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z6f6好看的言情小說 劍卒過河 txt-第915章 爭勝推薦-gsrce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娄小乙本来是想锻炼这些剑修兄弟来着,但当战斗真正开始,他就知道这样的锻炼可能会很真实,但也代表了必然的死伤!
他太高估了兄弟们的实力,也高估了自己的教导之功!虽然他们确实并之前强出很多,但和元婴对上,仍然没有一丝一毫的胜机!
关键是,他们之中就没有一个能做到一击破防的!这才是尴尬的根源!同时他也意识到剑阵缺少了什么,缺少了一种集中所有剑修力量融合为一剑的剑术!
他也不是每想过,可自己聚合一剑很容易;但要这些来源根脚各不相同的兄弟们一起聚合出剑,就很困难!
他们首先需要一个一致的功法,比如,摇影的淬玉功!之前剑修们对此还很抵触,这一次和元婴之战后,恐怕才能理解功法一致的好处!
从三名元婴极其隐蔽的蓄力中,他感觉到了对手毕其功于一击的决心,这来自他对五行深刻的理解,能够从空气中五行粒子的变化中发现真相!
没有通知剑修们,对他们现在这种层次,预警可能会更糟糕!就让他们自己想办法承受吧,苦难死亡也是成长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他游移的身形开始向一侧转移,正如他一直做的那样,距离林泉,龟息真人就更近些!
从心理压力上,这两个元婴受到攻击的可能性更大,但这,不过是出手前的心理诱导而已!
对他来说,这点距离差别,攻击谁都一样!
但如果他偏向某一侧,就会造成两个后果!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龟息,林泉真人出手时就会因为心有顾忌,因为顾忌,他们的出手就会出现极微小的滞后!
同样的,虎牙真人因为自己距离他较远,就会自然而然的认为他不会是自己的首要攻击目标,于是就会在出手时有极微小的提前!
三人同时蓄势,明摆着就是要同时出手,他这一跑偏,就人为的制造了一点时间差!这点时间差能救很多人的命!尤其是处于龟息和林泉战圈中的剑修的命!
因为他真正想要攻击的,是虎牙!
这不是看谁顺眼不顺眼的问题,也不是虎牙真人隐隐领头的问题!
问题的核心是这家伙的宝器,那枚骰子的一面竟然是星辰?在他面前玩星辰,这是作死呢?
这就是战术!在出剑前,精确的权衡可能影响战斗走势的方方面面,从生理到心理,这是他的擅长,无与伦比的杀人术!
三名元婴的蓄势同时来到高点,虎牙真人一声喝,三人同时动手禁技!
但就在他将出口未出口,想收口已控制不及时,娄小乙机敏的向前一抢!
抢的方向是林泉和龟息真人的方向,給他们的错觉就是,这凶徒的动手方向就一定是他们两个中的一个!
自然而然的,禁术施放中就留了三成力,只为迎接剑修的鬼神一剑!
剑光闪电般射出!实体剑!北斗!
目标,虎牙真人!星辰一面!
身往前飚,剑往后射,看你胸-脯,打你屁屁;
这是纵剑的真谛,娄小乙玩这一套早已刻在骨血之中!
虎牙道人禁术才一施放,立知不对!骰子光华再度爆长,形成最高形态的防御模式!
他也是个賊精的,这道禁术可收可放,哪怕这剑修凶徒离的远,也丝毫没有放松警惕!至于同伴?死道友不死贫道,有什么问题么?
以骰子的精妙,能在最危险时,把其他五面的防御力量瞬间大部分转化到一面上!至于剑阵剑修的攻击,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他虎牙的宝器,是外表看起来的那么简单么?
这样的防御形态,足以应对任何攻击!即使有个万一,也能为他提供宝贵的转换时间,足以他把禁术转化成另一道大威力防御之术!
双重保险,万无一失!行走宇宙多年,他这一手就连真君的攻击都接下来过,你一个金丹再是妖孽,还能跨两层强过真君去?
操纵天衣无缝,骰子的力量转换无比顺利,丝丝入扣,高山,云海,植物,妖兽,人的力量都贯入了第六面的星辰之中!
一时间,星辰大盛,颗颗熠熠,就像一条璀璨的星河,充满了无穷的力量……星光灿烂中,星河和飞剑撞个正着!
下一刻,虎牙真人的身体破碎成无数个星星,那是无数块肉块上沾染上的星辰之光……真的形成了一条星瀑,在道消背景的映照下,散发出迷人的色彩!
这里的动静落在所有人的眼中,所有人都停止了自己的动作!
包括百名剑修,包括剩下的两名上林元婴!
竟然连挣扎的欲望都没有兴起!这样凌利的飞剑是一个金丹能施展得出的么?真君也不过如此吧?
关键是,这厮并没有咬牙攒劲,面红耳赤,也完全没有所谓激发潜力的迹象……闲庭信步中的信手一剑,在一名元婴的最强防御形态上完成斩杀!
重生 的 穿越 女 配
鸦雀无声……
剑修们的眼中充满了崇拜,这样的剑术,这样的剑人,才是真正值得追随的啊!
谁来治愈我的爱情
两名元婴心如死灰!他们和虎牙真人一样,同样留有后手,一见不对,立刻收手,否则被这凶徒杀过来,哪里还能有命在?
他们不知道他们之所以能收住手其实也在剑修的战术控制中。
更不知道虎牙真人之所以死得这么惨,这么干净利落,根本就是自己作的!他那加强版的星辰骰面,成功的把自己送进了鬼门关,唯一的好处就是无痛无惧,走的斩钉截铁!
但现在,战心不在!
有这么一个剑中凶徒,他们很清楚自己讨不得好!
摆摆手,示意三个妖刀阵先行离开。上林元婴没有了战意,他也应该适可而止了,打完你,还得让你念我的好,觉得通情达理,才是战斗的最高境界!
三人对立空中,娄小乙就叹了口气,“孤脉艰难,生存所迫,为防以后无止境的麻烦,所以拿上林谷开刀,晚辈行事鲁莽,随性而为,还望两位前辈看在我年轻的份上,宽恕则个!未来在宇宙虚空,晚辈可能还有麻烦两位前辈的时候,也不能总这样生死相对?”
前半句很真诚,其实他不说别人也能猜得到,无非就是杀鸡儆猴,让其它想对摇影下手的人有个心理预期,想动手下绊子,就得想想上林谷!
后半句听话意是,我若成了婴,以后在宇宙虚空还得靠两人的照顾,考虑到他现在就不需要所谓的照顾,这其中的威胁之意也很明显,不冰释前嫌,未来在宇宙中还不知道谁找谁的麻烦呢!
以他现在的实力,还用多想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