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wv1h精华小說 紅樓春討論-第五百八十五章 尹皇后:賈薔果真是個好的!閲讀-bdvea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唔,娘娘的葡萄好甜!”
凤藻宫偏殿内,贾蔷自一宝蓝色插丝珐琅百鸟花卉玛瑙盘中摘了颗晶莹剔透的碧玉葡萄吃了后,登时眼睛一亮,称赞道。
尹皇后闻言笑道:“这是西域进贡来的马乳葡萄,喜欢吃你就多吃些。”
贾蔷闻言笑着谢过后,果然又摘了四五个,一气填进口中。
李暄往日里不爱吃这些,此时见贾蔷吃的那样好吃,忍不住也开始吃了起来。
不过他一口下去,就嚼碎了葡萄籽,一股最让他厌烦的涩麻味传来,李暄忙啐了几口,赶紧用茶压了压。
再看贾蔷,吃葡萄不吐葡萄皮,连葡萄籽也没见吐出来,不由骂了声“甚么好下流种子”!
贾蔷见之,哈哈大笑一声后,“呸”的一下,一颗葡萄籽砸在了李暄脑瓜上。
極痞保鏢
就当李暄暴怒,要打来时,却见贾蔷面色有些深沉,声音更低沉的问道:“数月未进宫来,怎发觉娘娘憔悴了不少?可是王爷太过惫赖顽劣,让娘娘操碎了心所致?”
李暄:“……”
尹皇后心中一动,面上却气笑道:“你们俩有哪个省心的?一个莫说二个!”
顿了顿,又问道:“本宫听说,你让王子腾这个兵部尚书,和宝郡王李景多多来往,此事可是真的?”
贾蔷闻言咂摸了下嘴,略带些苦笑道:“宝郡王他……和兵部左侍郎吴阳侯孙万千,还有右侍郎睢阳伯张汉清闹的都很不愉快。那两个是经年老将,常年在边关,带惯了骄兵悍将,常和北地马匪甚至和蒙古鞑子交锋。这些年,大军团作战没有,可小股触敌其实并未断过。这样的领兵大将,单靠王者霸气去压,其实很难压住的。臣就同王子腾说了下,兵部议事时,若那两位太过分,就让他出面帮帮宝郡王。不看宝郡王的面子,也得看娘娘的面子。且王爷先前也同臣说过,要帮娘娘您分忧。”
尹皇后闻言,眼圈都快红了,又看了低头不语的李暄一眼。
她是真不明白,连贾蔷和李暄都明白的道理,李景到底是怎么了?
整个人如同魔怔了般,打算往黑路上走到底,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架势。
她分明已经同李景说了,他父皇点明,若是他能和林如海、窦现以及后面陆续将要归来的韩彬等国朝柱臣打好关系,那前途就算安定了一大半!
網遊之最強劍 秋雨吾醉
这是隆安帝看在她这个结发嫡妻的面上,甚至将话都已经挑明到这个地步了。
然而李景在所谓的“礼贤下士”被婉拒后,自尊心就受不了,竟是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姿态,让尹皇后伤透了心。
李暄沉闷道:“母后,该做的您都已经做了,连贾蔷都看出来,您近来憔悴了许多,就好好歇歇罢。别说儿臣,三哥、四哥他们哪个不拿您当亲娘?不管是哪一个,其实都一样。您又何必再为大哥费心?他都那么大的人了,就让他自己去拼罢。”
尹皇后闻言笑的愈发复杂,贾蔷看在眼里,也觉得心累,不管是天家还是百姓家,当娘的原来都一样,没有轻松的。
尹皇后揉了揉眉心,对贾蔷道:“省亲之事,回头本宫会同皇上说的。只是眼下肯定没有功夫,贤德妃若是没升皇贵妃,倒还得闲,如今真是半天的懒也偷不得。再等等罢,到年下说不得会好些。”
贾蔷笑道:“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顿了顿又道:“马车应该很快就能赚到钱,等赚到钱后,臣先将臣的那一份借给王爷,凑一凑在密云那边修个行宫。那边有温泉,还有桃花,眼下桃子都快熟了。如此,娘娘也有个散心的地儿。”
忠犬變成貓
尹皇后国色天香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道:“难为你们这片心意了。”
李暄撇嘴道:“他若果真有孝心,还谈甚么借不借?你这个大财主,这一夏天,冰室营生把京城其他冰室都快挤倒完了,银子不知赚去多少。这会儿居然还有脸谈借?”
贾蔷“啧”了声,道:“说是借给你,到底甚么时候还随你的意罢。这借本也是对外面的说法,承蒙娘娘厚爱,已经让外人抬举我成了佞幸奸臣了。再掏银子起园子,他们还不把甚么罪名都往娘娘身上赖?我其实无所谓,但不愿娘娘贤名受损。”
李暄嘿了声,笑道:“这还差不多!”
總裁盯上醜女妻
尹皇后看着贾蔷笑道:“这些都是不当紧的,微微瑕疵之名,也坏不了我甚么。只有一点,贾蔷你且记住,不要再让王子腾掺和宝郡王的事了,你也不要参与进去,更不要将你先生牵扯进去,你明白了吗?”
贾蔷闻言,心头一震。
这是,已经要撒手放弃了么?
……
贾蔷出宫后,尹后看着喜滋滋、乐颠颠儿的李暄,忍不住笑道:“怎这样高兴?”
李暄眉飞色舞道:“今儿那黑面老倌儿实在可恶,可恨要不是儿臣这个皇子的身份,非给他一通老拳不可!好在,贾蔷来了后,把他怼的一愣一愣的。哈哈哈哈,母后,你说贾蔷这小子,哪里来的那么多歪主意,连崇尚节俭都成错的了,奢靡受用才是利国利民的,哈哈哈!”
其实连李暄听来,虽觉得贾蔷有些歪理,但这理实在歪的有些狠了。
也难怪,几千年来的圣人教训,历朝历代的大儒名臣,就没有一个鼓励君王好好花钱的!
尹后笑了笑,道:“那是你不懂贾蔷骨子里那股冲劲儿!虽然他赞成贵人富人多花钱,但背后是为了更好的挣钱。”
李暄一拍巴掌,恍然大悟道:“母后这一说,儿臣就明白了!母后不是常说,儿臣为何这样愿意和贾蔷顽,与他做朋友?儿臣原也不是很明白,母后方才这么一说,儿臣才清楚。儿臣天性惫赖,不愿意去争抢甚么,所以天性就愿意和骨子里有上进心的人做朋友!”
尹后奇道:“不是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么?怎你还要和相反的人分在一起?”
李暄忙道:“母后,儿臣的意思是,贾蔷的上进冲劲儿,是和他自己较劲,不是为了单纯的去争权夺利,攀附富贵。母后您想想,贾蔷从一开始,其志向就不在官场上,当着先皇的面,他都敢起誓。后来是被逼着没法儿了,才回京承袭的爵位。还有那个官……母后您想想,但凡一个好权力的,谁会把官印放在衙里,十天半月不去一回的?儿臣觉得,不止儿臣,便是父皇也因为他淡泊权力,才会以子侄视他。一个人,是不是真的淡泊权力,一眼就能看出来。儿臣看不准,父皇也必然能看准。所以,儿臣才愿意和他顽,纯粹些。”
尹后闻言沉默稍许后,叹息道:“怪道,你同你大哥他们,都没这么亲近。”
李暄嘿嘿一笑,道:“其实不止儿臣愿意和贾蔷亲近,大哥、四哥还有宁王兄,和宗室里几个好金银的王兄乃至王叔王伯,不知给贾蔷下了多少请柬,可贾蔷谁的面子都不给。”
尹后眼神有些复杂,道:“贾蔷还真成了圣人不成?哪有人不好权势的?”
李暄哈哈大笑道:“母后您难道不知,贾蔷一直在城外码头上停泊着一艘船,随时准备跑路来着!哈哈哈!”
尹后扯了扯嘴角后,也是“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凤眸中,似有一种神色坚定下来。
……
自宫中回至宁荣街时,天色已暮。
见林之孝已经在门楼下不知等候了多久,贾蔷无奈的一叹,从身旁商卓处接过来一个木箱,又有四个西州蜜瓜,也就是前世所说的哈密瓜。
木箱里是马乳葡萄,他将木箱交给迎过来的李用,道:“把这个送去我院里,让晴雯收好了。”
道法天尊 音樂胖子
李用忙应下,贾蔷将一个西州蜜瓜给了铁牛,道:“拿回去和舅舅、舅母、姐姐和小石头一起吃,尝尝鲜。”
铁牛嘿嘿笑着应下,一只手就将一个西州蜜瓜托起。
贾蔷又取了一个,让商卓带领亲卫兄弟们尝尝,道:“一人尝一口,回头我让人去西市寻摸寻摸,有好的就拉一车回来。不过里面的瓜瓤不要吃了,晒干了当种子使,明年咱们可以放开了吃。”
诸亲卫纷纷大笑起来,道:“主子奶奶们都不够吃,能尝一口便是大福分,岂敢嫌少?”
重生之翻身
剩下两个,一个还是送到贾蔷院里,一半给香菱、晴雯她们去吃,一半留给平儿、可卿、尤氏。
一个则带去东府……
……
“侯爷回来啦!”
府上早已挂了灯,抄手游廊上六七个换了秋装衣红着绿的小丫头子看到贾蔷到来,纷纷欢喜叫道。
贾蔷一手托着蜜瓜,与她们笑了笑后,入了荣庆堂。
刚进门厅,抬眼看去,满堂珠翠,灯光之下简直有些耀眼。
何谓富贵风流,想不来不过如此罢。
“哟!蔷儿带了个好东西来!”
数凤姐儿眼尖,方才不知道在堂正中说甚么,正惹得满堂大笑,这会儿看到贾蔷手里所托之物,迈着细碎急促的小莲步一阵风一样过来,从贾蔷手中取到后,惊喜道:“原来是蜜瓜!”
西瓜已经不算新鲜物儿了,中原也广泛种植。
不过蜜瓜仍是稀罕物,中原种的,始终没有西域种的甘甜。
贾蔷笑了笑,与黛玉看了眼后,又对贾母等长辈见了礼,方道:“正巧西域进了一批西州蜜瓜给宫里,皇后娘娘赏了我两个,就带了一个来。”
凤姐儿气笑道:“蔷儿也忒小气了,就一个,还截留一个。就这,够哪个吃的?”
贾蔷呵呵了声,道:“林妹妹不必吃,四姑姑也算了,一会儿家去吃。二婶婶若想给老太太她们省省,一会儿也到我那边去吃罢。”
凤姐儿和贾蔷对视了眼,她何等精明,一下就看出别有深意,笑道:“罢罢,就这么一个稀罕物儿,老太太分一半,太太分三成,其她姊妹们一分,哪里还够?一会儿我还是去东府那边蹭蹭罢,他那边人少!”
众人又笑开了,贾母问贾蔷道:“不是说宫里出了好大的事么,人家王爷都亲自来叫了,出了甚么样的大事?总不能就为了这蜜瓜罢?”
贾蔷摇头道:“外面的一些破事,不过也没甚么了。解决完后,去了凤藻宫,娘娘赏了这些。我又同娘娘说了家里园子修好了,何时能请皇贵妃省亲之事……”
此言一出,一直木菩萨一般的王夫人登时一个激灵,抬眼看向贾蔷。
贾母也激动的坐直了身子,道:“皇后娘娘怎么说?皇贵妃何时才能省亲?”
贾蔷淡淡道:“娘娘说,若是皇贵妃还是贵妃,那近月来就能安排,便是回家过个十五团圆团圆也使得。可皇贵妃现在操持六宫权柄,身上负担太重,一刻都缺不得。只能等年底时再看看……不过,必是能成行就是。”
贾母等人闻言虽有遗憾,可只要能听到准信儿,也是高兴的。
等贾母话问完后,贾蔷走到黛玉身边的空位置坐下,也不知是不是专门给他留出来的……
他问道:“今儿我走后,可又逛了逛?”
黛玉抿嘴笑道:“未曾逛全,只紫菱洲、秋爽斋、藕香榭和怡红院。”
贾蔷闻言呵呵一笑,看向迎春、探春、惜春,道:“住处名字可还满意?”
这些名字多为原著所记,原皆出自宝玉之手,后来大都被元春所改,贾蔷不愿改了大观园的原本印象,所以悉数留用。
三春自然没有意见,贾蔷最后看向湘云,道:“怡红院太大了,你林姐姐说你心中有英豪大气,原该住这样的大宅子。只是我寻思着,你一个人住再带个翠墨,也没甚意趣,不如就让宝琴和林楚一起随你住在里面。那两个也是爱顽的,你们一起也有个伴。不过,宝琴爹娘在扬州,早晚要回家去。林楚家在布政坊,也要回去。所以怡红院就是你的,往后搬进园子后,那就是你的家。你是她们的姐姐,也更懂事些,她们都要听你的。史妹妹,你可愿意?”
現代神人 天才少年
湘云闻言,紧紧抿了抿嘴,红了眼圈,大眼睛里都泛起泪花来了。
她打襁褓里就失了双亲,跟随二叔二婶婶一起度日,虽在外面场面上仍是侯府千金的气派,可内里到底如何,她自有感受。
同是史家儿女,史鼐的子女们都可过着公子小姐的日子,独她因为大一岁,就要每日跟随婶婶、嬷嬷们做女红,一直做到夜里。
她愿意把史家当家,可史家未必愿意拿她当正经家人。
还是贾母看不过眼去,打小接过来,一住就是半年。
可贾母到底只是姑祖母,隔了一层,史家又一直不给贾母长脸。
所以贾母虽也疼她,然湘云在贾家终究只是客。
住了好些年,也从没个真正属于她的落脚处,只是跟着贾母时,在碧莎橱里对付着住。
直到现在,她终于有了属于她的女儿家的绣楼……
见她大眼睛里泪珠断了线似的往下掉,众人都心疼坏了。
连贾蔷想安慰甚么,都不知该从何处安慰。
終須夢 彌堅堂主人
这时,却见黛玉起身走到她跟前,轻轻将湘云的螓首揽在身上。
末世之植物小隊 呱瓜呱
湘云伏在黛玉的腰间,闷声抽泣起来……
……
PS:我其实,是有些心疼湘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