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8u5r人氣玄幻小說 大叛賊 愛下-第八百五十五章 關外看書-ko7d6

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
盛京,也就是后世的沈阳。
大明木匠 魏育民
在一处府邸中,身着便装的十三阿哥正坐在主位,静静听着左右几人的讲述。
一晃就是一年多过去,如今的十三阿哥同当年已有些不同,相比在北京当阿哥的时候,现在的他面容刚毅,身上锋芒已敛,气度显得极是沉稳。
坐在下首的是三个人,左手第一位的自然是盛京将军嵩祝,右手第一位的是辅国将军阿扎兰,还有一个是宗室永谦。
青春上甘嶺 旅陌阡
嵩祝暂且不去说他,十三阿哥抵达盛京后他是第一个投靠十三阿哥的人,这自然和他的身份有关,作为雍亲王的奴才,十三阿哥同样也是他的主子,何况如今满清已西迁,根本顾不得辽东这边,以十三阿哥的身份地位,嵩祝权衡利弊后很快就站到了十三阿哥这边。
至于辅国将军阿扎兰,这人是简亲王雅尔江阿的二弟,康熙四十一年三月授头等侍卫,封三等辅国将军。四十六年时,阿扎兰由于身体原因解退其职,随后回到辽东修养。
阿扎兰在当头等侍卫时同十三阿哥就认识,两人因为年龄相近、脾气相投,交情很是不错,算得上是好朋友。可惜的是阿扎兰后来去职回辽东,双方就中断了联系,直到十三阿哥来到盛京后再一次见面。
对于阿扎兰,十三阿哥是了解的,阿扎兰的身体虽然不如父辈那样强壮,平日里身子也不怎么好,不过他却是一个颇有才干的人,尤其是对于军事很有见道,要不当年康熙也不会直接授于他头等侍卫之职。
如果阿扎兰不是当年因为身子骨拖累的话,以他的出身和能力必然是会被大用的,可惜的是阿扎兰在康熙四十六年得了一场大病,无奈只能主动去职休养,也正是这个原因,回到辽东后的这几年中,阿扎兰身体倒是恢复了不少,原本想再一次回京谋职,谁想到就迎来了天下大变。
对于阿扎兰,十三阿哥极为看重,在拿到盛京军权后十三阿哥就私下找到了阿扎兰,邀请他出山为自己谋划。阿扎兰对此很快就同意了,这一来是因为当年的交情,二来也是因为目前满清日落西山,作为宗室自己不能袖手旁观。而其三,可以说也是最重要的一条,那就是十三阿哥给了他一个无法拒绝的承诺。
要说起这个承诺,就不能不提庄亲王博果铎了,作为满清的****,庄亲王博果铎可以说是地位尊荣,在关外也拥有极大的势力。
可惜的是,庄亲王博果铎如今年老,却没有子嗣,等他一死后,庄亲王之位必然旁落他家。如果是在以前,由谁来继承庄亲王的王爵肯定是由皇帝来决定的,但现在的满清远在西安,根本顾不到辽东这边,建兴皇帝哪里做得了这个主?
古城疑案二 獨眼河馬
所以十三阿哥直接向阿扎兰承诺,等到时候他会支持阿扎兰取得庄亲王之位,这个诱惑对于阿扎兰而言是极大的。
宗室永谦和阿扎兰关系很近,从两人的身份来讲阿扎兰其实是永谦的亲叔叔,而永谦正是简亲王雅尔江阿的三子。
说是三子,其实他这个三子和长子没什么区别,因为他上面的两个哥哥一个在十三岁的时候死了,而另一个在九岁那年也去世了。所以从兄弟排行来看他虽然是老三,却是雅尔江阿最大的儿子。
永谦的年龄是几人中最小的,今年才十七岁,不过他身材粗壮,从小练武,双臂一振有千斤之力,更开得五石硬弓,骑射功夫极好。
永谦的志向就是同祖辈一样横刀立马,驰骋沙场从而建功立业。在十三阿哥看来,颇有勇力的永谦虽然缺乏谋略无法为帅,却是一个极好的将才,何况永谦同阿扎兰的关系很好,自己正在用人之时,无论是为了大业或是拉拢简亲王一脉,十三阿哥都不会不用永谦。
防火墻之巔峰對決 斷章
现在嵩祝正在说着黑龙江将军和吉林将军(宁古塔将军)那边的事,现在的黑龙江将军是托留,而吉林将军是孟俄洛,这两位将军在十三阿哥获得盛京支持的时候就投靠了他,所以从东北关外来讲,十三阿哥已完全获得了三大将军府的全部支持。
“托留的身子骨现在不怎么样,去年冬天起他就经常卧床不起,据说有时还咳血,眼下开春后倒是好了些,不过医生让他继续卧床修养。”嵩祝叹着气说道,边说边摇着头:“他的年龄也不大,怎么就这样了呢?前些时候让人给奴才带信,说是自己恐怕熬不了多久,让奴才告知主子爷一声,还请主子爷早早安排。”
盛嫁
这件事十三阿哥是知道一些的,但没想到托留病的居然这么重。原本,十三阿哥是打算现在开春后让托留和孟俄洛来一趟盛京,但现在这样托留是肯定来不了了。
不过还好,孟俄洛到是已在路上,算算日子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抵达盛京。可是托留那边的确要提前做准备,作为关外的三大将军府,除盛京这边外,托留的兵力是仅次于嵩祝,再加上其辖地广阔,位置非常重要,直接控制着黑龙江流域甚至包括蒙古东部,是关外的后方重地,丝毫不得有失。
一旦托留病重不能理事,甚至去世的话,黑龙将将军府就群龙无首,假如有异心者不同十三阿哥一条心,那么他就将失去这块重要的地盘。对于这个结果十三阿哥是绝对不愿意看见的,所以他当即就沉思了起来。
“现在齐齐哈尔那边托留是如何安排的?”想了会儿,十三阿哥开口问道。
“如今依旧是托留抱病理事,不过主子爷您也知道,这不是长久之事,再者托留也未让奴才转告谁可接替,依奴才的猜想,恐怕是托留让主子爷安排的意思。”
微微点点头,十三阿哥表示明白。托留这么做是表示他的忠心,同时也是用这种方式来提醒十三阿哥恐怕他的几个部下都不堪当重任,或者是不能完全信任的意思,要不然他也不会如此。
所以,黑龙江那边究竟由谁来接替托留,这个十三阿哥倒要好好想想,这个人选不简单,一要身份足够,二来要能信得过,三来也需有很强的能力,眼下十三阿哥倒一时间想不起谁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