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上門狂婿 線上看-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夜尋呂從簡閲讀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随着巴黑的话音落下,阿达等人神色是连连变幻。
修者们提前离开绿荫村的事情,绝对是一个秘密,唯有一些相关人员,才知道具体。
可肖舜和巴黑不过就是外来人员,又怎么可能会知晓呢?
说起这个来,就不得不说肖舜和巴黑两人运气不错,因为他们之前遇见的那个倒霉蛋,其实是一名受伤退下来的猎人,而且在村子里混的非常不错,有什么风吹草动也能从一帮老头伙计嘴里探听出来!
这边,阿达绞尽脑汁的想了片刻,终于是有所收获。
他觉得肯定是这两人潜入村子之后,找人提前了解过情况,在确定修者已经离开绿荫村之后,才敢如此大张旗鼓的前往议事堂找麻烦!
该死……
阿达心中不禁方寸大乱,原本计划好的事情,突然就产生了变故,眼下无法利用修者来威慑两人,他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就在他感觉无计可施之际,许久不成说话的肖舜,缓缓站起身来,淡淡开口。
“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要是能过配合,今夜什么也不会发生,但是你们要是不配合,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闻言,阿达心中一凛,忙问:“什么机会?”
肖舜勾了勾嘴角:“很简单,只要你们绿荫村能够臣服于我,从此听从我的安排,那么一切事情就能够得到妥善的解决!”
话落,众多猎人顷刻间便暴跳如雷。
“混账,你算是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让我们臣服!”
“呵呵,想让我们臣服的人历来有很多,但最后哪一个不是被我们狠狠的踩在了脚下!”
“小子,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
猎人们你一言我一语,纷纷对肖舜刚才的那番话,发表了无比愤慨的意见,要不是碍于巴黑那超强的实力,估计现在就要抄家伙上了!
被人狠狠的喝骂了一阵,肖舜统统充耳不闻,但一旁的巴黑老哥,此时已经有些忍不住了。
他怒气冲冲的冲到几个叫嚣最狠家伙面前,直接一掌一个,将那些喋喋不休的的家伙给干翻了。
打翻了几人之后,他恶狠狠的拍了拍手:“麻痹的,恩公也是你们这些垃圾都能辱骂的?”
见状,其余人顿时是噤若寒蝉,让议事堂终于是恢复了宁静。
肖舜冲巴黑点了点头,旋即再度坐回到了椅子上,开口询问满脸铁青的阿达:“怎么样,你们是选择配合,还是选择反抗!”
阿达对此自然是无比的抗拒,毕竟绿荫村实力强大,有怎么可能会对某个不起眼的家伙屈服。
然而,肖舜的实力实在是太突出了,让他根本就不敢有丝毫的决绝的苗头!
沉吟一番,阿达无奈道:“这件事情,并不是我能够做出决定的,你还得去问问村长,毕竟他才是绿荫村的主人!”
很显然,他是想要将麻烦推给村长了,毕竟以阿达的能力,根本就无法应付眼下这样的局面。
肖舜倒也没有为难阿达,而是自顾自的笑了笑。
“呵呵,带我过去见见他!”
紧接着,阿达便领着肖舜来到了村长家。
正值夜深之际,村长家里黑灯瞎火,估计是早已熄灯睡下了。
“队长,村长已经休息,您有什么事情还是明天在过来吧!”
在村长家戒备的人见阿达深夜来访,便主动提醒。
当他见到对方身旁站着的那个陌生男子时,眼中不禁闪过了一丝狐疑,但很快便被遮盖了下去。
见那人不放行,阿达面露不快之色:“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村长说!”
闻听此言,对方终于是不敢有所阻拦,快步朝着村长屋内走。
不多时,原本漆黑的屋内,亮起了一团微弱的火光。
旋即,那进去通报的男子便回到了原地,从阿达点了点头。
“村长让您进去!”
阿达领着肖舜来到了紧闭的木门跟前,心里感觉有些不安,但最终还是推开了大门。
“吱呀”一声响起,屋内的情形已经尽数落入眼底。
这屋子面积并不大,强上倒是挂着很多猛兽的头颅,客厅正中间的虎皮地摊上,正端坐着一名虎背熊腰的中年人。
此人便是绿荫村的村长,吕从简。
面对村长,阿达不敢有任何的愉悦,而是当即弯腰施礼,打算说明来意:“村长……”
不等他将话说完,吕从简摆了摆手,随即将目光放在了肖舜身上,张口询问:“这小伙子是何人?”
闻言,肖舜缓缓将双手背负在了身后。
“肖舜!”
听到这两个字,村长眸光一沉,脸色变得难看至极。
这两个字,他可是太熟悉了,毕竟对方之前曾经凭借着一己之力,杀了绿荫村将近二十号猎人,令村子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之前吕从简还想让阿达前去寻仇呢,想不到这小子竟然提前找了过来!
一念至此,他脸上不由浮现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呵呵,你倒是好胆量,竟然敢主动找过来!”
肖舜脸上依旧挂着云淡风轻,直言不讳道:“主要是有些事情,想要和村长商量一番!”
“哦!?”吕从简饶有兴致的挑了挑眉,旋即话语森然道:“你觉得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杀害了我那么多的手下, 你觉得我会轻饶与你?”
自从绿荫村壮大之后,在荒芜之地便罕有敌手,那一次出动不是全胜而归,至今还从未出现过重大的人员伤亡,可偏偏在肖舜以及清河村身上,他们是吃尽了苦头!
这样的事情,若是被其他竞争对手知道了,势必会大肆宣扬抹黑绿荫村,吕从简是自然不能视若无睹,所以打定主意要灭了清河村以及肖舜,从而为自己正名。
迎着对方饱含怒火的目光,肖舜轻笑两声。
“呵呵,我之所以过来,并不是想跟你讨论之前的那些事情,只不过是想要跟你谈谈合作罢了!”
“我跟你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
吕从简态度坚决的摆摆手,旋即抬眼看向一旁卑躬屈膝的阿达:“还不赶紧召集人马,我要让这小子见不到明天的至高神殿!”
话落,阿达有些不知所措,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你没听到我的话么?”
吕从简见他无动于衷,不由拔高了语调。
“村长,之前……”
紧接着,他便将方才发生的事情,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听罢,吕从简整个人怔在当场,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