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5ati都市异能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第一百四十章 劫獄看書-av7uw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
那时宁嵇玉刚过满月,却没有办满月宴,高梓苓只在府中煮了些粥汤,便当是庆过满月了。
因为她知道这时他心爱的丈夫恐怕连这些寡淡的粥和汤都喝不上。
这夜,高梓苓关上了窗,想用银针将灯火挑灭,却这时,窗外忽然响起树枝被折断的轻响。
“谁?!”
高梓苓虽然生了孩子,但武功却不减,那些如同针掉落在地上般轻微的声响却在耳里非凡的她耳中无处遁形。
她将幼小的孩子护外帷帐中,快速走到窗边,府中未有人养猫狗,更不可能有野猫野狗之类的闯入,此人能突破府中的防卫走到这里,武功一定不弱。
高梓苓五官皆锐利起来,紧盯着外头方才发出声响的地方。
她手撑在窗边,正欲翻窗而过,却忽然一道人影闪现,一人就这样落到了她眼前。
“慎、慎远?!”
在看清那人脸后,高梓苓神色激动起来,“是你吗?是你回来了?”
日日夜夜只出现在自己梦中的人,如今却站在自己面前,高梓苓一定反应却觉得恐怕自己还在梦中。
况且,宁慎远不是应该在牢里吗?怎么会在这里?
“苓儿!”宁慎远的激动比起高梓苓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一把将高梓苓抱住,力道紧得像在两人之间打了个死结。
两人都恨不得将对方揉进自己的血肉里。
“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被关起来了吗?”
混在美国当土豪 驾雾
初始的激动过后,高梓苓有些不好意思地抹了抹眼泪,两人虽然结婚许久,却因为各种坎坷的原因,分离的时间远比聚首的时间要多。
因此二人甫一处在一起,却像是一对方才确认彼此感情的小情侣。
“是张青他们劫了狱,将我救出来了。”
劫狱?
高梓苓听了虽然觉得有些冒险和后怕,但很快便消化了这件事,其实她也曾经有过想要去劫狱的冲动,但怕宁慎远另外计划,毁了他的筹谋。
毕竟之前宁慎远一直是个忠臣,未曾做过什么忤逆君主的事。
在他心中,虽然先帝是皇上,但他所忠的自始至终都是大楚。
可他忠心为主,如今大楚皇帝却如此待他,他自从答应劫狱一事之后便已在心中决定不再侍奉这位君主。
他想带着高梓苓和孩子远走高飞,这将军,不当也罢。
“只要你回来,回来就好……”高梓苓泪光涟涟,紧紧抓住宁慎远的衣襟,生怕眼前这人只是镜花水月,下一瞬便会消失。
而宁慎远也知道她心中所想,任由她抓着自己的手,即使抓青了也没出声让她放开。
“对了,”高梓苓此时才从两人终于重逢的激动中平复,想起了他们的孩子,“你还没见过嵇玉吧?”
“嵇玉?是个男孩儿?”其实男孩女孩不重要,只要是高梓苓所出,都是宁慎远手中的宝贝。
但男孩子长大后更有能力保护自己的母亲,往后便会多一个人和他一起保护高梓苓,他自然高兴。
高梓苓将在床上闭着眼吃手指的宁嵇玉轻轻抱起,边在怀中晃着边抱到宁慎远的面前,她将宁嵇玉往前递了递。
宁慎远想接又不敢接,踌躇了一会儿,还是鼓起勇气伸手,但一点也不敢用力,甚至不敢呼吸,生怕他一口气便将眼前这个粉瓷娃娃给吹碎了去。
高梓苓见他这般如临大敌的模样亦是不由笑了,“你放心,他很乖的,不吵也不闹。”
宁慎远瞧着怀里这个白中透粉,睫毛纤长浓密的精致小人,也笑道:“孩子长得像你,和苓儿一样好看。”
“就你会说。”高梓苓嗔了他一眼。
这是二人之间难得可以安安静静说着一些闺房话的安乐时间,因此二人都格外珍惜。
因为谁也不知道,他们明天会面临什么。
果然,还没等到天亮,宁府便被一片黑压压的禁军团团包围住,宁府就像一只弱兽,被囚在如铜墙铁壁般的牢笼之中,无法挣脱。
“苓儿,我们从密道带嵇玉走,你放心,这次,我们谁也不会落下。”宁慎远眼中像燃着两团火,一把火冷,一把火热,他即使此时没着着军装,但在高梓苓眼中却像个无往不胜的战士,支撑起一个密不透风的避难地。
宁府有一条自宁父在世时便建造的密道,最开始宁父也只是最建造密道有着特别的兴趣,谁料后来发现了一些其他用处。
宁父也曾想过将密道毁掉,但却在毁坏的前夕忽然改了主意,恐怕就是怕后人有这么一天,可以通过密道来逃难。
这密道不是宁府的人几乎是不知道的,所以宁慎远有把握能让他们和他的下属逃出去。
可未曾想到,即使通过密道暂时逃脱禁军追捕,先帝的人已经在他们逃亡的路上做了埋伏,宁慎远等人尽数落网。
宁慎远越狱叛逃,先帝对高梓苓亦是因爱生恨,于是一怒之下,给宁慎远夫妇判了死刑。
但宁慎远先前立功甚多,几次击败了想要犯大楚国界的敌人,可谓是楚国当仁不让的大功臣。
先帝想要杀他,自然惹了朝中一些老臣的怒意,但他们大多敢怒不敢言,想要劝先帝收回成命,却又怕自己也被牵连。
毕竟天子一怒,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承受的。
可先帝这般不管不顾的作为,也着实叫那些臣子和天下人实实在在的寒了下心。
宁慎远虽然被劫狱,但他为大楚立下了多少的汗马功劳,先帝就连对待功臣都如此手段残忍,那么对待他们这些人……又该如何呢?
一时之间朝政陷入低迷,先帝知道原因,却也不肯去纠正。
就算这些人不听话他也不怕,杀鸡儆猴,他们哪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但事变却只在一夜之间。
就在二人将要被斩首的前一日,大楚的敌国临沧国进犯。
楚国没有宁慎远,就如同失去了一头雄狮,楚国国力必定要衰弱一段时间,临沧国的君主便觉,不如便在此时,趁他病要他命,临沧被一个大楚欺压了这么多年,也该是反抗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