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傳奇藥農討論-第一千三十五章 谷雅設計惡作劇相伴

傳奇藥農
小說推薦傳奇藥農传奇药农
郑秋左右环顾一圈,觉得谷雅应该不在,于是转身准备离去。
就在他刚迈步的时候,左侧房间传来了轻微脚步沙沙声,似乎有人走动。
小說 中文
听到这声音郑秋眉头上扬,好啊,居然躲在房间里故意不出来,装作不在想蒙混过去。
“谷雅,你出来,有什么好躲的!”
郑秋一脚踢开木门,发现里头是卧室,总共摆了四张款式各异的大床。
每张大床上被褥隆起,似乎有人藏在下面。
郑秋走过去揭开最右边那张床的被褥,底下瞬间冒出寒气,一个松软的雪球砸在了郑秋脸上。
“谷雅,你觉得这样很好玩吗?”
郑秋抹掉脸上雪水,气恼地将被褥一一揭开准备把谷雅揪出来。
可就在他揭开最后那条被褥的时候,一抹白色瞬间印入眼帘,吓得他手一哆嗦把被褥都扔掉了。
被褥底下居然是个人,而且是个女人,身上只穿了件半透明的薄纱肚兜。
只需一眼,郑秋就认出她是乔晨儿。
“乔晨儿,你怎么在这里?”
郑秋问话刚说出口,背后突然传来强风,气流的推力将他直接推倒在床上。
盛世 嫡 妃
郑秋眼前一花,脸颊便传来温润之感,抬起头,眼睛正好对上了乔晨儿的明眸。
乔晨儿的眼神很古怪,似乎要表达什么,但双唇紧闭却无法吐出言语。
郑秋慌忙爬起来,手指在乔晨儿脖子上摸了一下,注入气劲探查。
果然,乔晨儿体内被下了封印咒法,不但锁住了声音,也锁住了身体动作。
这个咒法不算精细,郑秋用气劲稍稍一冲,便将几个关键节点断开,是咒法失去效果。
咒法刚一解开,乔晨儿就猛地坐起身子,抓过被子盖住自己。
但她没有叫骂,也没有气恼落泪,就这么低着脑袋偷偷看郑秋。
背后响起谷雅的充满嘲讽味道的声音:“哎呦,你害羞什么,不是把自己卖给郑秋了吗。
瞧,现在郑秋来了,我猜得准吧。”
说着,谷雅就快步往屋外跑,一边跑还一边挥手:“我就不打扰你们了,继续,哈哈哈继续!”
“谷雅,你站住!”
郑秋三步并做两步冲上前,一把揪住谷雅后衣领,将她整个儿提了起来。
谷雅当然不肯乖乖就范,双脚踢出两团淡蓝色气劲,接连撞在郑秋脚面上。
冰凉感觉瞬间袭来,让郑秋双脚一下子失去知觉,好像被冻僵了一样。
郑秋知道谷雅想通过这招让自己失去平衡,等自己摔倒后挣脱溜走。
他可不会让谷雅如意:“想得美!”
郑秋手掌紧握,手臂皮肤突然亮起一片金色毫光,仔细一看居然是鳞片状的纹理。
他调动缠龙金印的力量,将力气增强至极其可怕的程度,瞬间便将谷雅拽了回来。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他左手抓住谷雅肩膀,右手按住谷雅脑袋,小女孩就像被铁架箍住了一样,完全动弹不得。
谷雅气恼地挥动胳膊,想要把郑秋手臂打开,但凭她这副小小的身板,怎么可能做到。
“郑秋,你放手,放手听见没有。别逼我运功,放手……”
看到她身上逐渐亮起微蓝的气劲光芒,郑秋这才松开手掌,但左手还是捏着谷雅的袖子。
谷雅甩了甩胳膊,发现郑秋不肯松开,于是说道:“臭小子你干嘛,我成人之美你还不满意啊!
这么个美女躺你面前,你却无动于衷,是不是练功把身子练坏了?”
“胡说八道,我身体好着呢。”
郑秋黑着脸指向卧室,质问道:“谷雅你这是什么意思,别以为我看不出来,那个禁锢身体的咒法肯定是你下的。”
谷雅嘟起嘴巴辩解:“我还不是为你好,灵翠山的山大王,最起码要有个贴身侍女吧。”
“什么贴身侍女,有你这么安排贴身侍女的吗?
还有,你和明空梓琳说了什么,那天她突然冲我发火,说我找女人陪睡。
这下倒好,她被气得跑出灵翠山,四天了还没回来。
你说现在怎么办,怎么去找她,你会去吗?”
谷雅不好意思地搓搓手:“我也没说什么啊,我就告诉她,帮你安排了一个陪睡侍女而已。
你放心,我向梓琳保证过了,陪睡侍女就是陪睡侍女,不能当老婆。
以后只有我梓琳徒弟,能当你老婆,当郑老板夫人。”
郑秋郁闷地捂住脸,天呐,谷雅这话有屁用,这么说梓琳不生气就怪了。
揉了揉脸颊,郑秋深吸一口气,平复乱糟糟的心情。
“谷雅大至尊,我求求你别乱折腾了。
成亲这是我的事,你瞎掺和有什么用,咱们先想想办法,把梓琳找回来要紧。”
谷雅歪着脑袋,盯着郑秋双眼观察,猝不及防地问了一句:“臭小子,你对乔晨儿难道没感觉?”
郑秋有些愣神,他是个正常人,要说坐怀不乱那肯定是假的,否则刚才也不会受到惊吓似的从床上跳离。
也就这愣神的表情,被谷雅看在眼里。
她顿时露出满意地笑容:“哈哈哈,臭小子你默认了,还是喜欢美女的对不对!
好,那我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放心,不会让你难堪,保证满意。”
谷雅这话听得郑秋汗毛都竖了起来,她又想干什么?
而且郑秋也弄不明白,谷雅如此热衷于给自己找女人是为啥,她又不是自己母亲,着急个什么劲。
“臭小子,你不是说要去找梓琳吗,那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快去啊!”
说着,谷雅从桌案抽屉里翻出一本小册子,丢到郑秋怀里。
“这是我和梓琳徒弟提到过的一些地方,她很有可能会去,你可以派人去这些地方找找看。”
郑秋难以置信地打量小女孩,谷雅状态转变还真快,简直就像突然换了个人。
现在这一本正经的样子,才像真正的凛霜至尊。
郑秋瞥了眼卧室房门,觉得继续待在这里只有尴尬,于是转身快步离去,去安排守卫寻找明空梓琳。
等郑秋走后,谷雅踹开卧室房门,笑嘻嘻地坐到床上。
她揪了一下乔晨儿身上的被子,笑道:“人都走了,你还裹这么紧干嘛,别害羞,放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