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l0r火熱都市言情 真的不是重生 寧溪南-第1621章 傳統的衰落推薦-n9s8l

真的不是重生
小說推薦真的不是重生真的不是重生
孙红叶斜了张彦明一眼:“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也没见你补课呀。”
“以前在什么书上看到的,模模糊糊记得一些。也可能是报纸新闻。”
“我都问过咱妈了,以前你家里根本就没什么书,妈说不是厂子的员工手册就是红宝书,你从哪弄的那么多书看?还什么都有,书店哪?”
“就是因为家里没有书,所以才特别喜欢看书,到处找书看。同学同事,图书馆,反正别人玩的时候,我只要可能,都在看书。”
“那不是应该变成书呆子吗?你也不呆呀。”
七日茧
“我比较宅,喜欢在家里待着,要不是看过太多的书能养成这种习惯吗?从上午看到天黑不吃不动是经常事儿。
什么书都能看,报纸杂志,哲学政治,高年级课本,反正能看的就行。”
店铺的经理微笑着站在边上,听着这两口子在这闲聊。估计心里肯定在骂。
“还真有钱包和领带。”孙红叶向一边的展示柜走过去。
“这是我们的礼品赠品产品,从锦盒,摆屏,扇面,钱包,三角包到领带,香囊,书封,还配有同色花纹的定制品,钢笔,烟灰缸,领带夹这些。”
两个人仔细看了看,拿出来摆弄摆弄,那种猛然间的惊艳感就马上消退怠尽了。做工设计各方面实在是无法言表。
尸借贷
就算是机工织锦,那也是锦,硬生生的给做出了低档伪劣品的感觉来:严格来说,这是三十年前的礼品规格。
包包和领带这些东西做工上还要略好一些,可是图案花纹设计的都没什么惊艳感,太过平淡,和标价完全不在一条线上。
张彦明感觉如果没有花纹反到可能比现在这样好一些。
可惜了。
“上楼上看看吧。”
“好。”孙红叶也感觉有些失望。
上了二楼,这里的东西比楼下确实看着摸着要好过不少,但还是一样的问题,产品设计太差,太老旧。
虽然这东西是属于传承品,一千多年历史了,但是设计样式方面有必要也要遵循一千几百年的传承吗?
这方面旗袍做的就要好的多,虽然它的历史不是很长,但与时俱进方面做的还是到位,能不断的推阵出新适应当下的市场审美需求。
“你们这里客人多么?”
上三楼的时候,张彦明和陪同的经理聊了几句。
“还好,不过购买的不是很多,我们还在努力。”
“主要是靠单位采购?”
“对,没办法,民间的接受度不是太高,一是偏贵,二是现在的年轻人喜欢差异太大。”
“那为什么不试着推出一些能满足现代年轻人审美的产品呢?”
“这个我也做不了主啊,是生产那边的事情。再说这东西传承的不就是传统吗?如果没有了这些传统的东西,那云锦还是云锦了么?”
张彦明摇了摇头不再说什么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从2000年起,江南地区的很多传统名特产就开始直线衰落,最明显的就是那些各式糕点小吃,已经差不多成了难吃的代名词。
纠其原因,就是太过‘传统’了,只知努力的还原坚持老的一套,却从来不思考与时俱进,衰落自然在所难免。
以前的老百姓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现在的老百姓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有可比性吗?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在这个天天过年的时代什么吃不到?这个‘传统’坚持的还有什么意义?靠恋旧能有多大的市场?
张彦明小的时候,只要是甜味的东西都会受到喜爱追捧,现在能行吗?大家都开始少糖禁糖了呀,讲究健康饮食,你不改变怎么打开销路?
盜墓 之 祭 品
三楼比较空旷,没有过多的装饰,墙壁上挂着一些展示品,中间有两台织机在工作,四个工人两上两下的专心忙碌着。
经理做了个轻声的手势,张彦明点了点头,和孙红叶靠近拦阻带看工人操作。
比发丝还细的丝线密密麻麻足有近万根吊在空中,下面的人管织,控制经线,上面的人管配色,控制纬线,专心的织着。
这玩意儿一天下来也就是织个四五厘米的样子,不只是考验技术,更考验耐性。
等张彦明和孙红叶看了一会儿,经理示意他们过去到一边,带他们看了看原料,各种蚕丝,金丝银钱,彩绒,羽毛线,一一做了介绍。
墙上挂着一些成品展示,挂画,团屏桌屏立屏,有大有小,都是传统图案,什么一品补子,团龙,还有小一点的动物和花卉。
张彦明拿起一个团屏细看,感觉不太对劲儿,屏架竟然是塑料的。靠了个大靠,这设计真特么是天才。
“实物是红木的,因为易损坏,展品就用了实心注塑。您放心,都是纯手工雕琢的上等红木。”经理看出了张彦明的表情,在一边解释了一下。
张彦明这才感觉差不多,这才对嘛:“应该在边上贴个说明,要不然误会的可不是我一个。”
“我会向上面反应的,这个我说了也不算。”
“你们是私人公司?我怎么感觉是国营的呀?”
“我们是原国营改制的股份公司,各方面还在完善中,会不断改进的。”
“这个图案可以定制吗?”孙红叶问。
“您想要的是什么图案?”
“弄一幅中堂怎么样?喻意长寿吉祥的那种,挂爸妈他们屋中堂。”孙红叶和张彦明商量。
张爸张妈从农村出来,在工厂干了一辈子,对这些什么文化呀传统啊一概没有什么了解和追求,现在家里的中堂上就贴着个斗方福字,好几年了也没换过。
“行啊,你给换上他们肯定喜欢,我要是张罗就得挨骂。要弄就再给咱妈那屋弄个横幅,不能厚此薄彼。”
“挂谁的字?”孙家敏不太喜欢画,喜欢书法作品,如果要做织锦的话,谁来写就得琢磨琢磨了,这一幅字织出来至少几万块呢。
“谁的也不合适,我写。我自己写。”张彦明毫不犹豫的做了决定。
自己家里挂谁的字都不合适,还是自己写最实惠,想怎么挂怎么挂,想挂多久挂多久,什么都不用想不用琢磨。
别看酒店公司办公室有不少‘墨宝’,其实那东西就是一把双刃剑,有好处自然也有坏处,在国内这种政治氛围下什么都不好说。
不过具体问题到不是很大,大不了到时候摘下来就行了。
可是这一幅就不一样了,花费重金打造那意义能一样吗?你没有什么想法别人也能领会到无数种想法来。
所以,自己写,什么时候也没毛病。
经理在一边没什么表情,就感觉这对狗男女脸特么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