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刺客之王 愛下-第五百五十一章 觀禮展示

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刺客之王
苏蓉从小跟着爷爷长大,和父母感情淡薄,这也让她性格上极其独立好强。
在上中学以后,在苏老爷子教导下,苏蓉就把接掌苏氏集团当做最重要的目标。
她努力学习,努力工作,一切都是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
苏蓉从没想过,她会为了某个人在这件事上迟疑犹豫。
但是,高玄就是不一样。
苏蓉也是猛然发现,不知不觉中高玄在她心中居然有了如此重要的地位,重要到可以和整个苏氏集团相比!
所以,她才犹豫难决,无法回答。
换做以前,爷爷的这个问题根本不必考虑。
现在,她居然觉得能和高玄在一起,放弃苏氏集团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看到孙女迟疑难决的样子,苏老爷子也叹气了,孙女这个态度已经是答案了。
这孩子从小就缺少亲情,所以一旦动了感情就特别认真投入。她反倒是习惯了金钱权势,并不明白金钱权势的到底有多重要。
爱会消失,亲情会淡薄,友情会变质。人的感情飘忽难测,一半要交给别人,自己这一半也难以控制。
金钱权势却是一切的基础。金钱权势的拥有的能量永远那么稳定。
不应该把人的感情和金钱权势放在一起比较,这太不公平了,没有可比性。
只是苏蓉太年轻了,还不懂得这些道理。
苏老爷子慢悠悠的说:“蓉蓉,你太不成熟了。我眼看着没几天活头,不论我说什么你都只管答应就好了。等我去了,你想做什么谁又能管的住你呢!”
“爷爷。”
苏蓉有点惭愧,也有些不安。她觉得自己让爷爷失望了,在处理个人情感上,表现的不太成熟。
另一方面,她的确不想骗爷爷。
苏老爷子再次叹气:“年轻人总是会被荷尔蒙冲昏头脑。我越是拦着你,你反而对高玄越有执念。”
老头活了一辈子,对人性太了解了,对这个孙女也太了解了。
他想了下说:“我有三个条件。一你们结婚必须签订婚前协议。二,高玄永远也不能拥有集团股份,不能在集团任职。三,你们孩子必须姓苏。”
看到苏蓉有些迟疑,苏老爷子有些不高兴了,“这样条件还不答应,我就带着那小子一起去西天。”
“爷爷、你别生气,我都答应。”苏蓉本来还有些犹豫,前两个条件就算了,第三个条件有点苛刻。这是摆明了让高玄做赘婿。
但是,苏老爷子态度如此坚决,苏蓉不敢不不答应。
“对么,这些条件也是在保护高玄。保护你们的婚姻。”
苏老爷子说:“你和高玄谈谈,他没意见就尽快选个好日子。”
他伸手摸了摸孙女长发,老脸上都是慈祥欣慰笑容:“能看到你结婚成家,我死都瞑目了。”
“爷爷……”
想到爷爷活不了多久了,苏蓉心里特别不好受。她家虽然有钱,面对如此重症的病人,依旧没什么好办法。
“人总是会死的。古往今来,哪怕盖世的英雄豪杰,千古帝王,也难免一死。我这辈子坏事做了不少,老了能子孙满堂,家族繁荣,也足够了。”
苏老爷子说的累了,他对苏蓉摆摆手,“你去吧。我睡一会。”
等到苏老爷子睡熟了,苏蓉才轻手轻脚离开。
上了自己车,苏蓉才关闭了手机的免打扰,电子邮箱来了一堆的邮件。短信一大堆,电话一大堆。
苏蓉本来想找高玄好好聊聊,可公司事情太多了,她只能先去公司。
想要掌控公司,她就必须握紧手里权力。掌握权力就要担负责任,处理工作。
尤其是她现在身份,还没资格当甩手掌柜,每天都要工作十几个小时。
唯有这种高强度工作,她才能了解公司各个环节,才能明白公司运行机制,才能搞清楚集团庞大复杂的人事关系……
苏蓉回到公司大楼,在办公室忙的昏天黑地。
高玄进办公室的时候,外面天色已经擦黑。苏蓉坐在偌大办公桌后面,不知看什么文件。
两个女助理等在后面,一个个都是满脸疲惫。
看到高玄进来,两个女助理都对高玄露出了甜甜微笑。
这两个女助理对高玄已经很熟悉了。知道个平平无奇男人可是老板的真命天子。老板简直爱死了。
两个女助理也不知高玄有什么魅力,只是接触久了,自然就认可了高玄,觉得这人风趣幽默。和他待着真是如沐春风。
苏蓉也看到高玄,她长出口气:“今天先到这,你们下班吧。”
两个女助理也很高兴,终于下班解放了。
高玄从塑料袋拿出两杯果汁递给两位女助理,“你们的。”
“谢谢谢谢。”
两个女助理都很开心,虽然只是一杯果汁,可来的太是时候了。
“苏总再见。”
两人捧着果汁,一脸满足的走了。
苏蓉看了眼高玄:“这俩女人都要笑开花了,一杯果汁至于么……”
“没办法,魅力值就是满点。”
高玄自恋的摸了摸自己脸,“你要抓紧了,要不然别的狐狸精就要动手抢人了。”
“德性。”
苏蓉话是这么说,还是主动跑过去抱住高玄,“累死我了。”
“要按摩么,我会全身推油,技术特别好。”
“你又乱说、唔……”
一对荷尔蒙旺盛狗男女的搂在一起亲热了好半天,这才分开。
高玄带了外卖,苏蓉腻在高玄怀里,只觉外**什么大餐都更好吃。
吃过外卖,两人闲聊了一会,苏蓉继续干活。
不过,有高玄在一边陪着,她心里特别安稳,做事效率居然非常高。
就是如此,等事情都做完也快到零点了。
苏蓉身体很疲惫,精神却很不错。她关了办公室的灯,就和高玄坐在沙发上,一起看着窗外的城市夜景。
这种幽暗封闭的空间,反而让苏蓉特别有安全感。她抱着高玄低声说:“爷爷同意我们的婚事了。”
顿了一下,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声说了老爷子提的三个条件。
发现高玄没有声音,苏蓉有点不安的抬头看了眼高玄,“你不高兴了?”
“没有。我在想,老爷子怎么这么了解我。”
高玄哈哈笑道:“我讨厌工作,也不想养孩子。以后就拜托你养我了。”
苏蓉怀疑的看着高玄:“你真没不高兴?”
“就是让我躺着吃软饭么,有什么不高兴的。”
高玄好笑的说:“我就天天在家锻炼身体,好好为你服务。”
看到苏蓉还有些不相信,他想了下说:“那换个说法,我爱你。为了爱我能忍受吃软饭不干活。”
苏蓉不禁失笑,“好吧,信你了。”
她又主动献上香吻,“委屈你了宝宝。”
高玄热情相应,两人天雷勾地火,一发不可收拾。
主要是双方确立了关系,苏蓉也真正放开了。
等两人热情消退,衣服扔的到处都是,沙发地毯上都是可疑的湿痕,办公室里一片狼藉。
苏蓉穿上衣服后有点苦恼叹气:“我们要把犯罪现场收拾干净,不能留一点痕迹……”
高玄和苏蓉突破最后一步,确立了关系,婚礼就正式列入了日程。
为了照顾苏老爷子,经过研究,又请了大师算过,两人选了八月八号,这一天在农历也是好日子。
期间,高玄带着大姐高芸去拜会过岳父岳母。
苏岩对高玄颇为客气,姚红对高玄不是很满意,却也没有直接表现出来。只是态度上多少有点冷淡。
这两位都是生意人,知道事情不可更改。因为苏蓉的关系,他们反而要和高玄处好关系。因此相处的还算和谐。
到是高芸有些紧张,对苏岩、姚红极其客气。她虽然知道苏蓉和父母关系不好,对这两位却不敢怠慢。
总体来说,两家接触还算顺利。当然,苏家肯定很强势。高芸也好说话,她在社会上工作好几年了,知道现在社会阶层差距有多大。
高玄这一步虽说是个赘婿,却迈入了豪门。关键是苏蓉和高玄是真有感情。
作为大姐,高芸就是希望弟弟能够过上安稳生活。她对弟弟可没有太高希望和要求。
高玄没什么专项才能,能娶苏蓉,坐享荣华富贵,这再好没有了。
两家把事情定下来,接下来就是派发请柬。苏家财大势大,家族里亲戚就不知有多少。
各路的权贵朋友,合作伙伴等等,要邀请的人多了去了。
高玄这面就简单了,他家里直系亲属就只有高芸。叔叔大姑大舅之类的亲戚也有一些。
这些亲戚都由高芸去请,高玄也要邀请他的朋友同事。
几个大学很不错的室友,虽然毕业后很少联系,就是在一个群里偶尔闲聊几句。
这次总要发张请柬,毕竟是大喜事。学校体育组的同事,高玄也都发了请柬。
校长、副校长也去送了请柬。毕竟是和苏蓉结婚啊,这两位肯定想要参加。其他人就算了。
接到请柬的胡柏,第一时间在学校教师组大群里晒了请柬。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秀色可餐 夫君 請 笑納
大群里沉默了一会,就有人不断跳出来恭喜祝贺。
在各组的小群里,不知有多少人在疯狂吐槽高玄,就这小子其貌不扬,硬生生吃上了白富美软饭,太特么的励志了。
当然,免不了被很多人讥讽当了赘婿。这太丢脸了。
不过,赘婿这种话也就是私下说说。当着高玄的面,谁都要说一声恭喜。
学校里的老师有了准备,还不免吃惊。高玄的几个大学室友见到高玄,却都非常吃惊。
高玄开着深蓝色帕拉梅拉,一身的名牌。更夸张的是,把几个人都送到五星酒店豪华套房。
几个室友凑在一起嘀咕,总觉得准备的一千块有点拿不出手了。
只是大家都是体育生,日子都不宽裕。大老远来参加婚礼,其实已经是很大人情。想要多随份子也是力不从心。
几个人只能感叹,狗日的高玄是攀上高枝了。
结婚那天,五星酒店大堂坐满宾朋,顶级的豪奢婚礼,也让高玄亲戚、朋友、同事们开了眼界。
吃的用的奢侈高档就不说了,婚礼主持人都是卫视的名嘴。现场献唱的也是叫得上名字的歌星。
每个宾朋,都拿到了新郎新娘准备的回礼包。
时光深处顾景凉
胡柏性子急,他早就迫不及待打开回礼包。
里面装着喜糖喜烟,还有小玩具等等。其中最值钱就是最新款顶配苹果手机。
胡柏看到这个手机的时候,又惊讶又是狂喜。这手机可一万多块,他随礼才给了一千块。
他当即把婚礼回礼包发到群里炫耀,惹起一片片惊呼羡慕。
胡柏突然想起来,现场准备了会礼包足有上千份,都是一模一样。
想到这里,胡柏又有点沮丧。这样人生和他近在咫尺,却比天涯还要遥远……
这个时候,这些人才真正明白他们和有钱阶层的差距。
当然,等看到新娘的瞬间,不知有多少人心里大骂:鲜花插在牛粪上!
高玄何德何能,找个有钱的富婆就算了,还长的这么漂亮。
不知有多少男人心理失衡,难以控制自己情绪。
几个高玄的室友也都惊了,他们虽然不至于在心里骂高玄,却免不了羡慕嫉妒。
看到这一幕的高芸,却忍不住流泪。姐俩相依为命,终于熬出头了。父母在天有灵,也会为他们儿子高兴吧。
作为主角的高玄,心情也有点复杂。
看着满堂的宾朋,看着身旁娇艳靓丽新娘,他总有种如坠梦幻的感觉。
不论在哪个世界,哪一段人生,他都没有结过婚。
没想到在这里,他会和一个女人结婚。
隆重华丽的仪式,高玄却有些难以投入。他俯视着众生相,心里突然生出一阵寂寞。
世界虽大,却没一个人能真正理解他。
这样的平凡生活,真的有意义么?
他又该怎么脱离这个世界,回归自我?
坐在台下观礼的苏老爷子,老花镜后的老眼目光闪动,在这一刻,他注意到高玄眉宇间淡漠疏离。
他很难形容这种感受,就好像高玄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周围一切都和他无关。
高玄注意到苏老爷子的目光,他看了苏老爷子一眼,两人目光交汇。
高玄微微一笑,笑容干净灿烂,这笑容却无法抹平苏老爷子心中的不安。
(还有~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