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73w9精华都市小說 靈契之主-第七百五十七章 陰邪作亂讀書-t0u8i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孙垒尖嘴猴腮,精瘦的样子显现出些病态,可他依旧是冒险者工会的副会长,权力大而目光远。此时,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时,他率先看向北境长城以北。那里,掀起了一道风,风中有未知的力量。
会长和学院三位强者已一天未归,可对那等高度的人而言,并不算多么罕见的事,因为他们对时间的观念没有那么准,毕竟不用一日三餐,只要记着夏初有大战即可。这是孙垒平时的想法,可现在,这突然刮起的风,兴许需要他回来。
藥 窕 淑女
“戒备!”
孙垒终是喊出这句话,学院强者发现这等情况时,再度下令。当即,百里长城再度燃起城墙上的灯火,令天地不再阴暗,两百余位大修行者站在城墙上,注视北方,因那里的力量而惧。负责后勤的战士们正做好饭,还不知发生什么,便随便扒拉两口,空着肚子跑上城墙。
大修行者皆分散而立,负责后勤的战士们太弱,便窝于狼烟烟囱下。
“幸亏今天有月亮星星,否则点狼烟远处都看不到。”
“是啊,不知北方有什么。”
“不会是魔道生物提前进攻了吧?”
“不可能,若真的那样,会长大人早就回来了,岂会不知去处?”
“说的也是。”
重生之嫡非良善 殀儿
这里是长城中部,强者聚集之地,还能从这些事上大致判断情况。可两侧的修行者及战士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只有以元气传话,希望得到解释。
长城每到夜晚便极为恐怖,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不说,还没有半点掩体,四周皆是草原,有种暴露于魔道生物眼下,随时会被分割的感觉。所有人都战战兢兢,虽说做好了战斗准备,可还是对突如其来的事有些畏惧。
所幸,第二批队伍很快将会到来,到时将有大批人加入到他们的队伍中。俗话说人多胆子大,怎么也不用像现在这样。战士们倒能窝在一起,因为实力弱无可厚非,可一些生果或曲轮境界的人,说弱也不弱,说强也不算强,处于一个极为尴尬的境地,独行又不能应对一切,很是尴尬。
所有人的面色都极为冰冷,而一阵风迎面吹来,刮在他们因此地太过干燥而龟裂的脸上,也令灯火熄灭,将他们震在原地,说不出话来,小心翼翼的看着四周。风中的气息,更是让他们如处苍穹之巅看世界,那种极大的感觉,令他们感叹起自身的渺小,沧海一粟都不如,可又畏惧的想要退到安全地。
很多人也于风中愣住,不知北方草原上的生物究竟是什么?虽说没有回答,但大家都不约而同的以为是那个名为黑煌的魔头,她所在的境界,可是云巅。对于很多修行者来说,这个并不熟悉的词只是对自己的碾压,可现在这股气息,是她发出的吗?
惊愕之中,各方得到消息,悬在心头的石头才算落下。
“各守岗位,我们会前去观察,很快给出回复。”
这是孙垒的声音,那道尖长如太监的声音辨别度很高。他离开后,众人才算安心,可隐约的不详感,不知是畏惧产生,还是一种自我欺骗的幻觉。
长城中部,孙垒和一位学院人准备上前,不忘回头叮嘱道:
“若我们一刻钟没有回来,就暂时放弃长城,退后百里!”
这道声音发出后,长城上的人再度害怕几分。可二人离开长城上新点的灯火余光,似被黑暗吞噬,半点身影都看不到,且无气息存在。说也奇怪,城墙上的人抬起头,明月星辰那么亮,怎么长城外还那么暗?
扭过头看了眼身后,长城之后都无事,就是眼前这片天地,暗的有些奇怪。所有人都觉得是阴邪作乱,而外面的人担心,里面的人亦然。孙垒或是为了掩盖自身的畏惧,或是因为四周力量的庞大,以说话掩盖自身的尴尬。
“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会长怎现在都不回来。你和学院三位前辈有联系吗?他们是否回了学院?”
“没有。”
雲 霓 作品
学院教员生死看淡,这股勇气,倒令孙垒有些惭愧。可他提着胆子,大步向前时,身前不远处出现一道人影,于元气的光芒下出现。
“会长?”
孙垒和教员下意识驻足,准备战斗,可没想眼前人既然是冒险者工会的会长。隆熊从黑暗中走出,粗犷如石的脸上带有几丝笑意。
“没事了,回吧!”
“会长,发生了什么?”
忽然间,孙垒惊愕的看向四周,天地既又没有原先的阴暗,着实令人觉得奇怪。
面对孙垒的提问,隆熊简单回答道:
“和学院的三位强者聊了会天,结果有魔道人来探消息,我们本想将其留下,可纠缠白天,还是让其逃走了。”
这样的话没什么破绽,孙垒也松了口气,连连说:
“原来真是阴邪作乱,不过没事就好,不过那魔道生物也真是强,既然能在会长和学院三位强者的围攻下逃走。”
“越是如此,越证明夏萧带回来的消息可靠,那黑煌的实力,还在云巅之上。”
那之上的实力,究竟该是怎样的存在?孙垒无法想象,他只是参天实力,知道参天已能完全几乎所有想做的事,而问道和云巅,在于感悟和对整个世界的联系。而云巅之上,莫非要和世界肩并肩?
没有经历过的事,听再多也难以想出个所以然,言传无法弥补脑中的画面缺乏。教员跟在他们身后,总觉得有些端倪,直到脑中响起一句话。
“我们先走了,注意安全。第二批队伍将来,将我们学院人照顾好!”
这是涂文雅的声音,虽说这位前辈在学院中很少露面,可他们之前见过。因此,教员才算将心中的疑惑放下。可今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都会忘记,但不是只有他们发现了这些,只是他们将其说了出来。可就算有了此次经验,同样知道这件事的强者,也不知要如何对付大荒世界。
她首次露面,谁会知道她想做什么?而且就算知道,又能如何?他们生存在大荒,使用的元气都为大荒所有,又能掀起什么浪?若是那样,它又为何此时现身?当真是个难解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