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w6c2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問丹朱-第三百五十六章 陪同-kax38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陈丹朱胡说八道的习惯,楚鱼容也算是习惯了,但这一次还是猝不及防也差点失态。
没有面具的遮挡,差点没控制住表情。
他忙借着咳嗽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神,看向陈丹朱,道:“这样吗?将军真的喜欢吗?我跟将军也不太熟,唯恐哪里唐突失礼,有丹朱小姐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陈丹朱眼中泪光闪闪:“六殿下如此有心,将军当然真的欢喜。”
站在一旁的阿甜回过神,垂在身侧的手握了握,太好了,小姐又在骗人了,她的小姐又回来了!
竹林脸也如以往那般僵了,什么担心啊忧愁啊都烟消云散,将军不在了,丹朱小姐这是要骗新的靠山?
这个初来乍到养在深宅不知人间烟火的六皇子吗?
这个六皇子也太好骗了吧!丹朱小姐说的这种鬼话都信?
竹林忍不住看枫林,见枫林的脸色也古古怪怪,是吧,枫林也看出来了吧,唉,将军尸骨未寒,还是在其墓前——丹朱小姐,你适才还说将军能看着你吃喝呢!那将军看着你用他来骗人会怎么想?
竹林只觉得太阳穴突突跳,头疼。
那边的六皇子被丹朱小姐哄的很高兴,给陈丹朱介绍这个是什么那个是什么,这是西京最有名的酒,说到兴起,忽的将酒打开:“丹朱小姐,你来尝尝。”
陈丹朱也不客气,还说什么:“我来尝尝将军喜欢的酒。”
竹林心里冷笑,也不想想自己什么酒量!喝吧,喝多了看你怎么骗人!
可惜的是陈丹朱只喝了一杯没有喝多,没喝酒的六皇子倒像是喝醉了,要让人就地烧火,把从西京带来一头小羊烤了——
“西京的羊肉跟别的地方吃起来都不一样。”他挽着袖子,“丹朱小姐尝尝。”
六皇子果然像个养在深闺里的漂亮小姐,天真啊——比那个刘薇小姐还要天真,丹朱小姐哄骗刘薇小姐还往药铺跑了很多次,又是买糖人又是送礼物的,这个六皇子,丹朱小姐不过才说了两句话,连眼泪都没掉呢!
超凡末日城
竹林忍不住对枫林道:“劝劝吧。”
先前丹朱小姐在这里吃吃喝喝也就算了,六皇子又被引的要在这里架火烤羊,铁面将军的墓地都变成什么样了!
皇帝知道了,非要打死他们不可!
皇帝舍不得打这个刚进京的儿子,就要双倍的打陈丹朱,都是她带坏了六皇子。
枫林眼望天:“我哪里管得了,我只是一个护卫,跟六皇子也不熟。”
是啊,六皇子不是铁面将军,枫林他们被派过去,的确是个外人,竹林心里怅然。
还好竹林没有怅然太久,陈丹朱制止了六皇子。
“我吃不吃不重要,将军他也吃不到。”她哀婉说,“将军能看到就很开心。”然后给六皇子出主意,“这些既然是西京来的,殿下不如给陛下送去,烤着吃,陛下虽然是四海之主,但这么多年生长在西京,肯定也是思念故土的。”
楚鱼容立刻点头:“丹朱小姐说得对!”再转头看墓碑,高声道,“将军,这些你都看过了吧?看过了我就拿去给陛下,让他也高兴高兴。”
陈丹朱也看墓碑,怅然说道:“自从将军不在了,陛下也很伤心,如果陛下能高兴,将军肯定也会高兴。”
第一嫡女
楚鱼容转过头看着陈丹朱,缓缓道:“我真是太幸运了,一来京城就遇到丹朱小姐,得到丹朱小姐的指点。”
陈丹朱轻轻拭泪:“这是将军看到殿下的心意,才有这个安排,若不然世上那么多人,怎么只有殿下遇到我。”
竹林已经不是心里对着天翻白眼了,而是想吐血——那么多人都没遇到丹朱小姐,是因为丹朱小姐你根本不来祭奠将军啊!
家有仙妻:王爺哪裏跑
也是老天不长眼啊,怎么丹朱小姐才来一次,就遇上了六皇子。
他该怎么办啊!他转头看枫林,枫林的脸色看起来也像要吐血——
“枫林。”竹林忍不住哑声问,“你怎么脸色这么差?”
枫林眼看着天,手按住心口干笑:“可能是赶路太累了。”
这边六皇子又催促人收拾了祭品装了车,又对陈丹朱邀请:“丹朱小姐跟我一起进城吧,我第一次来这里,我很久没有见过父皇和兄长们了,丹朱小姐陪我一起的话,我心里踏实一些。”
時代升格計劃 王道一
但那也是亲人啊,怎么也比跟这个从没见过的陈丹朱熟吧,怎么就有陈丹朱陪着就踏实了?竹林在一旁腹议,他现在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六皇子了!
但陈丹朱很喜欢这个六皇子,声音轻轻柔柔的说:“别怕,有我在,我陪你进京。”
竹林将马车赶横冲直撞,但跟身后百人重骑,宽大车驾相比,显得形单影只,气势也少了很多了。
竹林沉着脸很想甩了这群兵马,但不管他怎么扬鞭催马,那些人也稳稳的跟着——到底是骁卫骑兵,都是跟他一般厉害的。
而且陈丹朱也叮嘱他走慢点。
愛與不愛之間
“六皇子身体不好,不能颠簸。”陈丹朱说道,“咱们走慢点。”
竹林忍不住说了句“我看他挺精神的。”
鬼戀:來自冥界的情郎
那个年轻人的确很精神,眼里都是光,并没有久病之人那般死气沉沉,但,他身体应该是不怎么好的,走路很慢,脊背有些微微的缩起,上车的时候,还需要侍卫们搀扶——陈丹朱心里默默的想。
“小姐可以给他诊脉看看啊。”阿甜在一旁提议,“六皇子不是也是生病吗?像三皇子——”
小姐很明显是要跟六皇子拉近关系,那就像当初对三皇子那样,给他看病,告诉他能治好他,肯定会让六皇子对小姐更有好感。
是啊,竹林眼角余光向后看,这一次丹朱小姐好奇怪啊,在墓前见到了这位六皇子,竟然没有立刻要给他诊脉给他治病,因为第一次见面不熟?不可能的,当初跟三皇子在停云寺也是第一次见面,丹朱小姐直接就扑上去夸海口——
还有,丹朱小姐在将军面前也动不动就看病啊送药啊自吹自擂。
怎么这次在六皇子面前一句不提?
坐在自己的车中,陈丹朱又如同先前般懒洋洋,听到阿甜问,只是懒懒的哦了声:“我不想看病了啊,我现在是郡主了,吃穿不愁,干吗还要去当大夫给人看病,治病治好了,也不过是赏我一些钱,治不好了,就要被陛下骂,这种傻事,我才不做呢。”
阿甜赞同的点头:“没错没错,当大夫太累了。”
竹林不信陈丹朱的话,当大夫是累,但丹朱小姐更担心的是惹麻烦吧,现在没有铁面将军了,丹朱小姐要是再惹了麻烦,谁还能护着她,唉。
丹朱小姐懂事又不懂事,竹林也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难过,不管怎么说吧,丹朱小姐虽然适才对这位六皇子态度殷勤,但当六皇子邀请她坐自己马车的时候,丹朱小姐谢绝了。
如果是将军的话,丹朱小姐肯定不会拒绝。
竹林将马鞭轻轻的晃动,让车走的轻轻慢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