无知的国家的皇帝,那么你作为敌对国家的皇帝,是出于怎么样的想法和打算来保护恕瑞玛的土地的?我是否可以认为,你是在对我这个恕瑞玛真正的皇帝在宣誓主权和宣战呢?”
我来帮忙我还帮出错来了?
李珂有些懵,他觉得阿兹尔就算是再怎么骄傲,也不应该会如此的失智才对,而且内瑟斯也很奇怪。所以他再次看向了内瑟斯,结果内瑟斯这次直接把他的那张老狗脸高高的扬起来,并且还在如此严肃的情况下吹了声口哨,仿佛现在已经完全混乱的星象,能够给他什么启示一样。
“嗯,星象看起来很不详呢。”
似乎是感觉到了李珂的所思所想,内瑟斯还很突兀的说了这么一句话,让李珂觉得是众星之子索拉卡的那个女人疑惑的歪了歪头。
“那么您的意思呢?是觉得我不该多管闲事吗?”
李珂有些生气了,他看了看希维尔,发现希维尔直接低下了自己的头,而阿兹尔还说出了更加让人迷惑的话出来。
“当然,你身为诺克萨斯的皇帝,保护你领土的子民才是你的职责,而不是贸然干涉其他国家皇帝的职责。就这点来说,你相当的失礼,甚至可以说是在对恕瑞玛宣战了。但我要问的并不是这个,我要问的是,你到底是处于什么样的立场来保护恕瑞玛的?”
你这人怎么回事?
李珂更加迷惑了,可是这个时候,阿兹尔却直接将他身边穿着一身华丽长袍的希维尔推了出来。
斗萝大陆
“不过我虽然依然是恕瑞玛的皇帝,但是真正的恕瑞玛的主人却只会是希维尔,我只是在她尚未成长起来的时候暂代这个位置而已,所以你并不需要像我解释,而是要向她解释。如果你能够用充足的理由说服她的话,那么恕瑞玛就随你怎么样好了。”
说完之后,阿兹尔直接转身就走,朝着那个不断散发着让李珂渴望气息的太阳圆盘走了过去,并且还叫走了内瑟斯和因为这个局势而不安的搓着自己的手的索拉卡。
“走吧,内瑟斯,还有尊敬的索拉卡女士,我们要再启动一次太阳圆盘,帮助我们这位‘热心’的诺克萨斯皇帝的军队清缴那些肮脏的虚空生物了。”
内瑟斯就差交闪现离开李珂的旁边了,他用一个几乎撞上阿兹尔的速度跟上了他的皇帝,而索拉卡虽然很好奇李珂,但是她更希望拯救更多的生命,所以她也就跟着阿兹尔他们离开了。
“你们……”
李珂瞬间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他想要阻止阿兹尔在这种时候搞这个,但他刚走出去一步路,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衣角被希维尔拉住了,而他扭头看去的时候,就发现希维尔红着脸将头扭开,并且发出了夹杂着害羞和失落的声音。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李珂的嘴角抽了一下,他觉得这个剧情实在是太古典了。但问题是……
“咱们能不能别在世界即将毁灭这种严肃的时候谈恋爱啊?”

uzng8好看的玄幻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 線上看-第一百七十九章 雙風看書-uxzt2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奋斗在瓦罗兰
亚索忍不住的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名声坏透了,从苦说哪里逃走的事情实在是没办法让这个地方的人再容忍他了,所以不少觉得他玷污了武士之道,又或者什么武者荣誉的人就纷纷开始寻找他,并且想要干掉他了。而且他们还守在自己家和永恩的坟墓附近,自己刚刚来的时候,就因为这个打晕了好几个人了。
只不过似乎是觉得被自己这个背弃了武士荣耀的家伙打倒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所以这些人就出资寻找了大量的杀手来杀自己。明明家园被侵略,还被无数的怪物攻击,却在这种时候花费力气找自己这个已经无足轻重的人来执行所谓武者的荣誉,压缩觉得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比这些人更加愚蠢,更加让人厌恶的存在了。
“你不是第一个来杀我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将香插在了永恩的坟前,亚索缓缓的转过身,他看到的是一个高高的站在树上,手握两把长剑的人的影子,那个人带着一个奇怪的红色面具,并且用绷带包裹着自己的身体,让他无法认清这个人长什么样,又是否是自己认识的人。
“你冒死前往那些武士猎杀你的家园,你和被你抛弃的母亲的家,但却又不敢回去,这是畏惧吗?”
这个影子再次开口,他没有再说之前的事情,而是诉说着亚索内心最痛的一件事。现在的他就算是能够在暗处看到自己日益衰老的母亲,但是却根本不敢何其相见,只能够看着自己的母亲被那些武士们刁难。而且这个武士莫名的让他感觉到火大,所以他抽出了自己的断剑,并且将其对准了那个在树梢站着的家伙。狂风在他们的四周开始弥漫,这是亚索愤怒的证明。
“这里是我的家……我怎么做用不着你管!而且你来杀我之前,没问他们我是谁吗?”
对方站在风口当中,这毫无疑问的给了亚索机会,尽管长年累月所修习的御风剑术因为心魔的原因而再也无法使用,但是对自己身的愤怒和不甘,还有发自内心的怯懦却让亚索身上的亚扎卡纳给予了他强劲的力量,现在的他能够直接驾驭狂风,并且威力远胜从前,对方那站在风口的举动,毫无疑问的是在找死。
他挥剑下劈,断剑瞬间被一团赤红色的能量包裹,让其变成了一把赤红色的太刀,亚索的身体也猛然发生了变化,他的身上多出了甲胄,脸上戴上了面具,一团赤红色的旋风更是随着他挥出的这一剑从他的周身飞了出去,向着那个带着红色面具的人席卷而去。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我知道你是谁,你是亚索,御风剑术的唯一传人。”
一个侧身从树上跳下来,面具人轻而易举的躲过了亚索的攻击,但是亚索现在只想将这个混蛋撕碎,所以他不断的挥动剑刃,将一道道剑气形成的风暴朝着那个面具人挥去。而面具人则是灵巧的躲避着这些斩击,并且借助那些不断亚索砍断的树木和石头消耗着亚索的体力,并且不断用言语来刺激着亚索的神经。
“我知道你是谁,亚索。”
亚索直接冲向了那个戴面具的人,但是尽管他的斩击和撞击轻而易举的撞毁了那个人躲藏的巨石,还有一边的一颗枫树,让赤红的枫叶纷纷落下,但是他却没能够伤到那个人一星半点。
“我也知道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狂暴的赤红之风从亚索的身上涌现,亚扎卡纳因为这个人的言语进一步的侵蚀了亚索的内心,给了他更为巨大的力量的同时,也让亚索的内心越发的暴躁了起来,他周身的旋风开始朝着四面八方涌去,将周围的一切都彻底的摧毁,并且不再顾忌自己体力的消耗,想要彻底的毁灭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
“你是为了祭奠一个因为你的骄傲和自满而死去的人。”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戴面具的人突然像是幻影一样的出现在了他的背后,并且一刀就斩在了亚索突然出现的那套甲胄之上,将那仿佛从血水当中铸造的甲胄狠狠辟出了两道巨大的口子。甲胄受伤,亚索也因此感受到了巨大的疼痛,他身上猛然浮现出了巨大的一只鬼影,让他的身体再一次恢复了力量,踩着他从素马长老那里学过来的招式,将剑再一次的朝着自己身后的人斩了过去。
“你根本什么都不了解!”
踏前斩!
然而这一剑被挡下了,那个带着面具的人用手中那两把一赤一白的剑挡下了他的斩击,并且在他双手颤抖的和他角力的时候,对方的双手却依然稳如泰山。
“你告诉自己,你是为了完成老师的任务才那样做的,并且你想要证明你比你那个总是对你说教的哥哥强才想要杀死那些入侵者的。你要让那些说你只不过是一个骄傲自大的蠢货们的家伙清楚,你并不需要你哥哥的照顾和说教!你远比你的哥哥天才一千倍,他只会拖你的后腿!他只不过是一个废物而已!”
强大的力量让亚索被这个蒙面人不断的向后推去,并且很快的就让他撞到了一块大石头之上,甚至连那两把剑的刀锋都不断的向着他的脖子逼近,只要他的力量松懈,那么这两把剑就会毫不犹豫的斩断自己的喉咙。但是愤怒,那种被说中心底里的事情的愤怒,以及对方还在用自己哥哥的死刺激自己,想要让自己分心,好让他能够轻松一点拿走赏金的愤怒,却让亚索体内的力量不断的增长。
“那曾经的确是我所想的!”
强大的力量从亚索的体内迸发,赤红色的光芒再一次的覆盖在了他的全身,亚扎卡纳在他的内心当中狂笑着,但是现在的亚索并不想要压制他们的力量,反而向着他们敞开了自己的心扉,因为他今天势必要将这个人杀死在永恩的墓前,让他的血来洗涤他对永恩的侮辱。
重生都市仙君
“但我一直都为拥有那个兄长为荣!”
他的确讨厌,并且嫉妒自己的兄长,但是他也从来没否认过,自己的确崇拜着自己的哥哥,因为他的确用自己的肩膀撑起了这个家,没有他,就没有自己。
强大的力量瞬间击退了那个面具人,让他直接后退到了永恩的墓前,而那个手握双刀的人看了一下还在燃烧的香烛,又一次问出了那个问题。
“上香祭拜,就代表你以永恩为荣?荣誉,可是要付出行动的!”
亚索的愤怒再也无法忍耐,不属于人类的强大力量瞬间从他的身上爆发了出来,连那个强大的面具人都只能够将双剑插进地下来保证自己不会被亚索突然爆发出的狂风所吹飞。但是他的这点抵抗是徒劳的,因为现在的亚索与其说是人类,倒不如说是亚扎卡纳。
附在他身上的亚扎卡纳明晓了面具人的身份,所以他并不着急将亚索的身体据为己有,而是想要让亚索亲手杀死这个面具人,让他能够得到更多的来自亚索的力量,让他变得更加强大。
金夫银夫糟糠夫 上
所以,他把自己所有的力量都交给了亚索,并且连亚索的神志的影响都不在进行,丛亚索的意志当中退了出去,生怕自己的存在影响到了亚索情绪的变化,让自己的能够获得的力量大打折扣。
毕竟他寄生亚索,为的就是享受最大,也是最强的力量诞生的一瞬间。
“你不配教训我什么是荣誉,更不配说出我哥哥的名字!!”
狂暴的风在一瞬间就将面具人的身体吹上了天空,让他无法动弹,而亚索也在这一瞬间冲上了天空,用上了自己的全力,将自己最强的招式用了出来。
狂风绝息斩!
“索里啊给痛!”
在此终结吧!
他挥动了自己的剑刃,搅动了空气当中的狂风,让自己多出来的猩红之力和空气中的风魔法一起卷向了那个动弹不得的面具人,为的就是在这一瞬间用这一招撕裂这个人。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那个面具人等待着就是这一刻,在亚索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那个带着面具的人突然摆出了一个他无比熟悉的姿势,并且周身也缠绕上了无数的狂风,这个信息让亚索的大脑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思想,只能够呆呆的看着那个人在半空当中蹲下了身子,然后带着两道剑光朝着自己冲了过来。
“有啊他搞!”
两股相似但是却完全不同的狂风就缠在了一起,肆虐的狂风将周围的一切尽数斩断,然后又卷进其中撕碎,亚索用尽全力阻挡自己招来的风不成为眼前这个人的助力,但是那些他招来的风似乎根本就不听他的话,反而顺从那个人的召唤席卷了他的全身,不断的切割着他的身体。
亚扎卡纳更是源源不断的朝着亚索的身体内输送着力量,他不敢相信的看着那把红刃越来越近,因为在他的记忆当中,眼前这个人是永远都打不过亚索的。确切的说,自从亚索开始学剑之后,他就几乎没再赢过亚索一次了,每一次都是轻而易举的赢过了他,而且也从来都没听说过他能够学会御风剑术的。
但是事实就是眼前这个人轻而易举的驾驭了亚索周身的狂风,而他为了让亚索更加的痛苦,收获更多的力量,已经将自己积攒下来的全部力量都灌输给了亚索,并且在这场战斗当中全部用了出去。他现在已经变得十分的虚弱了,和亚索的链接也已经几乎不存在了,一旦被那把红刃斩中,那么它的结局就只有一个。
于是它拼了命的去影响着亚索,让亚索在这样的绝境当中用出了自己的全力,让压缩的刀刃突破了狂风的束缚,绘出了他有生以来可以说是最强的一刀。
月光照过。
两人身影瞬间分开,他们招式的余波更是冲垮了最近的水车,让那道小溪当中的水流淌到了他们的脚下。而亚索在落地的一瞬间还保持着那副全力以赴的样子,反倒是那个面具人捂着自己的胸口半跪到了地上,手中的双刀也飞了出去,插在了他的身边。
“只有学会御风剑术的人才能够驾驭狂风,你到底是谁……”
但是下一刻,转过身的亚索全身的铠甲都已经崩碎,而他本人也无力的跪倒在了地上。他知道自己输定了,自己所面对的是一个御风剑术真正的天才,对方就算是不激怒自己,自己在他的面前也只有死路一条。而且对方御风剑术的来历也就更不用说了,这个世界上只有他和素马长老懂得御风剑术,现在既然素马长老都已经为了抹去自己这个污点而选择将御风剑术交给别人,那么就代表自己真的没有对得起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了。
所以他的确应该死去了,在这里死去之后,他母亲受到的刁难就会减少,素马长老的荣誉也能够得到维持,那些因为他而死去丈夫和家人的家庭们,也能够因为自己这个懦夫的死亡而得到慰藉,不再沉溺于伤心和仇恨当中。
“杀了我吧。”
他喃喃的说出了这句话,而在他说完这句话的一瞬间,一把还带着水滴的刀锋就驾到了他的脖子上,他也随之闭上了眼睛,并且等待着自己的喉咙被刀刃割开的那一瞬间,等待着自己结局的降临。
但是那个刀客却并没有动手,他只是收刀入鞘,并且在同时将手放到了亚索的脸上,摘下了他脸上那代表着亚扎卡纳的面具,并且斩断了这个亚扎卡纳和亚索的最后的联系,让亚索彻底脱离了亚扎卡纳的纠缠。
“不,我不会那么轻易让你死的,你的使命还没有完成……弟弟。”
然后,亚索就呆住了,并不是因为他脸上面具被摘下来的时候那诡异的感觉,也不是因为自己身体突然的虚弱,而是因为自己眼前出现的这个人的身影让他根本不敢置信。
“不可能!我的哥哥已经死了!”
他自暴自弃的大吼了出来,但这个剑客只是慢慢地摘下了自己的面具,露出了让亚索无比熟悉的面容,让他只能够默默的念出了这个人的名字。
“永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