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近身兵王 起點-第2398章 咱們爺們不能當逃兵!相伴

近身兵王
小說推薦近身兵王近身兵王
苍浩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也就是说,国王的一举一动,将会全部被提轮掌控,王宫里到处都是提轮的耳目。”
“你就说,提轮这一招是不是高明吧,反正我特么是服了。”庞劲东确实佩服提轮:“丫的怎么想出来这一招!”
“其实这一招也不算特别高明,我们给国王弄了一个王妃,也应该想到必然有人效仿。”
“问题就是这个王妃现在做什么都是在提轮的眼皮底下。”
“等我回去再说吧。”苍浩对暹罗局势也没什么好办法:“现在国王废除下跪觐见,已经算是一个进步了,一点一点的来吧!”
“也只有这样了……对了,马拉喀什那里,怎么样了?”
苍浩把情况大致说了一下:“这翻脸速度实在太快了。”
熱門小說 近身兵王 青光楚辭-第2398章 咱們爺們不能當逃兵!分享
“其实他们很聪明。”庞劲东摇了摇头:“等到我们彻底清理了市区,他们再跟我们摊牌,其实对我们没什么威慑力,因为按照原定合同,等到作战任务结束的同时,联合国需要给付全部行动费用。现在清理出来一大半,我们还有一大笔钱没到手,那么局面对我们就很微妙了,如果现在撤军,需要赔付违约金。如果不撤军,就要被库图尔提那边要挟,里里外外我们都要损失点。”
“我就算把钱全都烧了,也不会给库图尔提一分。”
“当然不能给他!”庞劲东摇了摇头:“此先例一开,以后我们的生意更没办法做了,全世界到处都会是赖账的!”
“这样说起来的话,我们近期需要把战略重点,放到马拉喀什这里。”
庞劲东点了一下头:“继续增兵吧!”
“但愿提轮不要对我们开战!”苍浩颇为担心:“否则我们真的没有足够力量去抵抗了!”
苍浩刚放下庞劲东的电话,孟阳龙打了过来:“就在刚才,库图尔提把你告到了联合国……他主要说了两点,第一是你已经有办法医治感染者,却隐瞒信息,导致大批无辜市民被打死;第二是血狮雇佣兵内部本地兵要求加薪,却遭到你无辜镇压,死伤多人。”
孟阳龙告诉苍浩,库图尔提把事情经过添油加醋,甚至还说血狮雇佣兵对着手无寸铁的本地人开火,当场打死多人。
至于这本地人,到底是感染者,还是本地兵,库图尔提没说明。
无论如何,库图尔提这一番投诉,很快就流传到外界,被各国媒体广泛报道。
在全球各地公众看来,事情经过非常简单,就是血狮雇佣兵屠杀无辜民众,他们并不了解也不想了解实际事情经过。
“我跟你说话的同时,舆论正在全球范围内迅速发酵……”孟阳龙又告诉苍浩:“联合国方面现在蒙受巨大压力。”
“联合国怎么说?”
“遇到这类争端呢,联合国方面通常不会有太明确的态度,尽量息事宁人,同时安抚双方。而且大家也都不笨,库图尔提到底安的什么鬼心思,职业政治家都能看出来。不过……”孟阳龙顿了一下,又道:“联合国方面已经承诺,将会建立调查组前往马拉喀什,实地调查情况。”
苍浩对此已有预料:“那就让他们来吧。”
“形势不乐观。”孟阳龙忧心忡忡:“当年米国率先把大量军事任务,委托给民间军事承包商,引起了广泛非议,而后来这些军事承包商,比如大名鼎鼎的黑水,偏偏又搞出很多丑闻。如今联合国试图使用军事承包商,也是面对巨大的反对意见,因为军事承包商在大多数人看来,就是为了钱而发动战争的雇佣兵,没有任何职业操守和荣誉感可言,往往跟 各种各样的肮脏事件联系在一起。国际舆论认为,联合国动用军事承包商是不负责任的,说明对国际局势已经失去掌控能力,不但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反而会制造更多问题。”
“先前暹罗王家军,因为对公众开枪,在国际社会成为众矢之的,我是真没想到,这一天竟然落到我头上了。”
“你现在就是公众眼中的邪恶势力。”孟阳龙深感无奈:“你准备怎么处理?”
“先接待这个调查组再说。”苍浩实在没什么特别好的想法:“马拉喀什这里,我还不打算走了呢,如果就这样撤下去,显得我好像怕了,更不用说,库图尔提肯定逼着我赔偿。”
孟阳龙表示赞同:“咱们爷们不能当逃兵!”
“要跑也是库图尔提跑,虽然这是库图尔提的土地。”
孟阳龙非常认同苍浩的立场:“我会跟外事部门的见个面,讨论一下能不能从某些方面,给他们施加压力!”
“千万不要!”
“为什么?”
“首先,如果外事部门说话了,难免会授人以柄,血狮雇佣兵是受到华夏国家的指使;其次是表态也没用……”苍浩对库图尔提的心态揣摩非常准确:“整件事情背后涉及到巨大的经济利益,该国连脸都可以不要了,还会在乎被施压?”
“也对。”孟阳龙不得不承认这一点:“无论如何,你要尽量避免跟该国正规军发生正面冲突,否则事情只会更加麻烦。”
“我知道。”苍浩点头:“只要他们不来招惹我,我不会主动进攻他们。”
“还有,国际舆论方面,要想办法压制一下。”
这个办法,苍浩倒是已经想到了。
矩阵系统的人工智能,已经进阶到一定程度,可以批量生产社交平台言论以及短文。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近身兵王 ptt-第2398章 咱們爺們不能當逃兵!
而现在对血狮雇佣兵不利的言论,除了媒体报道之外,大多数集中在各个社交平台,比如FB和推特。
苍浩让墨师发动矩阵系统,在这些社交平台上大量注册账号,澄清事件真相,并且发布了大量本地兵员罢工的照片和视频。
在矩阵系统强大的运算性能之下,各个社交平台迅速被有利于血狮雇佣兵的言论淹没,而平台方面反应也非常迅速,竟然开始删除这些言论。
“现在网络舆论主要集中于各种社交平台,而这些社交平台是私人企业,由于社交平台已经高度集中化,全球范围内流行的也就这么几个,所以正是这些私人企业已经掌控全球舆论,他们想让什么舆论成为主流都可以,想让什么舆论消失也一样。至于他们怎样掌控,有的时候凭借良知,有的时候则是为了利益……”墨师告诉苍浩:“过去都是国家控制舆论,如今私人企业也可以操纵,这种事情在历史上不曾发生过,也算是新时代带来的一个挑战,至于怎么解决,还不知道。”
“我们的言论被删除说明有人炮制对血狮雇佣兵不利的言论。”
墨师也是这么想:“但这没关系,矩阵系统可以不断切换IP,注册新账号继续发送,他们的电脑速度没有矩阵系统这么快。”
也就是苍浩和墨师说着话的同时,社交平台上的言论删除,更加凶猛快速。
为血狮雇佣兵辩驳的,其实不全都是矩阵系统的水军账号,也有很多真是的网友对事件有疑问,然而这些网友的言论一并遭到删除。
按照墨师的计划,矩阵系统强大的算力,可以同时注册大量账号并且发言,可实际情况却没有这么简单。
也就是矩阵系统在连接社交服务器,准备注册账号发言的时候,数据链路突然发生严重拥堵。
“就像上次突然数据中断一样。”墨师告诉苍浩:“大量无效数据包,拥堵在特定数据链路上,造成严重交通堵塞。我们倒也不是不能连接上服务器,只是操作速度就满了很多,目前已经被降低50%,情况持续下去的话,还会降低更多。”
“社交平台本身的访问情况怎么样?”
“不受影响。”墨师回答:“被拥堵的就只是我们矩阵系统。”
“果然有人在故意搞鬼!”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近身兵王-第2398章 咱們爺們不能當逃兵!看書
“这种情况我也是第一次遇到,暂时还想不到太好的主意。”墨师其实不是完全没有想法:“或许你可以让阿芙罗拉帮一下忙,我相信契卡系统应该有同样的功能,如果契卡系统同样遭遇数据拥堵,通过两个系统截获的数据,可以对无效数据包来源作出定位。”
“现在我们自己不能定位吗?”
墨师回答:“这有点像是三角定位法,需要知道两个点的位置,才能找出第三个点在哪。”
苍浩立即联系阿芙罗拉,而阿芙罗拉非常不屑:“契卡系统确实可以操纵网络舆论,也就是编写一段程序的事,非常简单,我只是觉得没必要。”
“为什么?”
“我根本不把网络舆论当回事儿。”阿芙罗拉直白的道:“一帮无所事事的网民,对政治和军事认知极度肤浅,闲来无事用键盘在网上喷射自己幼稚的观点,我有什么必要认真对待。不管他们怎么喷,我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就好,我建议你也这样。”
苍浩的相反却不一样:“这些网民之所以在网上喷,是因为他们喷的往往非常有用,网络舆论已经成为影响社会事件甚至国际关系的重要因素,甚至很多政策走向也都在考虑网民的意见。”顿了一下,苍浩补充道:“何况血狮雇佣兵现在是军事承包商,还是联合国指定,网络舆论影响到了我们的形象,我不能不予以重视。”