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tjw9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 起點-634 狗曰的田明發熱推-6d1sq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我真的只是村长
“你说一天闲得没事干,跑他家去干啥?看到饭都吃不下……”
杨爱群见刘春来一脸难受地回来,数落着他。
“那两口子都不是东西,懒得不行,天天有空就搞空活路……可怜了几个娃儿……”刘支书也骂着。
“猪投胎到他屋头都造孽得很。”刘雪也在一边补充,“那两口子真不是东西,屋头几个女娃子不管不说,还特么的家务都给几个女娃子做,喂猪也是几个娃儿放学后扯点猪草喂一下……”
老刘家的人,对这邻居,着实没有丝毫好感。
刘春来真的难受得很。
两世为人,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
看到了,才知道有多震撼。
刘福旺叼着叶子烟杆,这才对刘春来说:“这下晓得为啥我喊你让他当狗腿子?这狗曰的,也只能当狗,你非得把他当人……”
刘春来咬牙,叹了口气:“爹,帮穷不帮懒,照他这种,当狗都不行。”
对于田明发,刘春来见他脑瓜子灵活,也读了个高中,想要让他负责一些事情。
结果上次去买木材,这狗曰的把事情办砸了。
刘春来就觉得,这狗曰的还是太懒。
偷奸耍滑没问题。
真的做事情,根本承担不起责任。
“这狗曰的平时自认为读书读得多,不愿干体力活,而且只有点小聪明;他婆娘也是懒得蛇钻P眼都不得扯,反而还享受的……只有你盯着,喊他干一些跑腿打杂的,才没问题。就像狗一样,喊他咬人,莫问题,要喊他干点别的,不行。”
刘支书干了几十年,对于大队的所有人,都是门清。
就这样不管?
也不行。
不说田明发两口子,关键是那五个孩子可怜。
“当初如果不把这狗曰的弄去结扎,估计这两年又得生两个出来……”刘福旺叹了一口气。
看着不远处的路上,不吭声了。
这也算是解释了为什么非得把田明发弄去结扎了。
不远处,田明发指使着三个闺女把猪往这边拖来。
三个女孩子年龄小,个子不高,几乎是一点点拖着挪动。
田明发只是跟在后面,指挥着三个孩子,自己一点帮忙的意思都没有。
看得刘春来额头青筋直冒。
实在看不下去,对老爹两个狗腿子说道:“二狗、瘦猴,去帮把猪给弄过来。”
两人放下手中的活,急忙跑过去。
田明发见有人帮忙,嘴上连声道谢,丝毫愧疚感都没。
也不帮忙。
当田明发的那头黑猪被退了毛,露出白晃晃的躯体后,跟自家两头猪一对比,刘春来直摇头。
“骨头和肚里货除了,能有几斤肉?”
不是刘大队长怀疑蒋建清的专业,而是看着皮包骨的猪,真心没有什么肉。
“今年不错了,时间长,架子大,去年杀得那头猪活的才不到八十斤。”杨爱群一脸嘲讽。
田明发家的几个闺女也懒。
每天都光晓得耍……
看着笑嘻嘻跟蒋建清等人摆龙门阵的田明发,再看看一边几个双眼放光,恨不得扑到猪身上啃肉的姑娘,刘春来的心,别提多难受了。
“老四,把她们带去洗一下,看着都反胃。”
刘春来实在看不下去了。
“我才不跟她们在一块,头上身上爬满了虱子,热天你喊我给她们洗,搞得我身上都是,好一阵才弄完……”
背上汗毛竖起的刘雪直摇头,脸上浮出惊恐地表情。
杨爱群叹了一口气。
田明发这是给刘春来递烟过来,见他这没心没肺的样子,气不过的刘春来一脚踢到他腿上,痛得田明发蹲着惨叫,一脸委屈地看着刘春来。
没惹到大队长啊。
“滚去制衣厂把你婆娘喊回来。不把你屋头收拾干净,你两口子都别想上班了!”
想着都闹心。
田明发一听,当即就对着几个女儿喊到:“大女、二女……”
“闭嘴,她们就在这里!屋头你们两口子收拾!对了,喊你婆娘在厂里给娃儿带几套衣裳……”
倾 世 医 妃 要 休 夫
看到大队长的脸色,田明发直接一溜烟跑了。
本来不想管。
不管不行。
看不下去。
刘大队长从来没想到,有人能懒到这样的程度。
王素珍在制衣厂,学缝纫也不怎么上心。
后来没办法,刘春来让杨翠花把她安排到食堂里帮忙。
工资没缝纫工高,一个月也三十多块钱。
“要是早知道这样,让她们两口子滚蛋。”
“本来就是大队里的人,你能赶到哪里去?”杨爱群没好气地说道。
旁边几个丫头依然死死地盯着那猪流口水,也不说话。
问什么也是牛头不对马嘴,漫不尽心地回答。
冒着绿光的眼睛,从来没有从白晃晃的猪身上挪开。
“等会儿洗干净了,让你们吃个够!”杨爱群见闺女不动,也是看不下去了,“大丫,你去给我烧火。”
大丫听到这话,念念不舍地盯着猪,一边往灶屋走,一边回头。
看得刘春来更是上火。
两口子的钱都干啥了?
“每年你家的猪,都是我们大队最肥的,耳巴子这么厚的膘啊!”蒋建清用刀在猪背上划开,巴掌厚的白膘。
杨爱群一脸灿烂的笑容,“往年喂猪,都是二狗跟瘦猴两下河摸蚌壳~今年还多了食堂里的潲水,猪肯定肥啊!”
方圆几个大队,每年就她养的猪最肥。
刘大队长原本很反对潲水养猪,奈何犟不过老娘。
想着目前的食物基本上都是有机,加上食堂里面的食材也没有什么工业原料,同时,潲水也都是少量使用,食堂那么多,都分散给了很多人家用来催肥。
杨爱群每天也只是用一瓢煮在猪食锅里,要不然,曾经吃着地沟油长大,后来对这玩意儿深恶痛绝,吃起来会有阴影的。
“福旺爷爷,给你拜个早年。”
刚把一头猪的内脏取出来,地坝边的台阶上走上来一个提着大包小包的人。
为首的一个,留着平头,穿着一身西装。
几人看去,这是哪里来的干部?
巫蛊
“志强,回来了?”刘春来也没想到,刘志强变化这么大。
刘福旺一愣,“狗曰的,半年没见,老子都没认出来!”
刘志强嘿嘿地笑着,给几人散烟。
“福旺爷爷,这是给你买的烟跟酒,爱群婆婆,听说银镯子除风湿,我这给你买了对银镯子……”
刘志强把包放在地上,从里面往外掏东西。
“你这娃儿,这么礼行干啥,心意我领了,镯子给你妈带回去。她养你也不容易……”杨爱群正在给蒋建清打下手。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把手中的端着的内脏放到旁边背篼上,才用围裙擦手,去端板凳。
刘志强身后,跟着一个扎着马尾辫,身材高挑,上身红色羽绒服,下着一条牛仔喇叭裤,踩着一双厚底皮鞋的女孩。
没化妆的脸蛋倒不是特别漂亮。
却给人一种干练的感觉。
这会儿正从身上掏出一把奶糖给田明发几个娃儿散呢。
“你对象?”刘春来问刘志强。
“我的助手,这不是要回来汇报嘛,她也没见过你啊……”
刘志强顿时红了脸。
女孩子倒是大方,给几个孩子散完糖后,向刘春来走过来,伸出手:“刘总,我叫何叶……”
刘春来打量何叶的时候,对方也在打量他。
何叶完全没想到,天天从刘志强口中听到的传奇人物,居然比刘志强还年轻。
一点领导的模样都没有。
倒是像个大队干部。
里面穿着土布袄子,外面套着一件黄色军大衣,脚上……
居然穿着特么的一双黑色土布制成的棉鞋!
“好俊俏的姑娘,姑娘,快来坐……”
杨爱群急忙端了条板凳,招呼两人坐下。
刘志强那可是给她儿子办事的人。
“行了,先回屋去,晚上过来吃饭,工作的事情先不着急……”刘春来看着这情况,估摸着刘志强是带婆娘回来的。
还没回屋,先到了自己这边。
也是不错了。
“我喊千山带信回去了。”
“千山?我不是让他……”刘春来眉头皱了起来。
这狗曰的!
刘志强看着刘福旺几人,上前小声地说道:“王秋香跟我们的运货船去的,有沈雄等人在一路,没啥问题。”
刘春来这才放心。
“春来,你有事情就先去忙。”刘福旺看着情况,一脸嫌弃,“你在这里除了添乱,也做不了个啥。”
“志强,赶紧给老子发糖!”刘雪从灶屋里伸出个脑袋,看着何叶。
搞得何叶有些尴尬。
刘春来瞪了她一眼,“哪里都有你!”
“四幺幺,糖是给小娃儿散的……”刘志强也没想到刘雪会洗刷自己。
倒是何叶,犹豫了一下,走过去,抓着一大把糖给刘雪,这下倒是让刘雪尴尬了。
好一阵闹腾,刘春来带着两人出来。
“上车。”
到了房子旁边,刘春来拉开了车门,示意两人上车。
“这么一截路呢!”刘志强看着刘春来。
这不是骚包么!
“你在山城那边,现在也算是富贵还乡,我给你当司机,不乐意了?”
“春来叔,要不是你……”刘志强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他比谁都明白,自己现在的一切是谁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