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海陵紅粟-第一百二十八章 小師叔!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院子里,张灯结彩,到处都透着喜悦的气氛。
楚阳跟着队伍刚一进门,就看到一个国字脸的书生站在那边,恭候多时。
“臣王敖代家师,恭迎陛下!祝陛下万年,大秦万年!”
看到来人,嬴政的脸上也是多了一抹笑容。
“王爱卿不必多礼,老国尉年事已高,寡人亲自拜见乃是应该的,倒是爱卿你年不过四十,正当是为朝廷效力的时候,寡人还希望你能出来做事呢。”
王敖苦笑着摇了摇头。
“陛下如今富有四海,统御宇内,臣年老力衰,即便想为陛下做事,只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故此,臣只想陪在师父身边,以尽孝道,还望陛下成全!”
“你呀,罢了罢了,既然爱卿心意已决,寡人自不强求,不过要是有朝一日,你愿意回到朝堂,三公九卿,任你挑选!”
“谢陛下隆恩!”王敖叩谢拜恩。
与之前楚阳不同,此时众人看向王敖的神色,非但没有一丝嫉妒,反而一副理应如此的模样。
就连李斯也是微微颔首,眼中全都是这个中年人的欣赏。
“这人什么来头?”楚阳跟在扶苏身后,悄声道。
“先生莫非不知?这位就是用一万金贿赂郭开,利用反间之计,杀掉赵国李牧的那位啊!要是没有王大人,秦赵之战,怕是还会拖上好些年呢!”
“卧槽,居然是他!”楚阳暗暗一惊。
他自然听说过秦国有一支极为隐秘的间谍部队,在战国时期,搞得六国焦头烂额,叫苦不迭。
有人曾说,六国之弊,弊在赂秦,却不知秦国在花钱方面,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不过,秦国花钱,是为了削弱敌国,强壮自己,六国花钱,则是为了交保护费,两者有天壤之别。
没想到,眼前这位竟然就是这些谍报人员中的翘楚。
李牧死,赵国亡……
难怪嬴政对此人这么客气,光是凭着杀掉李牧的功劳,几乎等同于灭掉一国了。
这大秦朝野,当真是卧虎藏龙!
在王敖的带领下,众人走入屋内,明堂之上,摆放着一座躺椅,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就那么斜躺在椅子上。
见到嬴政进来,老者连手都没有抬,只是冲着嬴政点了点头。
精华都市小说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愛下-第一百二十八章 小師叔!相伴
“陛下来啦,恕老臣腿脚不便,就不给您行礼了。”
嬴政笑着摆了摆手,快步到老者身边,坐了下来。
“老国尉,今天寡人可是带了许多新鲜玩意,保证叫你满意!”
“哦?陛下此话当真?”
老者闻言,一下子坐了起来,眼中泛着精光,哪还有半点颓态。
嬴政点了点头,回首看向其他人,道:
“都坐下吧,寡人有言在先,今日谁的礼物若是能被老国尉看重,必有重赏!”
“喏!”群臣点头称是,全都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这时,侍卫们从外面将嬴政的龙椅搬了进来,放在了老者的右手边。
大秦以右为尊,虽然嬴政是晚辈,却也是帝王,这个主位自然是当仁不让的。
而扶苏则乖巧地站在老者的另一侧。
他固然是太子,可今天这只能算是家宴,因此他连坐的资格都没有。
扶苏之后,作为文官领袖,李斯当仁不让,坐了下来。
叔孙通作为廷尉府首脑,紧随其后。
眼看着文武百官,根据自己的官职品级,全都找到了座位。
堂下只剩下楚阳孤零零一个人站在那里。
“堂下何人,还不赶快找位置坐下,在那里发什么傻!”司仪官不耐烦地呵斥道。
楚阳眉头一皱,方才在门口时,他便注意到此人与叔孙通聊得火热。
他朝叔孙通看去,果然见对方正一脸冷笑地看着自己。
这是明摆着要他出丑的意思。
高台上,扶苏着急地满头大汗,可父皇此时正与老国尉相谈甚欢,他不敢打扰。
李斯狠狠瞪了那个司仪官一眼,却没想对方完全一副不在乎的模样。
满朝文武此时也都默不作声,静静地望着半空发呆,仿佛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而廷尉府众人脸上却是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
刚才这个叫楚阳的,让他们廷尉府丢了不少颜面,此时若是被人赶了出去,那可就大快人心了啊!
望着眼前的一幕,叔孙通只觉得浑身舒畅,要不是碍于嬴政在跟前,他恨不得大笑三声。
爽!
真特么爽快啊!
“你楚阳不是厉害么,怎么这会不说话了,一个连自己位置都搞不清楚的人,还敢妄议国政,真是可笑至极!”
正当叔孙通内心一阵狂喜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
“老夫听说我那小师弟今日也来了,人在哪呢,快让老夫瞧瞧!”
叔孙通循声望去,就看到不知什么时候,尉缭与嬴政已经聊完了,正兴致勃勃地看向这边。
“小师弟?”
众人一头雾水。
没听说过老国尉有什么师弟在朝里做官啊。
按照他那个年纪,他的师弟至少也得五六十岁了吧。
然而很快,有人便反应了过来,他们这才想起,这里似乎确实有一个家伙一直自称是鬼谷传人。
他们一脸震惊地朝楚阳这边看了过来。
难道说,此人真是老国尉的师弟?
接下来,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之中,只见那白衣傲君王的王敖也朝这边走了过来,当走到楚阳面前时,直接躬身拜了下来。
“弟子王敖,拜见小师叔!”
“我去!”
一时间,在场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方才他们只是想着老国尉与楚阳这层关系,可当看到大秦帝国的间谍头子,居然自称晚辈,还手执弟子礼时,他们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尤其是之前那些与王敖称兄道弟的几位,心中更是犹如吃了苍蝇屎般,五味陈杂。
王敖管这家伙叫师叔,那岂不是他们也凭空矮了一辈!
没有这么占便宜的吧!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楚阳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尉缭这是卖的什么药。
不过既然对方不打算揭穿,他自然不会主动戳破,便笑着拱手道:
“今日听说师兄大寿,我这做师弟的自然是要过来凑个热闹的,备了一些薄礼,还望师兄不要嫌弃才是。”
“小师叔说笑了,您能过来,师父他老人家就已经很高兴了,还请小师叔上座,这样与师父也好说话。”
“如此甚好,那就有劳师侄了。”楚阳笑道。
王敖神色古怪地看了楚阳一眼,没有说话,只带着对方朝高台这边走了过来。
一路上,那些位列末座的官员们脸上全都是羡慕之色。
说实话,他们眼下这个位置,恐怕连皇帝的表情都看不清。
来这里,纯碎就是充当气氛组,过来凑数的。
谁能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之前还是他们嘲笑的对象,却在眨眼之间,一路飞升,直接来到了座位的最前方。
按照王敖的意思,以楚阳眼下的辈分至少得坐在扶苏身边,然而当路过叔孙通身边时,楚阳却突然停了下来。
超棒的玄幻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第一百二十八章 小師叔!熱推
“之前廷尉大人说什么来着,哦,对了,干得好,不如生的好是吧,现在看来,还真有几分道理,要不,咱们也不可能这么快又见面了,说到这里,可就要感谢楚某的爹娘了,一出生就将我送于师父收养,否则怕是连着宴会都不配来呢……”
听到楚阳的话,现场气氛变得古怪起来。
谁都听得出来,楚阳这是话里有话,在报之前一箭之仇呢。
“既然来了,那便赶紧坐下,今日是老国尉的寿辰,老夫没空和你胡闹!”
看着叔孙通那副故作姿态的模样,楚阳嘴角带着一抹笑容。
“既然如此,那就麻烦你让一让,楚某还要和师兄说话呢。”
“你说什么!你竟敢……”
叔孙通一听这话,直接炸了锅。
他完全没有想到,楚阳居然选中他的座位,而且还用的是一个他根本无法拒绝的理由。
他看向前方的嬴政,见他眼睑下垂,没有吭声,就知道已经默许了此事。
想来也是,今日乃是老国尉的寿辰,他又怎么会为了自己和老国尉闹不愉快呢。
想到这里,叔孙通深深吸了口气,将所有憋屈硬是压了下来。
“既然今日是老国尉的寿辰,老夫自然愿意与人方便,不过好教某些人知道,老夫完全是看在老国尉的面子上,可不是惧怕某人!”
叔孙通狠狠甩下这句话,便走到隔壁桌坐了下来。
楚阳无奈地耸了耸肩,坐在了李斯旁边。
经过这段插曲之后,全场之中,人们看向这位太子署官的目光就变得复杂起来。
他们原本以为这个年轻人之所以横行无忌,不过是仗着太子的恩宠罢了。
可在今日之后,恐怕谁也不敢再抱着一丝轻视之心。
一个不把廷尉府放在眼里的人,要么是傻子,要么便有着令人无法想象的本钱。
这个年轻人,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扣人心弦的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起點-第一百一十七章 實踐出真知熱推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夜晚,阿房宫中一片灯火通明。
龙椅上,嬴政拿着朱笔,在一叠叠公文上做着批注。
案几上,烛光摇曳,看得嬴政眼睛有些发酸。
他停下笔,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看着跪在下面的扶苏,声音有些疲惫。
“起来说话吧,今日之事,你怎么看?”
在外面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嬴政自然不会将如此敏感的问题扔给太子,眼下殿里就剩他们父子,他想听听扶苏的看法。
“回禀父皇,儿臣觉得今日之事已显现出我朝弊端所在,若是放任不管,以后怕是会愈演愈烈,到那时……”扶苏有些担忧地说道。
“弊端么?”
嬴政喃喃自语,接着从龙椅上走了下来。
“仔细说说……”
“喏!”
扶苏点了点头。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ptt-第一百一十七章 實踐出真知熱推
事实上,在上一次遇到西荷的事情之后,他就有一种感觉,那便是军方的势力似乎越来越庞大了。
眼下陛下天威犹在,他们自然不敢有什么想法,可要是有一天,陛下不在了,到时谁还能震慑住他们。
尤其是这一次春耕事件,背后居然还有六国王族的影子,这两股势力,一个有兵,一个有钱,若是勾连在一起,来日必成大患。
想到这里,扶苏看向嬴政,恭声道:
“父皇,当初为了凝聚国人士气,我嬴氏先祖与商君他们创建出军功爵制,确实是伟大创举,不世之功,可眼下天下一统,战乱渐消,人心思安,这时候军功爵制就成了人们上升渠道的最大阻碍,也成了那些将帅们保护自身利益的挡箭牌!
只要军功爵制存在一天,那些人就可以继续把控军队,甚至将其视为禁脔……”
扶苏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嬴政的脸色,见他没有不悦,才继续说道:
“想要改变此等局面,儿臣觉得首先就要为天下人打开上升渠道,就如同先祖与商君当时那般,只有如此,才能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上升渠道?”嬴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这都是那楚阳教给你的?”
“楚冼马曾经提起过这个概念,当时儿臣也只是似懂非懂,可自从经历了这些事情之后,才恍然大悟,难怪他总说尽信书不如无书,还说惟有实践出真知,果然如此!”
“实践出真知?好!这句话说得好啊!”
嬴政点了点头,有些欣慰地拍了拍扶苏的肩膀。
“你能有如此见识,可见这半年来真的是长进不少。”
“那你打算怎么做?”
嬴政重新回到座位上,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父皇,你同意儿臣的看法?”
扶苏一阵狂喜,兴奋地差点蹦了出来。
嬴政点了点头。
他何尝不知此事的根结所在,只是军方的势力牵涉众多,一个弄不好,可是要动摇国本的。
这由不得他不谨慎。
“父皇,儿臣觉得这时候就该换一套新的考核人才的办法,由朝廷统一开出试题,统一录取,只要军队里有了新鲜血液,那些军主们自然不可能再抱成一团,一手遮天,到了那时……”
扶苏激动地恨不得将自己的想法一股脑地倒出来。
嬴政却轻笑地摇了摇头。
“军队这边,兹事体大,你的这方法怕还用不得……”
“啊?这样啊……”
扶苏闻言,脸上不禁有些失望,整个脑袋都耷拉了下来。
“不过文官方面倒是可以试试,正好廷尉府要选拔一批新人,你要是有信心,大可一试。”嬴政笑道。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線上看-第一百一十七章 實踐出真知
“真的么?父皇真的同意让儿臣去试试?”扶苏有些不敢置信道。
“君无戏言!”
扶苏闻言,顿时笑了起来。
虽说这一次没有办法在军中推行改革,可是如果能在廷尉府打开局面,那绝对可以让朝野上下为之一惊。
到了那时,再去推广的话,阻力也会减轻不少。
想到这里,扶苏暗暗握紧了拳头。
这一次,无论如何,他一定要将这件事情办妥。
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看向龙椅上的父亲,小心翼翼地问道:
“父皇,此次春耕之事,楚冼马可是立了头功的,连陆夏远您都给封了官,楚冼马这边您是不是……”
然而,还没等他说话,就看到一个奏章朝自己砸了过来。
“赶紧滚蛋,再聒噪,信不信寡人收回成命?”
扶苏连忙告罪,接着一脸狼狈地逃离了宫殿。
“哎,先生啊,非是孤不去给你挣功,摊上这脾气的爹,孤也没办法啊……”
看着扶苏离开的背影,嬴政的嘴角带着一抹笑容。
就在这时,一个內侍端着一碗汤药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先是当着嬴政的面尝了一口,确认无恙后,才给这边递了过来。
“陛下该用药了。”
看着黑黄色的汤水,嬴政微微皱起了眉头,饶是心中再多不情愿,终究还是喝了下去。
他喝下之后,原本苍白的脸上,竟然变得红润起来,整个人的呼吸也变得顺畅许多。
嬴政慵懒地靠在龙椅上,将药碗扔到一边。
“那人现在到什么地方了?”
“回禀陛下,会稽郡守来报,说是一个月前那个称作徐福的方士已经动身,估计很快就能到咸阳了。”
“你去派人盯着,一有消息,立刻报上来。”
“喏!”
內侍点头称是,将桌上的药碗收好,便默默退了下去。
临走之前,按照嬴政的吩咐,将大殿之内,所有蜡烛都熄灭了。
昏暗之中,嬴政一个人半躺在龙椅之内,望着殿外发呆。
“这世上真有蓬莱,方丈,瀛洲三座仙山?还是那徐福故弄玄虚?”
罢了,一切等他来了,便自然知晓。
不管怎么说,那徐福献上的药方还是管用的。
希望这一次,他不要让寡人失望啊……
……
第二天一大早,楚阳就端着一碗豆浆,蹲在院子里,晒着太阳。
战国通例,是五沐一休,到了秦国这边,因为嬴政勤勉的缘故,就变成了作六休一。
碰到这种工作狂般的老板,大臣们也只能咬牙认了。
难得有了一天喘息的时间,吃过早饭后,楚阳便带着一些礼物,来到了李斯这边。
李斯的宅子很大,跟着李府的下人,楚阳饶了很久,才来到了一处院子里。
刚一进门,就看到一个脸色不善的中年人正瞪着自己。
“你就是楚阳?”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討論-第一百零五章 棟樑之才鑒賞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嬴政站在门外,微微向前倾着身子,想要将屋里的情况听个清楚。
蔡荣在旁边小心伺候着,原本准备的点心早已经一干二净。
很久都没有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嬴政只觉得嗓子眼有些发干,他瞪了蔡荣一眼,后者连忙小跑出去,没过多久,就端来一壶凉茶。
“咕咚咕咚……”
嬴政拿起凉茶一阵豪饮,才觉得心中烦躁下去了几分,这时,屋内楚阳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大家伙都吃过烧鸡,可你们知道鸡肋这个东西么?”
在场众人全都摇了摇头。
能站在这里的,哪一个不是含着金汤匙出来的,从小锦衣玉食都算是标配了,哪里吃过这等零碎。
楚阳有些嫌弃地看着他们。
“这可不行啊,缺乏生活经验,以后从政为官,可是要出事的。”
他叹了口气,解释道:
“鸡肋这个东西吧,上面没几两肉,吃它吧,白费功夫,可要扔了吧,又有点可惜,如果要说咱们陛下对待六国王族的真正态度,我想没有比鸡肋更为形象的比喻了。”
“鸡肋么?”
众人点了点头。
事实上,他们都知道六国王族从被抓到咸阳那一天开始,心里就没痛快过。
之所以愿意隐忍,愿意合作,无非只是怕死而已。
谁也不会相信,这些人会心甘情愿地融入大秦,做一个真正的秦人。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看到众人的神情,楚阳嘴角勾出一抹弧度,冷笑道:
“可如果我说,这只不过是六国王族给世人,甚至于陛下营造出来的一个假象呢?”
“啊?”
众人目瞪口呆地楞在那里,显然没有跟上楚阳的思路。
“你……是说,这些都是他们假装的?”
扶苏第一个回过神来,他有些讶异地看着楚阳,脑子却是快速转动起来。
是了,这些人在外人看来,一个个出身高贵,衣着光鲜,甚至有的和昔日的周天子还是本家。
可这些东西在咸阳,却极容易招来杀身之祸。
所以,他们不敢表现的太过出色,生怕惹来父皇的猜疑。
然而,他们也同样不甘就这么沦为平庸之辈,所以需要时不时制造出一些声音,好让朝廷以及世人知道他们的存在。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现在回味这八个字,扶苏眼中不由闪过一抹凝重。
不愧是六国王侯之后,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啊!
“可……可这样一来,那些人岂不是连陛下都给骗了?”有人畏畏缩缩地说道。
“骗了又如何?人家玩的是阳谋,就算陛下知道了,又能怎么着?陛下他又不是神,为什么不会犯错?”楚阳满不在意地说道。
现场众人还好,毕竟已经习惯了他天马行空的风格,可站在嬴政身后的蔡荣却是急得满头大汗。
他偷偷瞄了眼一旁的嬴政,见他面无表情,心里不由一沉。
我去,楚大爷,您能不能消停会啊!
陛下是你能随便议论的么!
你这不是在玩火嘛!
蔡荣恨不得立刻冲进来,捂住楚阳的嘴,可是在嬴政跟前,他哪里敢轻举妄动。
屋子里,楚阳毫不知情地继续说道:
“成为鸡肋,只不过是他们给自己套上的一层护身符罢了,可难道因为他们是鸡肋,我们就只能坐以待毙了么?”
楚阳看了眼扶苏,目光又落在众人身上。
“看一个人,不要总看他说了些什么,而是要看他没有说什么。”
“你们好好想想,六国王族眼下最值钱的是什么?”
“名望!”
在沉默片刻之后,一个小吏有些紧张地说道。
“我家里有人是做生意的,他们曾经告诉过我,凡是打着六国王族的旗号出去做买卖,简直无往不利,尤其是在那些王族的家乡做生意,那简直到了夹道欢迎的地步,所以咸阳不少的大商人都希望拉来六国王族当招牌!”
“没错,我也遇到过好几次!”
这个小吏更说完,另外一边的年轻人也加入讨论。
“我爷爷还告诉我,别看六国王族现在衰败了,可是手中的人脉依旧是很厉害的,有许多朝廷都能以办到的事情,对于对方来说,或许只需要打个招呼而已。我们如果能将这些资源利用起来,那朝堂上许多事情可就好办多了。”
这两人说完,其他人受到鼓舞和气氛,纷纷议论起来。
看着现场热火朝天的模样,楚阳一脸欣慰地点了点头。
这些年轻人原本就受过很好的教育,所缺乏的只是看待问题的思路以及阅历的积累。
眼看他们讨论的差不多了,楚阳笑道:
“好了,我们现在知道了问题所在,那么事情就简单了。”
听到这里,在场众人身子纷纷坐直了一些。
“你们仔细想想,眼下对于陛下最重要的两件事情是什么?”
听到这话,几乎不用思考,众人心中就浮现出了答案。
修建陵墓以及北筑长城。
事实上,自从陛下统一四海以来,这两件事情就一直没有间断过。
只不过因为这几年的灾情,导致国库有些吃紧,不少工程都被耽搁了下来。
为此,听说陛下还为此郁闷了好一阵。
可如果有这些六国王族加入呢!
楚阳看着众人笑道:
“你们可别忘了,他们每一个人可都是个钱袋子呢……”
楚阳记得后世曾经报导过这些六国王族们的墓地,如果真的被嬴政洗劫一空的话,又怎么会有那么多名贵的陪葬品?
哼哼,这些人狡猾着呢!
对啊!
这些人不管是在物力,人力,财力方面都有着不小的能量,如果他们能加入到建设当中,那陛下最看重的两件事情,岂不是有着落了!
众人一脸敬佩地看着楚阳,到了此刻,他们终于明白了这位太子冼马的用意所在。
原来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去关注六国王族扰乱治安这些破事,而是应该用尽一切办法,让这些六国王族心甘情愿地为我大秦所用!
这才是站在陛下的角度看待问题,也是陛下真正想要的结果啊!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楚冼马,我等今日大开眼界,心服口服,还望您日后多多教诲才是!”
在场众人全部起立,发自内心地朝楚阳拜了下去。
这些年轻人原本以为今天只不过是在这边浪费时间,却没想在听过楚阳一席话之后,瞬间便开拓了眼界,就连分析问题的能力也上了好几个台阶,简直受益匪浅。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俨然已经成为了楚阳最热衷的追随者。
“诸位,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今日楚某将这句话送给你们,希望有朝一日,你们能成为这个国家的栋梁之才!”
楚阳笑着对众人点了点头,刚走向座位,就发现身后突然安静了下来。
他转过身来,就看到嬴政迎面走了进来。
在他身后,蔡荣无辜地耸了耸肩膀,一脸苦笑。
“参见陛下……”

6pgpv人氣都市言情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起點-第八十三章 反擊分享-z3oa1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啪”的一声,房门被人推开,一个年轻的內侍从外面走了进来。
四处打量之后,目光锁定在了楚阳的身上。
“楚郡尉,你真是让咱家好找啊!那就别耽搁了,速速接旨吧……”
年轻內侍一脸的埋怨,无视大厅中其他人,直接走向了主位的方向。
一时间,屋内几人的神情随着內侍的动作,各不相同。
吕公一脸无奈,想要说些什么,但看到自己女儿的方向,最终只是叹了口气,便退到了一边。
他这一辈子,处处都遵循着以退为进的做事原则,当初没有争道县丞便开始养望,照样在乡里间混得风生水起。
有几处大家族的子弟嫌弃自己女儿的出身,他并不以为意,后来便遇到了楚阳这样的俊才。
在他看来,做人做事,只要看清楚时势,顺水推舟即可,万不能随随便便地便将全身身家押了上去,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可此时此刻,他那些奉为圭臬的做事原则,全都成了摆设。
他已年过半百,膝下只有这一对女儿,献给那位孟大人固然能换得一世富贵,可如果后半生都要活在女儿的怨恨中的话,他宁愿选择楚阳。
“怎么,还不放手?你们这样,我怎么去接旨啊?”
凌天劍 神
楚阳笑着摸了摸两个女孩的脑袋,过来传旨的內侍他很眼熟,上一次李斯身边就有对方的身影。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过来是为了什么事情。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自己前些日子的奏章也该送到朝廷了吧,不知咱们那位陛下是什么反应呢?
在楚阳的安抚下,吕家姐妹这才止住了哭泣,满脸凄然地走到旁边。
在离开楚阳身边时,两个女孩一前一后,都给楚阳一个决然的眼神,显然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哼!朝廷钦差在上,你等公然藐视王法,藐视朝廷,该当何罪!”
吕峰一声冷笑,旋即讨好般地看向年轻內侍道:
“这位大人,这楚阳桀骜不驯,从未将陛下与朝廷放在眼里,今日伏法之后,还望您将此獠的可恶模样告诉陛下,严惩不贷!”
“嗯?”
听到这句话,刚才一脸困意的年轻內侍立马来了精神。
他饶有趣味地看着一旁的吕峰,又瞄了这边楚阳一眼,迟疑道:
“你是……”
“在下吕峰,是她们二人的伯父,不瞒您说,我与咸阳那位孟大人也有些交情,我……”
吕峰打开话匣子,顿时滔滔不绝说了起来。
他完全没有料到这位陛下身边的近臣居然会注意到自己,要是对方能在陛下身边美言几句,或许他马上就能起飞了。
“哦,原来是伯父呀?”
年轻內侍听完介绍,顿时没了兴致,他摆了摆手,像是驱赶一只惹人讨厌的苍蝇一般。
接下来,在所有人的注视中,从怀里拿出来了一份圣旨。
“泗水郡郡尉楚阳,做事勤勉,屡立奇功,深得朕心,我大秦从不亏待有功之士,故擢升楚阳为官大夫爵,有道是窕淑女,君子好逑,令楚阳携吕氏两女子,一同进京,天子赐婚!”
“哎呦喂,咱们这位陛下很大方嘛,居然还要亲自赐婚!”
楚阳眉头一跳,显然没有想到这位赵政大大如此善解人意,至于那爵位的事情,他反倒没有在意。
以他眼下的本事,立功封爵不过早晚的事情,真正让他觉得开心的,是从这份圣旨上面他感到的人情味。
从年轻內侍手中接过圣旨的时候,楚阳偷偷递过去了一颗金豆子。
自从开了矿场之后,这边的生意毫不夸张的形容便是日进斗金。
小內侍接过楚阳的‘礼物’原本还是很开心的,但在看到是金子之后,立刻吓得两腿发软,还了回来。
“楚郡尉,您就别为难小人了,要是让丞相知道了小人拿了您这么贵重的东西,回去还不得打死我啊……”
“果然是李斯的人……”
楚阳心中暗暗点头,却没有接过內侍递过来的东西。
“李相那边,自有我去说,小公公你只管拿了便是,我府上最近淹了两坛上好的酱菜,回去时,顺便带给他吧。”
“得嘞!”
年轻內侍将金豆子藏在了袖口里,听说这边还有酱菜拿,立刻两眼冒光。
要知道,现在整个咸阳城里,谁不知道泗水郡出了一个堪比伊尹般的人物。
不管是豆浆,豆腐都已经成为了咸阳百姓餐桌上必不可少的美味佳肴。
尤其是从泗水郡亲自押送来的猪肉,更是成为了咸阳皇宫大院,高官显贵的热捧的对象。
一碗经过神秘食谱烹调出来的红烧肉,不知道令多少酒楼饭馆杀红了眼,黑市上已经将其秘方炒到了百金的价格。
如果今天他能从楚阳这里拿到新的美味,那回去绝对是大功一件啊!
在向楚阳恭喜之后,年轻內侍便迫不及待地朝楚家方向跑去,楚阳已经安排了樊哙与何二在那边接待。
內侍走后,屋子里的气氛陡然变得诡异起来。
之前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自然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淡淡的尴尬以及一丝悲凉的可笑。
“那位大人莫不是搞糊涂了吧,楚阳怎么会擢升为……官大夫?这岂不是与孟大人一个级别了?”
吕峰抓着头皮,快要将自己头皮抓破了,仍是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
跟让他不敢相信的,是陛下居然要亲自给这楚阳赐婚,那得是多大的面子啊!
整个秦国瞧下来,出了那些本就出身皇族的子弟之后,还没有哪个外臣有此等待遇。
这楚阳到底是什么来头!
“刚才不是有人要拿人家楚公子问罪么?怎么这会不出声了?你的主子是官大夫,我的男人也是官大夫,你说说,到底是谁年轻有为啊?”
憋了这么久,吕雉终于找到了发泄的机会,劈头盖脸地骂了下来。
这时候,她才不管眼前此人是不是她的伯父。
除了楚阳之外,她的眼中再也容不下第二个人了!
与此同时,吕素的脸色也红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