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q68k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重生柯南當偵探笔趣-第1080章 名偵探參上展示-k0t8w

重生柯南當偵探
小說推薦重生柯南當偵探
“你是若叶同学?”
坐在旁边的风向标之馆主人,金发大叔友善看向高成。
“来点果汁吧,未成年喝红酒不太好。”
“呃,谢谢。”
高成看着金发大叔拿走红酒杯倒上果汁。
“您是……”
“我姓风祭,是风向标之馆的主人,也可以说是本村的代表人,”金发大叔笑道,“看你好像对婚礼很困惑?”
“是啊,”高成见状问道,“新娘为什么要到教堂过一晚?”
“这是村子从建立教堂开始的惯例,”金发大叔解释道,“结婚前夜,新娘要穿上婚纱,用一尘不染的模样忏悔之前犯下的罪过,
陪同新娘的女性会一个人站在教堂门口通宵值夜,新娘则一个人进入教堂,躺在祭坛前放置的床上,一边沐浴从天窗射下的月光,一边通宵闭目祈祷。”
沫賢花開晚
大明超級奶爸
“真是奇怪的风俗。”高成嘀咕出声,余光瞥向心不在焉的小田切。
晚上的教堂恐怖不说,这样留两个女孩在外面真的没事吗?简直就是给杀人犯创造机会。
若叶是在今天晚上遇害吗?
从小田切的行事来看,就是为了等待若叶结婚这天犯案没错。
“砰!”爬山虎之馆的老太婆突然拍着桌子站了起来,面色惊恐,仿佛被鬼怪附身一样尖叫,丑陋干枯的老脸吓了高成一跳。
“着、着火了——!”
“草薙太太?”
“教堂着火了呀!!”
老太婆像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疯疯癫癫捂脸哭了一会,又笑嘻嘻地用殭尸般的手抓起餐盘食物往口袋里倒。
“哎呀,喵喵吃饭的时间到了,喵喵吃得可多了……”
在场众人脸色各异,似乎有些见怪不怪,很快便有时田家的佣人带老太婆离开。
“草薙太太是爬山虎馆的馆主,”金发大叔感慨道,“她最爱的儿子5年前不幸身亡,之后就成这个样子了。”
“哦。”
高成默默喝起果汁。
这种场面对他来说也只是看一下,自从成为侦探以来,各种场合各种各样的人都见了不少,眼下的村子虽然古怪,但他却看出了不少东西。
首先就是这些人彼此之间看似亲近实则忌惮的关系,尘封的干尸案显然一直影响着这些人,每个人都有心事,所有古怪举止都能够联系到村子里的秘密。
唯一还算正常点的大概也就是这个金发大叔,罪恶感似乎没其他人那么大,但同样隐藏着秘密,从笑脸间那种向外人倾诉的冲动来看,更多的是防备其他几个馆主。
如果是这个大叔的话,也许能够问出干尸案的真相。
时间太短,暂时也就能看出这么多了,等警察过来之后或许可以好好调查一下这个村子。
“就是那座教堂。”
喜宴过后,金发大叔带着高成还有小田切到阳台观望远处的教堂,依稀能够看到被焚烧过的痕迹。
“那是大约一百年前来这里的传教士们修建,据说是有七名传教士为了寻求伊甸园的苹果而来,也就是旧约圣经中亚当和夏娃偷吃的禁果,不过到现在都没人知道他们寻求的那个东西意味着什么……”
金发大叔面对月光映照下的教堂,眼中隐隐藏着痛苦神色。
“那栋教堂27年前遭遇了火灾,牧师夫妇和七个孩子都当场身亡,不过教堂本身倒是很好地保存下来了……”
“7个孩子?”
“是啊,都是牧师夫妇收养的女孩,27年前才刚刚是高中生年纪,却……”
重生五零致富經 黑魚精
金发大叔匆匆止住话题,让高成深深看了一眼。
他印象中的分尸手法便是六具尸体凑出七具尸体。
劍靈同居日記
按照这个手法来看,当年7个孩子还有一个可能活着,小田切也许就是那个幸存者的儿子……
“铛铛铛!”
夜色中教堂方向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钟声,像是在召集着什么。
“教堂的钟声?这也是仪式?”
“不是,”金发大叔脸色难看,“只有葬礼的时候才会鸣钟,这是怎么回事?”
“喂喂,听到了吧?是教堂那边的钟声!”
楼下众人纷纷跑到外面,在时田大叔带头下赶往教堂,一副出大事的样子。
“已经开始了?”
高成跟着准备去教堂,余光却注意道似乎呆愣在原地的小田切。
从到村子来他就一直关注小田切,很肯定这家伙没有离开过时田家,刚才更是一直都在一起。
小田切不可能有机会犯案。
从钟表之馆到中心的教堂要经过一片片树林,更是要绕路风向标馆,穿过正六边形河道,不过距离倒不是特别远,短短一会的功夫,不只是时田几人,连周围的村民们也聚集到了教堂前。
“若叶!开门啊,若叶!”
时田大叔不停喊叫女儿,只是教堂正门从里面上了锁,怎么都打不开,里面也没有任何回应。
高成隐匿身形跟踪在小田切身后,发现小田切竟然趁乱偷偷离开了人群,鬼鬼祟祟钻入旁边的林子里。
精通级的侦查与反侦查让高成很容易就跟上了小田切,藏身在一棵树后面,很快就看到换上一身黑色礼服的时田若叶守在轿车边,和小田切见面后一脸幸福。
是那个乌鸦女的礼服……
高成神色恍然。
他还以为时田若叶纯粹只是受害者,没想到到了这种地步,居然还帮小田切行凶,成了小田切犯罪手法中的一环。
乌鸦女很可能已经在教堂里顶替时田若叶的身份被杀害。
一品保鏢
现在再杀掉时田若叶,找机会换掉尸体,小田切的不在场证明便充分成立,可以放手实施接下来的犯罪。
因为喜宴开始后,众人都没有离开过钟表之馆,小田切更是从头到尾都有他这个“黑羽快斗”帮忙作证。
树林里,才转身打算上车的时田若叶已经被小田切从后面勒住了脖子,非常怪异地没有挣扎反抗。
“停手!”
高成终究还是站了出来,不管时田若叶在这起事件中扮演怎样的角色,他来六角村都是为了阻止小田切,不能看着时田若叶被杀。
“小田切老师,到此为止了!”
“黑、黑羽同学?”
小田切应声松开手,顾不上摔倒在地咳嗽不断的时田若叶,还流着眼泪的面庞惊骇转向高成,完全没想到会有人过来。
“你怎么……”
“继续称呼你小田切老师似乎不太合适,可以告诉我真名了吗?”
高成解除了学生伪装,正常面对小田切。
“我是为了你而来的私家侦探城户高成。”
小田切面色精彩,像是大染缸一般,见了鬼般直视刹那间换了个人般的高成。
和印象中的黑羽快斗完全不一样,或者根本就不是个高中生。
“城户高成?那个名侦探!”
不只是小田切,缓过劲来的时田若叶看着高成也瞳孔微放。
高成在东京几乎已经是无人不知的程度,因为和黑羽快斗撞脸的缘故,在江古田高中更是个话题。
是传说中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