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 起點-第二百六十五章 見與不見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这个刺客有毛病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楼船顺着长江口一路而下,最终在海上抛锚停留。
花鸟岛是一座小荒岛,没有能停留这座楼船的码头。
如今天下皆知,方别将会和秦有一场决战。
不过决战的地点,却暂时被刻意地隐瞒。
就算有人知道他们两个人挑选在这样一座海外荒岛上进行战斗,仅仅是赶过来的功夫,就毫无疑问很费功夫。
秦就站在从楼船中吊下来的小船上,一路向着花鸟岛靠近。
花鸟岛真的很小,但是好在并不是一座光秃秃的荒岛。
既然名为花鸟,那么自然有花有鸟有树。
唯独不见有人。
船靠岸,搁浅,秦弃船而上,独自一人。
“方别,我来了,你呢?”秦开口说道。
声音几乎能够盖住涛声。
而在树影之中,方别的声音也慢慢响起:“我当然也在,早来也总比晚来好。”
少年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声音,所以秦也很快根据声音找到了方别的位置。
这座岛屿是真正的荒岛,没有人来开发,一切都是野蛮生长的样子。
所以说当然没有一片平整好的土地。
在灌木森林所覆盖的绿色之外,更多是怪石嶙峋的海滩与山坡。
方别就站在最高的石头上等待着这个号称世间最强的男人。
两个人远远对望、
“你带的人比我想象中还要少。”方别看着独自一人而来的秦,笑着开口说道。
在之前的每次决斗中,事实上都有着数量颇多的观众。
“因为你挑选的这个地点,本身就没有想让我带太多的人过来。”秦笑了笑说道:“更何况我也并不想带太多的人来到这里。”
这样说着,秦纵身一跃,整个身体如同大鸟一般腾空而起,然后落在了距离方别最近的那块巨石之上。
两个人各自占据一块巨石,所以可以隔石对望。
“你自信可以战胜我吗?”望着远方的少年,秦朗声说道。
他黑色的长袍在海风中猎猎作响。
方别笑着摇了摇头:“完全没有。”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来?”秦淡淡问道。
“因为我需要来,而您也愿意陪我来。”方别笑着说道。
“事先说明,我可完全不会放水的。”秦看着方别说道:“你稍有不慎,真的会死在这里。”
“那我也事先说明一下,虽然我没有战胜您的自信,但是杀您的自信,多少还是有一点的。”少年说话一直带着淡淡的笑。
“听说你在张真人那里学了不少东西?”秦问道。
“恰好相反,在张真人那里,我只学会了一点点东西。”方别摇头道:“反而忘掉了更多的事情。”
“其实我一直有些问题想要问一下您,不过就是害怕您不会给我想要的答案。”
秦笑了笑:“这些问题曾经有个人想问过,但是他差一点就被我打死了。”
有个人当然就是郭聚峡了。
“只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不是吗?”方别看着秦:“这里只有你我,或者至多有那么一两个不相干的人。”
“这里并没有什么不相干的人。”秦静静说道:“至少我没有带不相干的人。”
“那么在的人都是相干的人了?”方别笑道:“既然这样,那就开始吧。”
闲话说够了,那么自然就是战斗本身了。
否则两个人来到这处荒岛做什么?
不过方别的话音落下,站在两块巨石对望的二人,最终都没有选择出手。
那一瞬间,沉默甚至是今晚的康桥。
而打破沉默的人还是方别:“为什么您不出手呢?”方别开口问道。
秦摇了摇头:“我认为先出手的那个人应该是你。”
从两个人的武功身份年龄各种角度上来说,最终应该出手的人,都应该是方别。
“那真是抱歉了。”方别摇了摇头说道:“我刚好暂时得了不能先出手的病。”
“我怎么听说你之前从来都是先声夺人的主儿?”秦开口问道。
虽然说之前关于方别的情报并不多,但是随着不可避免的出手的增多,少年的情报也逐渐暴露了许多。
“所以我才说这是最近才得的病。”方别微笑说道:“还有一件事情。”
少年平静说道:“您知道薛铃会选择在今天,趁您不在的时间离开吗?”
秦沉默片刻,然后看向方别:“知道。”
“但不能装作知道。”
……
……
薛铃并不在楼船之中。
因为少女已经表示过,对于这次方别与秦的战斗,她并不是很感兴趣。
也没有观战的想法。
如果在楼船之上的话,那么她此刻孤悬在海上,便是完全的动弹不得。
但倘若她还留在应天府,那就有些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味道在里面了。
少女已经打点好了行装。
tfboys蒲公英的约定等你 断梦蓝雪
其实她的行装并不多,毕竟来的时候她几乎是孑然一人。
沉殇自传
这次离开的时候,身边却多了一些人。
以及多了一重的身份。
除夕之夜,是没有月亮的,不过天空晴朗,便有满天星斗。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星斗之下,少女推开了门。
门外有人。
无月无影,星影散乱。
殷夜站在薛铃的门外,巧笑倩兮。
“蜂后殿下您这是要去哪里啊?”
殷夜这样说道。
薛铃低头微微叹了口气:“既然你们已经默许了,那么为什么还要拦我?”
“默许?”殷夜微笑重复着这两个字,然后摇了摇头:“我们从来都没有默许过蜂后殿下做任何的事情。”
“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你们会允许我与郭聚峡见面,你们该知道,如果我和他见面的话,会聊一些什么事情。”
“会聊什么事情呢?”殷夜微笑道:“我们又不是你们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你们会聊哪些事情?”
“还请蜂后殿下告诉我,你们这趟出去,究竟要到哪里。”
“这样的话,至少我还能够给秦大人一个交代,至少将来去算账的时候,也有个目的地。”
眼前这个黑衣的女子说的轻描淡写,声音在寒风中飘摇。
冷少的纯情宝贝 夜曈希希
薛铃看着对方,轻轻开口说出来了两个字。
她说出口的是九歌。
那一瞬间,在薛铃的身后,商九歌向着薛铃冷不丁地一点寒芒突刺而出。
殷夜脸上的笑容依旧款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