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偷香竊玉 愛下-第796章:鋪子出事了相伴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我的话,让两个人的表情都变得很微妙起来。
两个人对看了一眼,邢兵说:“小林啊,这件事,不容易啊。”
我啧了一声,我说:“不容易就不做吗?这些人这么猖狂,跟他妈吸血鬼一样,动动嘴皮子就要百分之十的利息,他取的是咱们的钱,赚的也是咱们的钱,你要是态度好一点是吧,我们也就算了,你他妈拽的跟大爷似的,凭什么呀?什么叫枪打出头鸟?什么又叫树大招风?这就是,咱们得干他。”
华嫂也冷着脸说:“就是,没这么做人的,这什么黑八爷,太不是东西了,咱们银行怎么就给他打工了?那话说出来,他就得坐牢,不能这么就算了。”
华嫂就随便说说,但是我看着周天明那眼神,我知道,这事有戏。
我承认,这件事,我是想公报私仇的,这黑八一天不除,我一天心里就不好过。
周天明笑着说:“这地下钱庄的生意啊,我们银行调查过,对于他们来说,很简单,第一步需要把老人头打到他在农业银行的账户上;第二步,按照约好的在缅国的交易地点,打电话沟通约定见面提取缅币现金,他不收任何费用,如果不接受现金交易,第二步也可以改为直接去银行提取他的缅国账户的资金,不过银行的手续费他不负责,只需要两步,凭一通电话,一笔跨境货币结算就完成了,这对于我们来说,管控实在是太难了,没办法约束,小林啊,你看……”
我皱起了眉头,对于地下钱庄的生意,我也不是很了解,所以,我没急着说话。
邢兵立马小声地说:“这就是地下钱庄的大概流程看似简单,但风险也非常大,货币在兑换或转账的过程中,授权方式就是一通电话或一张回单,都是以信用为载体,而且不受任何国家保护一旦出现电话不通、兑换人“消失”等情况,则无法追偿,有很多人都被坑过,但是,警察根本没办法抓人。”
我问:“为什么?”
邢兵立马说:“这地下钱庄的生意掌握在缅国人手里,之前不是说了吗?缅国人可以在咱们这开设银行账户,但咱们到缅国开设他们的银行账户则很困难,做地下钱庄生意的主要是华侨,这些华侨之所以能独霸地下钱庄业务,除了他们的语言和背景优势外,还因为他们本身掌握大量财富,而且更容易掌握缅币汇率的波动信息,想要动他们,咱们银行,还真是没办法。”
武俠 世界 大 穿越
我说:“难道,你们银行就没有想过,自己开设兑换货币的业务或者窗口吗?”
周天明笑着说:“怎么没有啊?银行曾经尝试设立兑换网点,但由于错综复杂的原因,最终未能成行,这里面的原因,我不说,相信你也应该能猜到,那些地下钱庄的老板,有的是办法破坏咱们的网点,他们已经成了气候,所以,想拔掉他们,非常的困难。”
邢兵喝了口酒,不爽地说:“对银行而言,参与兑换的交易成本较高。私人兑换不收取任何费用,地下钱庄只赚取汇差。由于他们掌握汇率优势,汇率合适的时候就做,不合适就暂停,收益稳定,风险可控。而咱们的银行无法掌控汇率,收入来源只能是收取手续费。缅币汇率波动大,一天之内随时都会浮动,除非成立专门的部门来跟踪缅币汇率,否则一定会亏钱。可能在填一张单子的时候,汇率就已经变了,但是,央行不可能为了一个口岸专门开设一个部门的,因为成本太高了,除非是美刀,有的赚。”
邢兵说完就摇了摇头。
周天明无奈的笑了笑,他说:“而且,不能一棍子打死,因为瑞城的营商环境很复杂,在德宏州的边境贸易中,这又是不可或缺的部分,和不得不经历的阶段,地下钱庄的存在,让我们银行陷入尴尬,现在银行只是一个转账平台,没有起到促进合作这样的功能,银行能做的只是在系统里把资料补齐,至于他们提供的资料是真是假,银行没办法进行审核,所以对于洗钱,也没办法监管,就算你知道他不是正常的,你也没办法办他。”
两个人的话,我都理解,想要从根本上对付这个黑八爷,银行起到的作用很小,而且,还不能一棍子打死了,因为这些地下钱庄,当地非常需要。
我喝了一口酒,我说:“那,也不能被绑架吧?就算他们得留下,也得留下来听话的,让银行给他们地下钱庄打工?这有点太扯了,也有点太没面子了,尤其是这个黑八爷,这么猖狂,咱们一定得想办法办他。”
邢兵笑着说:“你小子那么厉害,现在江湖地位那么高,你有没有什么办法?我们尽量配合你,公检法都有人。”
我喝着酒,眯着眼,我说:“关键是,对方是华侨,躲在缅国,咱们没办法抓人,咱们要办,肯定是办他违法的事,而且要抓一个正着。”
周天明笑着说:“你说的对,这些老华侨特别的狡猾,他们从来不露面,都是让他们手下的马仔办事,他们手下的马仔成千上万,你抓了那些马仔没有用,只有抓他们的头才行,而缅当局因为业务需要,他们还是支持这些钱庄的存在的,根本就不配合,我们是满头包啊。”
我说:“所以……得把这个人查清楚,并且,要在咱们国家抓个现行。”
周天明说:“何其难啊,这个黑八爷在瑞城成名二十几年,但是,我们只知道他的联系方式,可是长什么样我们都不知道,人家精明着呢,小林啊,这事,不好办。”
我看着周天明虽然说不好办,但是眼神里充满了希望的表情,我知道,他想除掉这种毒瘤。
我又何尝不想啊。
我寻思着呢,突然,我手机响了,我看着是马妍打来的,我就赶紧接了。
我说:“怎么了?”
伊 莉 小
“你快回来吧,云泰祥的铺子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