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43q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棄少歸來 ptt-第2309章 跪下,道歉!相伴-hqfqr

棄少歸來
小說推薦棄少歸來
这个男人的眼神,还有表情,都让君莫邪很不悦。
相当的不悦!
“你,想怎样?”
君莫邪再次重复了一遍,一股恐怖的威压从他的身上弥漫而出。
一旁,有人见状,连忙怒斥出声。
“你怎么说话的?快给会长道歉!”
“君会长,他也不是故意的,就原谅他吧?”
在众人看来,惹怒君莫邪,怎么想都不是一个好主意。
他若是真的动怒,这个男人,会死的很惨,很惨!
但。
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
面对君莫邪的威压,林君河却是不为所动。
冷冷一笑,林君河寒声开口:“我想怎样?”
“很简单。”
“我怀疑,是你偷的东西!”
林君河这话一出,全场哗然!
就连君莫邪,都不由得一愣,而后嘴角浮现出了一抹玩味的笑意。
“哦?我还以为你想说什么呢,就这点要求?”
“可以,我满足你。”
淡淡一笑,君莫邪转身,主动朝着学生会帐篷的区域走去。
但。
才刚走出两步,君莫邪便突然止住脚步,回头,他看向林君河,嘴角划过一抹冷冽的笑意。
“我君莫邪,最讨厌别人冤枉我。”
“若我的帐篷里真的搜出了失窃的道器,我任你处置。”
“但……若是没有……呵呵……”
冷笑两声,君莫邪没有继续说下去,但在场的众人,都不由得本能的身体一抖,感到了彻骨的冰寒。
林君河神色淡然,脸色不咸不淡的跟了上去,根本没把君莫邪的威胁放在眼里。
而苏九儿,愣了许久之后,才终于一路小跑,跟了上去。
跟在林君河的身侧,她深吸了口气,缓缓吐出两个字。
“谢谢……”
犹豫了一下,她还是叹了口气,苦笑了一下:“不过……你不该继续找君莫邪的麻烦的。”
“现在的我们……根本不是他,还有君家的对手。”
首席你好:驅魔大人的呆萌妻
苏家虽然已经没落了,但碍于曾经的名声,君莫邪不会对自己做得太过火。
但……
如果对象是林君河,那就不一样了。
林君河不置可否的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而苏九儿,则是在心中暗暗下了决定。
等会儿,不管君莫邪如何责难林君河,都由自己来承受。
契約軍婚
在所有人都站在君莫邪那边,默不吭声的时候,只有林君河站了出来。
现在,该轮到自己帮他了。
看了一眼愁眉苦脸的苏九儿,林君河淡淡一笑,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
“别苦着一张脸,这不适合你。”
“君莫邪,我还没放在眼里。”
“今天这事,没完!”
说罢,林君河大步流星,踏入了学生会的营地范围。
而苏九儿,则是呆愣在了原地,足足过了好几秒,才咬了咬牙,追了上去。
……
“这就是我学生会的营地,你可以随意搜查。”
“但,丑话我要再提醒你一遍,你最好能找到所谓失窃物,不然……我保证,你会后悔。”
君莫邪笑眯眯的开口,而林君河,也同样笑了。
“后悔?”
“这两个字,我送还给你。”
说着,他突然,朝着营地中最大的那个帐篷处走了过去。
“也不用那么麻烦了,我说是你偷的,那肯定就是你偷的,东西,就在你的帐篷里!”
说罢,林君河直接大手一探,掀开了君莫邪的帐篷!
獵天邪神
“大胆!”
学生会的几位干事怒斥出声。
君莫邪,满脸冷笑,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而周围,围观的众人,则是纷纷摇头。
星隱
他们能理解林君河为苏九儿出气的意图,但,太冲动了。
就算东西真是君莫邪偷的,他又怎么可能这么明目张胆的放在自己的帐篷里,还允许你来检查?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林君河完蛋了。
他,将遭受君莫邪的怒火,他将遭受君家莫大的责难之时。
突然。
一股恐怖的气息,在林君河掀开帐篷的瞬间,从帐篷内爆发!
“这是……道器的气息?”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猛的把目光击中在了帐篷里面。
蛋蛋小龍仙:師父,徒弟掉啦
絕頂純真之臥底
下一刻,所有人,全部傻眼了。
只见,在整洁而又明亮的帐篷内,正整整齐齐的躺着……
三件道器!
看到那三件道器的瞬间,人群中,那三位被害者就不由得激动出声。
“这,这不是我的道器么?”
“好,好你的君莫邪,你贼喊抓贼啊!”
“君莫邪,你太过分了!”
三人悲愤出声,脸上充满了愤怒。
身为拥有着道器的学会,他们的身份虽然不如君莫邪,但背后的家族也不是好惹的。
他们的滔天怒气,直指君莫邪而去!
而此刻的君莫邪,已经完全傻住了。
他脸上从容的笑意,早已烟消云散,只留下了满满的错愕。
怎么可能!
道器。
怎么可能会在自己的帐篷里!
昨夜,影卫明明把道器放入了苏九儿的帐篷中,并且还封印住了它的气息。
现在,它怎么会出现在自己这里?
猛的回头,君莫邪死死的盯住了林君河。
这个男人……
難耐婚癢 傲寒冰
这个该死的男人!
一时间,他已经恍然大悟。
他以为林君河是个愚蠢,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蠢货。
没想到,一切,尽在这个男人的掌握之中。
真正的蠢货,是他!
是他君莫邪!
“混账……”
握紧了双拳,君莫邪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而林君河,在这时,又冲着他幽幽开口了:“君会长,你刚才在说什么?我没听清。”
“我说……”
深吸了口气,君莫邪用尽全身的力量,挤出了一丝难看的笑容。
“我说,抱歉。”
“我也不知道这几件道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但,我君莫邪以人格担保,此事,绝对与我无关!”
“诸位,请给我一些时间,我一定会让真相水落石出……”
君莫邪话还没说完,林君河就冷笑着将他打断:“人格?人格值几个钱。”
“君莫邪,比起狡辩,你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吧。”
“什么事?”
君莫邪皱了皱眉头,直勾勾的盯住了林君河,毫不隐瞒眼中的怒火。
“很简单。”
淡淡一笑,林君河的声音,突然变得冰冷至极,宛如十二月的飞雪!
“跪下,给苏九儿,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