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餘燼之銃 ptt-第三十四章 起航分享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余烬之铳
英尔维格,雷恩多纳港口。
经过了十几天的调整与准备,洛伦佐终于迎来了起航这一天,他站在高大的货船之前,巨大的阴影将他吞没,视线向后看去,这样的货船不止一条,总计四艘,依次排列在港口之上。
“也就是说这四艘里,其中有三艘属于你们斯图亚特家的?”
洛伦佐望着这些货船,满脸写着不可思议。
“准确说是北德罗的船,里面装着斯图亚特团体的货。”塞琉站在他身边改正道。
“维京诸国贫瘠寒冷,再加上近些年的内战,他们的发展需要很多资源。这简直就是一片空白的市场,等着我们去挖掘。”
亚威所教导的功课显然起了作用,担任这公爵之位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塞琉已经有了几分该有的样子。
“感谢英尔维格和维京诸国的同盟,我们斯图亚特家这次航行将会为维京诸国带去大量的物资,同时还会就接下来的贸易进行谈判,在北德罗的协助下,这将会是一条充满黄金的航道。”
塞琉满怀期待地说道,这算是她成为斯图亚特公爵后主动策划的第一个项目,她很渴望成功,不至于让对她抱有期待的人失望。
“听起来可真有钱啊。”
洛伦佐连连称奇,哪怕他不懂什么贸易航道,听着塞琉的形容,他也能感受到那些成堆的金子了,仿佛它们正摆在自己的眼前,散发着蛊惑人心的光芒。
“这也是英尔维格和维京诸国的联合条约之一,我们需要在一定程度上帮助维京诸国发展,也就是说我们这些物资大部分都是白送,赚不到什么钱,最快的收益也要等到维京诸国发展起来后了,可在之前有着一个先决条件,就是接下来的战争我们不会输。”
塞琉摇摇头否决了洛伦佐的话,小脸上还带着些许的忧愁。
“谁也不清楚我们在公海上会遇到什么,可能是海盗,也可能是高卢纳洛的铁甲船,毕竟战争临近,只是需要一点火星便会爆发。”
“别担心这些,我们跟你一起走,不就是为了提防这个?”洛伦佐安慰着塞琉。
“确实不用担心这些,这些船只里携带有净除机关的武器,只要不太倒霉应该足以帮助们纵横公海了。”
吱呀呀的车轮声响起,医护人员推着轮椅走了过来,负伤的梅林正坐在其上。
“你的状况看起来还不错。”
洛伦佐有些意外,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梅林,在他的印象里这家伙不应该老老实实地躺在病房里吗?
“还好,只是死不了而已。”
梅林的声音虚弱,说完话还忍不住地咳嗽了几声。
“能给我们些私人空间吗?斯图亚特公爵。”
梅林看了一眼塞琉,真诚地说道,塞琉也没多说什么,很配合地走到了一边,和工作人员核对起了货物。
“怎么了?”
洛伦佐感觉有些不妙,不仅是塞琉离开了,负责梅林的医护人员也识趣地走到了一边。
毒 醫
“这艘船是晨辉挺进号,表面上是个货船,但在这段时间里已经被永动之泵进行了秘密改装,加厚了装甲和整体的强度,内置了许多武器,目前没有经历海上的实战,但你也可以稍微期待一下。”
梅林抬起头看了眼身前这艘大船。
“就为这些事?”
洛伦佐有些不明白,梅林一定还有什么东西没说,不然他不会让塞琉离开。
“不止,这些应该是由伯劳和你讲的,但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和你们一起去,我之前曾去过一次世界尽头,但在那白皑皑的冰原上,我什么都没得到,还差点死在了那里。”
梅林说着叹了口气。
“好吧,先别说这些东西了,这艘船的动力炉用的是还在试验阶段的大型动力炉,是基于三代甲胄的动力核心制作的,你可以理解为一个抛去妖魔血肉的大号甲胄核心,所需要的燃料则是漆锑,而这东西我们给它装了几百吨的漆锑,续航这里不用担心。”
作为新型能源,漆锑为这次航行带来巨大的帮助,不然梅林无法想象这艘船需要带上多少的煤炭,再回想起自己那次的航向,和洛伦佐这次对比起来,简直是狼狈不堪。
“别急,先听我说完,我去过一次寂海,抵达过世界尽头,那里是片被冰封的土地,你需要强大的动力去破开冰障,所以本质上这是个完全针对这次行动而打造出的破冰船。”
梅林看向晨辉挺进号的船首,那里的铁甲明显要厚上不少,斜面带着倾角,整个前端撞的角凸起,犹如一头巨大的独角鲸。
“感谢技术的变化吧,洛伦佐,当时我们没有这样的破冰船,五十多人携带着物资在辽阔的冰川上前进着,最后只有我一个人回来了。”
洛伦佐沉默,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然后便是其中的武器配置……你们几个也过来。”
梅林注意到了身后的人,对他们喊道。
洛伦佐也看向梅林的身后,几位一同前行的同僚早已准备就绪,但迫于人手不足的原因,这次净除机关只给洛伦佐发了两个队友。
伯劳与蓝翡翠就像护卫一样,站在离洛伦佐不远的地方,目光凛然,一副正在保护雇主的感觉。
“我已经从亚瑟那里得知了关于这些的情报,就比如那个什么缄默者。”梅林此刻什么都知道了。
“别太意外,这是女王允许的,她说缄默者们的重心被其他东西吸引了,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我们可以进行信息的交流。”
这是难得的喘息之机,在这漫长的绝望里,唯一反击的机会。
“那么你们也知道了吗?”
洛伦佐知道女王会这么做,可谁知道她做的这么快,看向伯劳与蓝翡翠,他问道。
“嗯。”
伯劳和蓝翡翠一起点头,接着说道。
“这次航行里,只有我们三个了解这一切的真相,协助你抵达世界尽头。”
就像高卢纳洛之行一样,其他人都被一个又一个的谎言欺骗,净除机关成员以为自己是去维京诸国进行技术交流,塞琉以为洛伦佐是来保护航道的安全,这些都是次要,世界尽头才是最为主要的目的。
“公海上指不定有些什么东西,更不要说寂海了,”梅林接着说道,“根据情报,最近玛鲁里港口也有一支船队突然离港了,我们不清楚他们的目的地,但在这种情况下贸然离港……抱着最坏的打算,说不定你们会遇到他们。
再加上那些该死的海盗们,冰海之王结束了内战,但仍有很大部分的海盗不受统治,他们行踪诡异,也会是你们这次行动的一大阻力。”
梅林咳嗽了几声,面瘫的脸上尽可能地扯出一股坏笑。
“为此我们给你们装配了原罪甲胄,一具是洛伦佐你所熟悉的一代甲胄黑天使,一具是伯劳曾驾驶过的二代甲胄武器师,还有一具新式的三代甲胄,但由于蓝翡翠没有驾驶经验,我们将其作为备用品携带,具体的情况都写在了装备手册上,记得去看。”
“对付海盗还有什么高卢纳洛应该用不上这些东西吧?”洛伦佐亲身知晓着原罪甲胄的强大,如果利用得当,这种武器会带来巨大的危害。
“确实,它主要是为了对抗寂海的一些鬼东西,我就不在这里废话了,让伯劳之后为你讲解吧。”
提到寂海的鬼东西,伯劳的神情明显微微紧张了些许,脑海里又回荡起了那些糟糕的回忆。
“别放松警惕,洛伦佐,你这次航行的结果将会决定世界的走向。”
说到最后,梅林伸出了手,他想拍拍洛伦佐的肩膀,却因为坐在轮椅上的原因,根本摸不到,只能抓了抓空气,然后无奈地收了回去。
“那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你亲自过来,我感觉你比任何一个人都重视这些。”
洛伦佐问道,这里不见亚瑟也不见女王,他清楚这可能是为了低调行事,但还是觉得有些低调的过头了。
就像梅林说的那样,这次航行的结果将会决定世界的走向。
“这是自然,那可是世界尽头啊,传说中黄金黎明存在过的地方,说不定世界的【真理】就藏在那里。”
梅林想起了自己那次航行,他难以忘记。
“我当时走在那辽阔的冰川上,我内心激动的不行,我离【真理】是如此之近……可最后它还是拒绝了,我找不到任何线索,而其他人也都死的差不多了,在寒风里变成一具具坚硬的冰雕。”
梅林长叹了一口气。
“我差点就回不来了,心灰意冷地死在那里。”
梅林无法亲身前往了,送洛伦佐到这里已经是他旅行的尽头了。
“别担心,我会把我们需要的东西带回来的,说不定还能绑个什么守秘者回来,你们无论是要对他切片还是拷问什么的,都可以。”
洛伦佐笑着应答,这是个糟糕的笑话,但似乎真的逗乐了梅林,他的表情一阵扭曲,但最后还是平静了下来,严肃地对洛伦佐说道。
“现在我们都走上了死地,把生命压在了赌桌上,这一点你很清楚对吧?”
洛伦佐僵硬地点点头,现在缄默者们无暇顾及这些,从而使这些知晓了被诅咒知识之人,还能安好地存活着,可这样的平静不能持续到永恒,当缄默者结束了工作,当行动失败,轮回无法被打破时,这些知情者都会遭到猎杀而死。
无论是眼前的梅林还是亚瑟,亦或是伯劳与蓝翡翠,当他们清楚真相时,他们就已经开始了慢性的死亡,这次航行不仅是为了打破轮回,更是为了拯救自己。
“相信我。”洛伦佐说。
梅林却摇了摇头,有些悲观地说道。
“不要嫌弃我的悲观,我们总要做好一切的打算……洛伦佐,别让更多人知晓这些了,不然他们也会被牵连进其中。”
洛伦佐一怔。
梅林不准备说什么了,该说的都说的差不多了,医护人员走了过来,推着他离开。
洛伦佐想到了谁,转过身看到了忙碌的塞琉,他想这应该就是梅林在警告他的,塞琉对于这一切都不知情,也不该知情。
“我们会在维京诸国境内后与她分道扬镳,她会留在那里进行谈判,而我们前往世界尽头。”
伯劳好像看出了洛伦佐的担忧,走了上来对他说道。
洛伦佐沉默,他没有回应伯劳,而是停顿了很久才缓缓说道。
“是啊,我们是不是该登船了?”
一切都走向了正轨,作为指挥船,洛伦佐和伯劳等人都登上了晨辉挺进号,船员们向洛伦佐微笑示意,他们大多都是北德罗的成员,剩下的便是训练有素的士兵,他们全部都来自于净除机关。
塞琉也登上了晨辉挺进号上,本来她那位忠诚的管家准备与塞琉一同前往,但迫于不断老去的躯体,在岁月面前他终于服了输,将一切交给了洛伦佐。
为了安全起见,洛伦佐也让塞琉和他登上同一艘船,不止是自己离的近,在这辽阔的大海上,一旦出现海战等情况,这艘被永动之泵改造过的船只将会成为最安全的壁垒。
在这阴暗的船舱下或许没有一支准备就绪的军队,但洛伦佐清楚,这里面藏着远比军队更加可怕的怪物。
“我们会在海上度过很长一段时间,你有心理准备了吗?”
洛伦佐对塞琉问道,她正靠在栏杆旁俯视着下方的港口,浓重的雾气涌出,这艘船只在苏醒,即将离港。
“轻松松,我们之前有过更糟糕的经历,不是吗?”
塞琉难得地露出微笑,洛伦佐一阵失神,然后想起了她所说的。
在很久以前,洛伦佐把塞琉从高卢纳洛里捞回来时,他们就是坐着船回来的,躲在阴暗的船舱里,和一群腥臭的死鱼住在一起,受着严寒与折磨,最后才抵达了英尔维格,比起那时现在的环境无疑好上太多了。
“那么……要出发了。”
洛伦佐说着,洪亮的汽笛声响起,紧接着更多的声音响起,伴随着浓重的雾气,船只驶离了雷恩多纳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