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一世獨尊 愛下-第一千八百八十六章 大師兄的愛熱推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灵剑合一?
什么是灵剑合一,林云余光扫了一眼,游走在百丈之内替他分担半圣之威的苍龙之灵。
林云眼中闪过抹决断,怒喝一声,道:“收!”
呼哧!
苍龙之灵以京鸿之势,被他收入胸前银色剑丸中。
同时间,他体内压制圣气的星河剑意,化为万千星火被收入银色剑丸中。
这是相当冒险的举动!
一旦被领域消失,又无法真正破局,他瞬间就会被半圣之威压的无法动弹。
且体内圣气没有星河剑意压制,几个呼吸之间,圣体就会膨胀炸裂。
无需狼王动手,他多半会炸体而亡。
一切说来话来,可实际上不过是念头一转,苍龙之灵就与星河剑意,尽数被纳入银色剑丸,也是他的剑心之中。
崂山诡道 紫梦幽龙本尊
刹那间,百丈内领域之力消逝,体内圣气也是脱缰野马横冲直撞。
“嗯?”
银月狼王的诧异的发现,自己身上的那股压力,竟然不复存在了。
可就在他欣喜之际,异变突生。
轰!
林云胸前心口处的银色剑丸,突然光芒大作,释放出比月光还要璀璨的光芒。
幽暗的山林,十里之力被照的如同白昼一般,银色光辉铺满了每个角落。
一股磅礴剑意,从银色剑丸处辐射出去,犹如潮水般填满林云肉身每个角落。
噗呲!
当这些剑意触碰到圣气时,体内圣气当一扫而空,很快,这股银色剑意就充斥林云身体的每个角落。
他的长发,他的圣袍,他的眼睛,他的皮肤,他的血肉,都变成了色泽光亮的银色。
轰!
他肉身像是变成银色金属般,晶莹剔透,通灵透亮,充满神圣而浩荡的气息。
银月狼王拍来的一击,像是慢动作一般,被分解成一个又一个步骤。
嗖嗖嗖!
林云起身,退后,脚掌踏地一踩,行云流水般腾空而起。
砰!
银月狼王一击落空,拍打在地面上,空间都在巨颤,地面上的裂缝瞬间蔓延十里。
“怎么可能……”
银月狼王惊愕无比,对方重创之下,这一击必中的。
“好神奇的感觉,剑意竟然充斥到了每个角落,将身体直接填满了……”
林云看着自己的手,银色眼眸中,充满了惊奇之意。
仿佛整具肉身,都由星河剑意塑造而成,肉身彻底化成了一柄剑。
灵剑合一?这就是灵剑合一嘛。
嗡!
空气忽然传来些许震颤,林云抬头看去,却是银月狼王杀来了。
林云眼皮轻轻一撩,一个闪身,就径直避开了对方。
嗖嗖嗖!
任凭对方上蹿下跳,林云腾转挪移间,硬是没让对方碰到自己分毫。
“逐日神诀还是逐日神诀没变,可身体却像是轻了许多,不对。”
“不是身体变轻了,而是身体彻底由我掌控了,每一寸肌肤,每一寸血肉,四肢百骸,五脏六腑全都融为了一体。”
林云摊开双手,低头感受着这一切,只觉得一切都无比神奇。
“你敢藐视我!”
银月狼王见到林云这般模样,暴怒不已,他圣气暴走速度竟然又快了许多。
林云反应过来,微微一笑,抬手一招。
噗呲!
被他拽在掌心的葬花,银光大作,直接洞穿他的掌心飞了出去。
“啊!”
银月狼王当即痛苦无比,龇牙咧嘴捂着手掌,看向林云的目光变得凶狠而狰狞。
嗖!
葬花飞在林云身边,他没有伸手去握住,而是轻声自语:“如果我将这股力量释放出去会怎样?”
能杀死半圣吗?
林云想到就做,屈指成弓,体内磅礴剑意以及浩瀚龙元,尽数朝银色剑丸涌去。
呼哧!
心口处的银色剑丸,汇聚着雄浑无比的力量,化为一股洪水般的银色能量,朝着林云指尖汇聚而去。
刚刚准备迈出一步的银月狼王,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一股刺眼的剑光,刺激的睁不开双眼。
林云拇指压在中指上,指尖处一粒银丸璀璨如日,等到屈指一弹。
指甲大小的银丸,在被弹出去的刹那,立刻变大了千倍。
砰!
站立的银月狼王,当即就被弹飞出去,数千米后放在重重落下。
晃荡!
悬空而立的林云,也如断线的风筝,一头栽倒下去。
玄 天龍 尊
林云瘫软在地,直觉浑身乏力,连动动手指都做不到。
不想动……完全不想动……太累了。
即便有力气,他也不想动了。
他太累了,既无悲伤也无喜悦,懒得去管这是不是什么灵剑合一,就想着好好睡一觉。
晃荡晃荡!
银月狼王似乎挣扎着站了起来,正一步一步逼近,他伤痕累累,胸前有一个巨大窟窿不停流血。
林云稍稍看了眼,就懒得去管了,随它去吧,要我命就要我命。
狗日的夜孤寒!
就在银月狼王一瘸一拐,来到几近昏死的林云面前时,一个啃着灵果的男人笑眯眯的走了过来。
“小狼狼,他可是我至爱,你不能杀他。”夜孤寒抬头看去,笑眯眯的盯着对方。
“圣……圣……圣尊!”
银月狼王惊愕的结巴起来,下一刻,跪地就拜不停磕头。
“小狼不知道他和圣尊的关系,罪该万死,罪该万死,请圣尊高抬贵手……”
他慌了神,只知道不停磕头,不停的求饶。
夜孤寒笑道:“客气啦,你帮我师弟这么大忙,我怎么舍得杀你。”
他将林云抱在怀里,拍了下后颈,一个果核立刻被吐了出来。
“月正圆,拿去祭奠先祖吧,赏你的。”
错爱凤凰男
银月狼王看着果核,到现在哪里不晓得,这血纹果就是眼前这位圣尊偷的。
“多谢圣尊赏赐。”
可也只得老老实实捡起来,拱手道谢。
“去吧,你若能再进一步,本圣可收你入门,传你些圣道法门!”
夜孤寒轻描淡写的。
银月狼王闻听此言,却是浑身巨震,又是重重磕了个头。
“多谢上师垂怜,多谢上师垂怜!”
银月狼王再无半点怨恨和委屈之意,抱着果核一拜再拜,方才缓缓离去。
林云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夜孤寒怀里,他神色冰冷,绷着脸没有说话。
即便知道大师兄是为自己好,可眼下也是怒气难消,这次……真被坑的太惨了。
前一刻还美滋滋的吃着圣果,下一刻就被扔出去和半圣交手。
“来,小师弟,给你吃果子。”
夜孤寒面露笑意,将手中灵果,另一边没咬过的伸进林云嘴里。
林云下意识的咬了口气,只觉得果子甘甜无比,神色不由自主就和缓了许多。
“如何?”
夜孤寒将果子拿回来,自己啃了口,不待林云回答,笑眯眯的道:“是不是很甜,是大师兄一样甜吧。”
林云闻言微怔,只觉得一阵恶寒,吓得困意全无,直接从夜孤寒怀里跳了出来,正襟危坐。
“哈哈哈!”
夜孤寒瞧得此幕,不由大笑起来。
林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可终究还是得问个清楚,讪讪道:“大师兄……你莫不是喜欢男人?”
应该只是错觉,不至于。
“哈哈哈。”
谁知道夜孤寒大笑几声,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神秘一笑道:“那你可太小瞧师兄了,走吧,去看看那头小狼祭祖,薅羊毛总得薅的干净点。”
“什么意思?”
林云不解的道。
“你吞吃的那枚血纹果,终究还得在它们的祭祖仪式中,才能真正收获效果。”夜孤寒啃着灵果说道。
“嗯?”
“或许可以晋升涅槃!”
林云眼前一亮,他修为太过深厚,生死之气的积累远超常人。
想要晋升涅槃,也远比常人困难许多。
想想他死玄之境,就能抗衡四元涅槃,这晋升涅槃境得费多少功夫。
“大师兄,你不会又坑我吧?”林云想起什么,警惕的道。
夜孤寒丰神俊朗的脸,春风化雨般的笑道:“大师兄何曾坑过你,这都是满满的爱啊,你看你现在,苍龙剑心不就真正入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